欢迎来到苍井空小说网

首页 激情小说 乱伦小说 人妻小说 武侠小说 校园小说 另类小说 黄色小说 性爱小说 色情小说

淫乱教室之师暴- 第六章 内外交合

发布时间: 2020-01-25

点击次数:

淫乱教室之师暴- 第六章 内外交合

1

犹如恶鬼一样的俊夫叉腰站在百合子面前。

「百合子,你怎会弄成这样?」

百合子赤裸裸的伏在地上∶「俊夫,请你原谅我罢!」

就在此时,忽然有大量精液从两腿中间流出。

俊夫大声的疾呼∶「你还算是我妻子?你不害羞吗?」

「呜咽……我的身体虽然被沾污,但我的心仍然是只有你一个。」

「蠢材!」

百合子仍然好像正在静待俊夫处分地俯伏着,一动也不动。但是俊夫却是流着两行眼泪,没有任何动作。

「俊夫……」

「为什麽?为什麽你第一次被人污辱时不了结自己?」

「请你原谅我罢!我本来也想过自刹,但是,死不去……」

此刻的百合子,感觉到没有任何事比看着俊夫这副悲伤的表情痛苦。

「那我就现在死罢!希望在黄泉能得到俊夫的原谅……」

百合子拿利刀向着自己的喉咙割去。

「等等!百合子,我再给你一次机会好了!」

「机会?」

「你以後无论在任何情形下,也不可以再有高潮,知道吗?」

「知道,我应承你,以後一定不会再有高潮……」

在一面哭一面发誓的同时,百合子在睡梦中苏醒过来,全身沾满了汗水。

她想起作晚的事,初次认识女性身体的阿守,性情突然变得疯狂起来,她感觉到如果把他拒诸门外的话,他的疯狂情度可能会更严重。

阿守仍然不断手口并用地在百合子身上获得快感,而百合子则已达精疲力竭的状态,在这个漫长的夜深中昏死过去。

翌日早上,克之把疲惫的百合子抱回家。本来阿守说今天不上课,後来经克之一番唇舌才勉为其难地去上学。

之後的百合子便一直熟睡着,现在只有入睡才可以把她身心上的伤痛治愈。

已经是下午3时,她一面沐浴一面想着刚才所发的梦。

「不错,现在还可以有办法补救,我要加倍努力多一次。」

百合子立下了决心。

从浴室走出来不久,便看到克之和阿守一起回来,两人感情好得犹如亲兄弟一样。

刚刚才穿上衣服的百合子,很快又被人脱得清光。

「就在这里做罢!」克之指着百合子睡房中的床。

在这一星期里面,他和百合子在这张床上交合过好几次,对於百合子来说,这间屋里面没有任何一处比这张床更讨厌。因为这是她和俊夫的床,仍然残留着俊夫的气味,在这里和其他人做爱令她带来沉重的罪恶感。

阿守把窗帘拉开,虽然是黄昏时份,但仍是相当光亮,在睡房里隐若传来出外购买的主妇们,和正在游玩中的小孩子的声音。现在正是这条街一日里面最多人行过的时候。

阿守早已兴奋得两腿间隆隆鼓起,不知是否睡眠不足的关系,通红的双眼下出现范围颇大的黑眼圈。

「请把窗帘拉下来。」百合子用双手挡着胸脯,坐在床上说。

「阿守,麻烦你罢!」站在床边的克之用强硬的口气说。

不一会,阿守终於忍不住伸手到她的阴户轻扫,当指尖碰到两片阴唇的内侧时,马上感到有一种湿淋淋的感觉,於是乎手指继续沿着阴溪里的洞穴进发。

此刻的百合子除了感到羞愧之外,在手指的刺激下,更感到两块已充血的阴唇正向着左右两面翻开。

「呜哗……两块阴唇好像鱼腮一样,一开一合的活动着呀……」

「这证明了现在她有需要……郁动你的手指罢!」

「姐姐,舒服吗?」

百合子没有回答,拼命保持着空白的心情。

「快回答呀!听不到阿守问你吗?」

百合子咬着唇说∶「很舒服,真的很舒服。」

「我已经就快忍不住了。」

「那就趁着还未射精时,正式干她罢!」

阿守用软绵绵的手把百合子双脚拉开,然後整个人压在她身上,「姐姐,我入了。」一支又热又硬的器官马上便插进百合子的玉洞。

她合上双眼,脑海中只浮现出俊夫的面容。

「俊夫,我应承你……」

即使阿守开始抽动,百合子仍然是无动於衷,脑间一片空白。阿守和昨晚一样,在手指挑动完後,把阳具放进百合子身体内抽插一会,便一射如注。

「啊呀……我来了!」

此刻的百合子,对於自己的情欲没有被阿守挑起,感到份外的安慰。

「怎会这麽差劲?」克之对着阿守说。

「我……」阿守差点哭出来地说∶「姐姐好像一点感觉也没有。」

「嗯?」克之也点头同意∶「她两片阴唇明明是一开一合地抖动着……」

「是不是我有问题?」阿守担心地说∶「克之,你教我应该要怎样做罢!」

百合子听到阿守这句话後,感到非常愤怒,他竟然请教别人用什麽方法来强奸自己的姐姐,实在太过份。

百合子怒目盯着阿守,但他并没有理会。

「你告诉我姐姐最敏感的地方在哪里好吗?」

这句话传到百合子耳里,马上心中一凉,随即想起那处「死穴」。

此时克之也坐在床上,阿守离开百合子的身体,坐到克之身旁。

「张开双脚罢!」克之用手拍打了百合子的双脚一下,待她的双脚张开後,便伸出右手中指插到她的阴溪里。

「看清楚罢!」

中指插进阴道後,纯熟地向着尿道位置挤压。

「喔啊……」只是轻轻一碰,百合子的腰便抖震起来。

「就是这里,看到吗?」

克之满怀信心地开始郁动他的手指,阵阵快感迅即便从这个死穴中涌出,就好像把一块石头抛到死静的湖水所做成的波纹一样,一直扩散开去。

百合子拼命压制着快感的冲击,咬紧牙关,把张嘴要发出的呻吟声押到喉咙的深处。两手无意识地乱抓,像要把兴奋的感觉压制下来似的。

她知道自己仍然未进入难以自制的阶段,不过继续下去的话,理性很快便会消失得无影无踪。

「我要忍着……」百合子抖擞精神,保持自信地说。

微微张开双眼的百合子,看见克之对她的顽强抵抗而露出惊讶的神情,於是乎手指撩动得更加剧烈。

兴奋的感觉愈来愈强烈,而且一直扩散,但百合子的身体仍然是冷冰冰,好像没有受到扩散的威胁。这种感觉是百合子从未有过的,到目前为止,除了直接受到刺激的部位外,身体其他各处都没有兴奋的感觉,她认定这是俊夫的功劳。

但是她忽略了下半身被冲击的剧烈程度,不一会,一股震撼心弦的快感便如火山爆发般从股涌现出来,而且还产生一股暖流。

「呜哗!」阿守惊叫一声∶「她撒尿。」

「不……不是小便。」克之把手指伸到舌头上舔了一舔∶「我初时也以为是尿,不过後来发觉不是……但我也不知道是什麽。」

「是吗?你刚才碰到的,就是她的G点。」

2

「G点?」克之流露疑惑的说。

「是啊。」

阿守好像克之一样的竖起中指,插进百合子的阴道,然後开始摸索刚才所说的G点。

「啊喔……」

百合子不经意地发出一声呻吟,阿守听到後更加充满信心地在这地方撩动,快感又开始像电流一样开始凝聚着。

「不错,就是这里。」

阿守把手指弯曲,然後慢慢打圆似的撩动起来。

「G点,在男性来说,就是前列腺之类的地方。但在女性来说,却是因人而异,没有固定位置。姐姐的G点,毫无疑问,她这里比阴蒂还要敏感得多,只要稍为刺激,快感便源源不绝地涌出来,而且,还会分泌出好像精液般的液体,刚才那些就是G点的分泌物。」

「啊,你真是 学多才。」克之佩服地说。

阿守一边解释,一边继续在G点周围探索。自阿守刚才造成的刺激开始,百合子已经如被电流击中一样的亢奋,而且更出现轻微的高潮。

「阿守,你看,她好像有反应了。」

「对,姐姐你现在是不是很舒服呀?」

「……啊嗯……阿守……求你别……再来罢!」

她背部不向後弯,急促地喘气,与此同时,又再次喷出热烘烘的液体。

「厉害呀!我从来没见过她这样兴奋的。」

克之高兴得拍起手来,阿守则表现出一副沾沾自喜的神情。

「阿克,我现在对自己充满信心了!」

「试试用你的阳具令她有高潮罢!」

「对。」

阿守突然若有所思。

「阿守,你干什麽?」

一直以来,阿守都是要看克之的面色,要照他的吩咐去做事,他们俩之间的关系就等於两师徒一样,由於自己当克之是师父,所以他侵犯姐姐亦可以视为轻微罪行。但是,「死穴」这个谜都是全靠自己,克之才得以明白,还怎能当他是师父。不知是否妒嫉他比自己先侵犯姐姐,还是自尊心驱使,他感觉自己对克之态度有所改变。

「昨晚姐姐在公园被人轮奸的时候,我看到有一个流浪汉伸出手指插入她的屁眼。」

「屁眼?是不是肛门?」

「对。那时姐姐的反应很强烈。」

百合子坐起来∶「阿守你……」

「我记起了,姐姐的肛门被插入後不久,高潮便出现了。」

虽然想用说话来否认,但实在难於启齿,所以百合子只是摇头。

克之面上露出同意的表情∶「不如你插她的肛门罢!」

「对。」阿守裂咀地笑,有如一头恶魔附身似的。

「但是,肛门这麽狭窄,阳具不可能插入去罢?」

「肛门的肌肉是充汉弹性的,就好像橡根圈一样可以伸缩。」

「是吗?对,若不是的话,又怎可以大便呢!」

百合子听到两人的对话後,曾经怀疑是否跟她开玩笑而已,但想深一层,又似乎是认真的,她的内心感到前所未有的惧怕。

不错,昨晚被轮奸时,她清楚记得的确曾被人用手指插入肛门,而且还泛起连串高潮。但是,那是自己的全身都进入了极度敏感状态,所以到底是肛门被插所引起,还是受到其他刺激而达致高潮,真是不得而知。但是现在,她只知道自己一听到「要插入肛门」这句说话时,便不寒而栗地颤抖起来。

「你很有兴趣呢?」克之看见百合子浑身抖震,故意刁难地说。

「不……是。」百合子终於作出反抗的说话,但是毫不强硬。

「求求你……阿守,你不可对姐姐做这些事的……」

「阿守,你决定怎样?」

「当然是不用理她!」说完後阿守竟然还哈哈大笑。

一副狰狞的面目令到百合子由痛心转为痛恨,并对自己说∶「这个人不是我弟弟,他是一头化妆成阿守的妖怪……」

「但是,如果马上就把阳具插入去,可能会弄伤她的,不如先涂上一些可以润滑的东西罢!」说罢,阿守更兴奋得手舞足蹈似的跑出睡房。

百合子用哀求的眼神看着克之∶「求求你,别再叫阿守做这些愚蠢的事了好吗?」

克之从袋里拿出一根香烟放在口中,然後用打火机点火。

「什麽?这是快乐的事。有什麽不好?」

「快乐?这是快乐的事?」

「我知你其实心里很快乐。」

「我?没有这回事。」

「是吗?但我昨晚也亲眼看到。」

百合子咬紧嘴唇。

「昨晚的事,全是一你手策划出来?」

「可以这样说。」

「为什麽要这样做……?」

克之徐徐吐出一口烟∶「其中一个理由是,阿守想得到你,但你在他心目中却好像女神一样纯洁无瑕,所以只能仰慕不敢冒犯,而我为了要承全他,先要把你的女神形象打破给他看。」

其实百合子一早也预料到是这个答案,但估不到从克之口中说出,内心仍然感到十分激动。

「其他的理由呢?」

「还有一个理由就是为了你。」

「我?」

「不错,为了知道真相,所以非要这样做不可。」

「真相?」百合子充满疑惑。

「这个稍後你便会明白。」克之弄熄手上的香烟。

「我找到了。」阿守返回睡房,好像圣诞节时小孩在床上发现礼物一样的兴奋,他把那东西拿到百合子面前。

「嗯。」克之皱着眉说。

「把这东西涂在阳具上?」

「但是……难道什麽也不涂吗?」

阿守拿起一团牛油在手掌上,然後把开始溶化的部份沾在手指上。

「姐姐,你上一次去厕所是何时?我意思是大便。」

「你……」百合子满面通红,狼狈得不知怎样说。

「插入直肠时,如果沾到粪便就不太好……如果你不答的话,我唯有帮你浣肠好了!」

「我答了,」百合子一听到浣肠二字,便慌忙地回答∶「刚在你们回家前,我去过了。」

「是不是行畅通?你不会有便秘罢!」

「很畅通。」

裸着身体,私处被人当作艺术品地欣赏也不特止,现在还要亲口说出排泄的状况,百合子感到从没有如此的羞愧。

阿守仍继续追问∶「形状是怎样?硬还是软?」

「够了……」百合子双手掩面。

「哈……阿守,请你放过她罢!她已经羞愧得无地自容。」

「是!其实,即使我真的沾到粪便,只要是姐姐的,我亦乐於接受。那麽,我们开始罢!」

阿守把沾上牛油的手指提起,好像医生一样的检视了一番,然後便说∶「克之,帮我按着姐姐好吗?」

3

克之骑上百合子的背部,把她按在床上。

「呀……」百合子痛苦地叫,不但要承受克之的全身重量,亦因为下颚被按得贴着床而感到呼吸困难。

克之是对着她的屁股方向而坐,两手放在她大腿内侧,以防她合起来。百合子现在就好像实验桌上的青蛙一样,下半身呈现一个M字型。

「姐姐,我先用尾指……」幼小的尾指开始向着肛门进发。

她相信此自之後,每当嗅到牛油味,便会想起这次可怕的经历,甚至乎她决定以後也不会用牛油来煮菜。手指好像小虫一样在肛门四周围蠕动,每经一处地方,便会留下牛油的气味。

百合子紧张得全身僵硬,後庭已在不知不觉间作出异物入侵的防备,紧紧的把门口缩起来。

尾指继续在菊蕾一样的肛门四周围轻扫,正当它因长时间收紧而支持不住地放松的一刹,手指便钻进去。今次的侵入,是意想不到的畅通,而且亦听不到悲惨的叫声。更令百合子感到意外的,就是连少许痛楚也没有,只有一种难以形容的屈辱感。

「姐姐,怎样?」

「停……呀……!」因为下颚被按着,所以只能发出呻吟般的声音。

「一点也不痛哩!那麽今次用无名指罢!」

尾指离开後,另一只手指又插进来,屈辱感觉又再出现。不……除了感到受屈辱之外,今次还多了一份肉体上不协调的感觉。这并不是痛,是感到体内突然多了一件需要排出来的物件,但又无法把它排斥出来一样。

可能因为手指太幼了,所以没有一种充实的感觉,反而令百合子感到坐立不安。

「不痛罢!好了,让我再调教一下!」

阿守的说话好像皮鞭一样的打到百合子面前。

「调教?弟弟为我调教?你把我当作是畜牧一样,我是人来的……是你姐姐呀……」

可惜因为被按在床上,所以百合子只能发出这样的声音。

「嗯……」

「不用担心,很快便会找到适合的Size。」

无名指抽出,又轮到另一只更粗的手指进入。虽然和之前的手指只相差数毫米,但对於肛门来说,却是有很大的分别。

今次明显地有一种灼热的感觉,百合子的额头开始冒汗,项和背也有汗珠渗出,手指在肛门里撩动。

「呀……」

「嘻……真有趣。」手指继续在後庭洞内挖掘。

「嗯呜……嗯……」

百合子好像被抛到地上的鱼一样跳动,坐在她颈上的克之也摇摇欲坠。

「WOW~好像竞技大赛一样!」

全身的神经像是集中在肛门里,而且感觉愈来愈热,并夹杂着灼痛,百合子还以为经已爆裂及流出大量血液。

「嗯呜……嗯……」

「喂!很痛吗?」克之好像有少许担心的问。

「没事的,只这少少的痛楚算什麽,阳具还未放入进去!」

突然颈上的重量消失,原来克之已经站起身。

百合子第一件事就是深深吸一口气,然後准备发出最痛苦、最悲惨的叫声。

「阿克,快按着她的嘴。」

克之一听到阿守在慌忙间发出的命令,便马上伸出大手按着百合子的嘴。

「嗯……嗯……」泪水从眼眶中渗出,而且一发不可收拾。

「为什麽我会这样惨……」

「我们是不是应该到此为止?」克之突然露出纯品的一面,他一面表露出不安的情绪一面说。

「不,反正她很快会适应,姐姐她喜欢这样的。」

阿守断言拒绝,而且动作愈来愈激烈。

「呜呀……呀……」

现在的百合子,只希望自己能够昏死过去,因为这样才可以把痛楚带走,但是,她却没有昏倒下来,在清醒的情况下接受难以忍受的痛楚。

「应该差不多了!」

在阿守把手指抽出的一刹,百合子感到自己的肛门犹如自动闸门一样,迅即关闭起来。

阿守把手指放在鼻子前面嗅∶「姐姐的粪便很臭……」

虽然百合子知道这句说话带有羞辱意思,但她却没有因这一句说话而感到难堪。有如钢铁一样坚硬的肉棒,向着这个洞进发。

「不……不要呀……」

虽然企图作出挣扎,但可惜有一双强而有力的手压着自己的身体。

手指和阳具根本是两回事,阳具又硬又粗,进入的感觉自然激烈得多,百合子感到炸裂一样的剧痛。刚才用手指还可说有少许充实的快感,但今次却是痛苦万分,更找不出有任何快感可言。

此刻的百合子,感到有一把锋利的剑从屁股直插到肠脏一样,痛苦万分。

「嗯呀……」被克之的手按着而发出的声音,是充满痛苦的哀号。

突然,汗水从百合子的身体急剧流出,同时,她感到脑间泛起白色爆炸,而且是无数次之多。之後的百合子,双眼失去视力,肺部的空气被压出,还有剧烈的灼痛和爆烈的感觉。

「不……不要动……」

「世上还有比它更强烈的痛吗?」

「呀……」呜咽的声音从喉间发出。

「阿守,感觉如何?」

「很舒服,好像快要给它挤爆似的。」

每一下抽送,肛门所承受的剧痛都会直达脑神经,百合子出力抓紧床单的同时,更咬紧牙关地忍耐。

不知时间过了多久,百合子在痛苦中突然听到电话响起的声音。

4

「姐姐,听电话罢!」

快要哭出来似的百合子连忙摇头。

「是哥哥打的电话回来,他每星期都会在这个时间打回来的。嫂嫂,快些接罢!」

「我现在不可以跟他说话……」

「如果你不听的话,哥哥会怀疑的。」

「克之说得对,如果不接电话的话,俊夫一定会感到奇怪。」

「那我就接罢!」

「代我问候姐夫。」阿守裂嘴地笑,然後把电话交给百合子。

百合子背向二人,以抱膝的姿态坐着。

「喂!喂……」

「为什麽这麽久才接电话?」俊夫略带不满的语气说。

「对不起,我刚才在洗澡。」

「那麽,你现在赤条条地跟我说话?」

百合子默不作声。

「哈……跟你说笑而已。克之在家嘛!我知道你不会这样的。」

百合子的心卜通卜通地跳。

「你……工作怎样?」

「今天放假,我还有一个好消息告诉你,我今个月可以请一星期假,到时我打算回来。」

「呀?」

「什麽?你不开心吗?」

「怎会呢?但是,你在美国这麽远,一星期似乎匆忙了一点罢!」

本想他尽快回来的百合子,现在却这样说,只因克之和阿守的事实在今她不知如何解决才好。她知道以现时情况来看,她是不能和俊夫相见。

与此同时,她的臀部被阿守在抚摸着,她用不满的眼神睨向他,可惜却不受理会,反而变本加厉地游到股间。百合子紧挟着自己双膝,集中精神地跟俊夫说话。

「别要勉强罢!反正我们很快便可以见面。」

「你说得对。其实我上司约我和他一起去打高尔夫球的,但我想问你意见如何,既然这样的话,那我就应承他好了!」

听到俊夫取消回来的念头,百合子放下心头大石。

「没事,和平时一样。」

就在此时,百合子突然被人从後抱起,她本能地作出挣扎,最後失去平衡跌在床上。克之和阿守合力把她按着,百合子正想开口大叫之际,猛然醒起不可以让俊夫知道,所以只好哑忍。

克之用强而有力的手把她双脚分开,阿守则用纤幼的手指插进她的玉洞去,但电话仍未挂断……

「呀……不可以的……」

正在玉洞里不停搅拨的手指,无意中触碰到G点,百合子整个人几乎要昏死过去,但她却不能马上把电话放下。

「俊夫,门钟响起,等等我,我去看是谁来。」

「我等你。」

「糟了,怎做才好……?」百合子用手按着听筒,回头对克之二人说∶「我在电话中,请别这样好吗?」

二人露出爱理不理的笑容,而且没有停止任何动作。

「……别这样呀……」

「姐夫正在等你,快跟他说话罢!」

百合子无可奈何地再拿起听筒∶「是隔邻的太太。」

「是不是那个爱说是非的八婆?你要小心她背後说你坏话,这些人不可以得罪的。」

「是,我知道。」

两边臀部被左右分开,整个花蕾露了出来。此时的百合子感到一支又硬又热的物体从後插入,「呀……」除了感到强烈的压迫之馀,花蕾周围都布满灼热的感觉,下半身出现撕裂而引起的剧痛,令百合子立时把拳头放到口上,尽量把悲叫声压制。

百合子感到俊夫的声愈来愈远,只知道要把现时的痛苦强忍下肚,不可以让俊夫听到自己的叫喊声。

突然,耳边又传来俊夫的声音∶「百合子,发生什麽事呀?」

「没事呀!我最近好似有点伤风。」

阿守的抽插开始转为强烈。

「伤风?那你洗完澡记得要抹乾身体才好呀!」

百合子此刻变得全身淋漓大汗,完全没有心情和俊夫说话,只想把身上的痛苦驱走。

今次的痛并没有刚才後庭被插时那麽强烈,而且开始逐渐感到适应,在感到极度胀满的同时,间中还涌现出丝丝快感。百合子从没试过有这种奇怪的感觉,就好像苦尽甘来一样。

阿守一方面拼命地抽送热棒,一方面伸手抚弄百合子的阴核。

「啊呀……我……不成了。」

由胀满、充实的感觉引伸而成的快感慢慢地压过痛楚,而且由肛门蔓延至全身,百合子伸手按着自己的嘴以防发出声音,而雪白的肉体则开始抽搐起来。

「不……成……我……来了……」

这种在痛苦中显生出来的黑色快感,是百合子之前从没感受过。

不一会,她感到有一股暖洋洋的液体射到直肠,和平常射在子宫上的感觉完全不同,可说是一种异常的亢奋。即使阳具已从肛门拔出,但高潮仍是持续着,她全身虚脱,不能发出任何声音。

高潮的馀韵仍未消失,又被人从後抱着,今次是克之,他用的体位和阿守一样,从後插入。

「我……不成……了,快死啦……」

克之以狗仔式的交合体位把肉棒插进百合子的阴道,巨大的龟头以直捣黄龙的气势直顶到子宫口去。後庭的亢奋再加上子宫的快感,以恳求的眼神望着正在紧抱着自己屁股的克之。

「求求你……别……再来。」

但是克之对她有如视若无睹,聚精会神地展开他的活塞运动。

「……啊呀……我……又……来……了……」

刚才高潮的馀韵仍未平伏,现在又翻起另一浪的高潮。

「克之他最近怎样呀?」

「他……很好。」百合子尽了最大的努力去隐瞒自己和克之的事。

她估计不到如果俊夫知道妻子现在和自己的弟弟正在水乳交融的至高境界的话,会有什麽事情发生。虽然俊夫继续喋喋不休地说着,但此刻的百合子已不知道内容是什麽。

「啊呀……我……快要忍不住了……俊夫……求你快收线罢……」

「是……不错……」百合子已经连自己在说什麽也不知道,只懂得机械式的附和。

忽然有一只手伸到她的乳房上揉搓,并且用手指捏弄又挺又硬的乳头。到底这只手克之或是阿守?百合子已经无法看清楚。

「……我……受……不了……很……舒服啊……」

「啊呀……」她终於按捺不住张口发出无法再抑压的呻吟声,而且还进入一发不可收拾的局面。在别无他法的情况下,百合子拼命把拿着听筒的手伸展到远处,希望俊夫不会听到。

「啊呀……啊噢……」百合子不断啜泣。

「俊夫,对不起,我明明应承了你的……我实在忍不住……」

肛门被手插入。

「呀……!别碰这里……」

阴道和肛门同一时间爆发阵阵的快感,百合子迅即陷入忘我境界,淫叫声始起彼落。

「啊噢……嗯呀……」

色色小说全集

友情链接

© 2013-2019 All right reserved. 苍井空小说网 版权所有

言情小说 色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