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苍井空小说网

首页 激情小说 乱伦小说 人妻小说 武侠小说 校园小说 另类小说 黄色小说 性爱小说 色情小说

《豪门风云Ⅰ总裁的私有宝贝总裁的赔身小情人》作者:韩祯祯(1)

发布时间: 2020-07-02

点击次数:

“放开我……唔……”她的唇角一疼,意欲推开他。

他却霸道如同黑帝,钳制她的身体,咬紧她的唇瓣,直至尝到血腥味。

隔天清晨,她匆匆逃脱,却惨遭厄运,被迫以半边脸示人,并带着秘密消失在他的世界里。

宴会上,再重逢,她从他的身边经过,神秘面纱骤然落下,他接住面纱,却只看到她的背影……

她刻意微笑往前走,指甲却c-h-a入肉中!

忘记一个人挺简单,不要见,不要贱!

1 吻

黑夜!

有雨,潮s-hi的小巷子!

十数名身着黑衣的男人,冷漠着脸庞,握着手枪,边上镗边往前追赶着一个伟岸身影!

他身穿白色西服,身体某处已中枪,滴血的手指,握着一个木盒子,在潮s-hi的巷子中利落地窜行着,双眸如同鹰般,利落闪烁!

“他往那边跑了,给我追!”数个黑衣男人的声音,从巷子那头传来。

他冷静地听到这声音,却握紧手中的红盒子,继续往前走,鲜血从他手背再滴落而下,他妄然不顾,继续往前走,双眸四处搜索着。

这个时候,前面某个酒吧的后门,砰的一声打开,走出一个女孩,身穿白衬衣,红马甲,一身侍应生打扮,亮着一双水杏眼,嘴里碎碎地念着无数红酒种类名称:赤霞珠,蛇龙珠,品丽珠……

他的双眸在黑暗中一亮,立即快步地走上前,在这个女孩还没来得及反应的情况下,如同风般,利落地抓紧女孩的手臂,将她整个人给扯进了酒吧的后厨房!

门砰的一声关紧!

他的手坚硬如同钢铁般,钳制住她的手臂,将她整个人砸在墙边,即刻捂住她的嘴巴,让她动弹不得!

“唔……”唐可馨吓得魂飞魄散地瞪大眼珠子,透着厨房的幽暗的小灯,只看清面前男子,那闪烁如鹰般的双眸,她的心猛地一寒,一种可怕的死亡预感猛然地逼近自己,吓得她脸色苍白,混身颤抖,酥软在墙上,动也不敢动。

他边钳制紧可馨,边屏住呼吸,侧脸倾听门外的脚步声越来越近,他凌乱双眸即扫向面前女孩,虽不清楚其样貌,却感觉到她那双清澄动人的大眼睛,正闪烁着恐惧的光芒!

他强忍身体三处中枪,喘着沉重痛苦的气息,腑头对着她低声说:“别出声!我不会伤害你!我刚才听你念红酒的名字,我知道你是爱酒之人!时间已经来不及了,我极有可能会遭遇不测!我身上有一样很贵重的物品,麻烦你把它带到亚洲大酒店蒋老总裁的手里,记住!不得经手他人!亲人也不允许!他一定会报答你!我发誓!这是我生命中最后的赌注!拜托你了!这信物关系到俩个家族的命运!至关重要!拜托!”

唐可馨的双眼凝惑地一闪,看着这个黑暗中的男子。

他话说完,迅速地将手里的木箱子塞到唐可馨的怀里,再在黑暗中深深地看着这个女孩一眼,他的双眸闪烁过一点凛烈与犹豫的光芒,却突然腑下头,在女孩的唇上,重重地一咬!

“唔!!”唐可馨吓得肝胆俱裂的同时,被他猛然地一咬,更是疼得裂心裂肺。

他捧紧她的脸,轻抿她唇间的血,才声音沙哑,急促地说:“我尝过你的血,我的命就是你的命,如果蒋家背信弃义,我就是化作鬼魂也不会放过他们!”

门外的脚步声越来越近……

“我现在出去引开他们!!不管在外面听到什么声音,千万别冲出来,也不要报警!”他话说完,捂紧左腹的伤口,忍痛开门走了出去!

“喂……”唐可馨人还没有反应过来,只是抱着那个小木盒子,躲在门缝后,看着他的背影,紧张害怕颤抖地急叫:“我不认识你,我为什么要帮你啊?我不认识你说的这些人啊!!我该怎么做啊?”

幽黑的巷子传来一阵恐怖的闷哼声!

唐可馨整个身体强烈地一颤,瞪大眼珠子,不可置信地看到给那男子已中枪,倒在血泊里,被数个男人团团围住,他们甚至还往着酒吧后面的方向看过来说:“我看到他刚才走进后门!有可能他把东西转交给接头人了!”

唐可馨吓得掩住嘴巴,胆都碎了地将门重重锁上,再飞快地冲出厨房,走过好多人正热闹谈笑的吧台,刚要往外(禁词)逃时,却脚步一停,双眸一瞪,看到酒吧门外冲进了几个身着黑衣的男人,他们正站在舞池中央,冷脸可怕地四处搜索……

唐可馨的心里一寒,抱紧那木盒子,立即机警地转过身,冲进了侍应生的更衣室!

几个男人看到唐可馨的背影紧张慌乱,而且怀里抱着可疑的木盒子,便立即要往她的方向追去,却刚才迈了几步,就已经听到有人说:“蒋先生在这里!不要乱来!看他脸色,好像心情不好!”

为首的男人一听,脸色一变……

2 门被冲开

高级酒吧的玫瑰色灯光,柔和而暧昧,弥漫着一种情(禁词)欲般的气氛。

无数身份显赫的尊贵客人,个个捧杯与身边的女伴轻声笑语地相靠在一边,或许在幽红的灯光下,轻抚她们的腰间,享受她们最x_ing(禁词)感的线条。

VIP间的深红包厢里,坐着一名男子,身着黑色直条纹西服,白衬衣,趟开衬衣领,襟前佩带白色开丝米襟花,优雅,尊贵!他坚毅的脸庞,线条完美得如同雕朔般,双眸精冷地微闪,薄唇紧抿,仿佛在等着什么人,缓慢地旋转着手中的威士忌酒杯,一眨魅眸,提起手腕看着表上的时间,的确流露不悦的脸色。

数名保镖如同死神般,紧守在他的VIP座位外围,只要有客人经过,便冷脸地用手一(禁词)挡,客人就立即转身往外走,某些政商界千金,带着仰慕与迷恋的表情,来看向他,却无一敢靠近,接近他。

最终,他稍不耐地换了一个坐姿,脸部线条越来越硬,双眸流露寒冰光芒,仿佛下一瞬间,他就要解决这个世界的风起云涌。

跟随在旁的三名秘书,小心翼翼地看了他一眼,知道这是他忍耐的最后极限,便没敢作声,只是紧张地站在其身后。

数名黑衣男人看他的脸色,没敢轻举妄动,只是转过身,低声说:“暂停行动,我们就在这里候着!注意刚才仓促跑进去的那个女的!我看到她手里抱着盒子!今晚一定要抓到她!”

“是!”几个男人一听,便沉默地坐了下来。

蒋天磊冷脸地坐在位置上,将第十二杯威士忌一饮而尽,终脸露不悦地站起身,往着酒吧的二楼高级VIP厢房走去,秘书刚才想要领着保镖跟上去,他却手一扬,一人独自上楼。

***

门砰的一声关上!!

唐可馨气喘喘地躲在更衣室里,吓得混身哆嗦地抱着那木盒子,急得满头大汗地侧脸听着门外还有没有奇怪的响动声,紧张害怕地哭叫着:“妈啊!怎么这种好事给我遇上啊?该怎么办啊?这到底是什么东西啊?让人没命地保护它啊?”

她话说完,便好奇地举起那个阵旧的木盒子,瞪着大眼睛,看着上面有几个模糊不清的数字,好像已经有一定的历史时间了,神神秘秘的,看不出一个究竟!

她的眉头一皱,犹豫了一会儿,还是快速地蹲在门边,下定决心地伸出手,哆哆嗦嗦地使尽吃n_ai的力气,咬牙大汗淋漓地扳开那个盖子!!

一支阵旧历史的红酒,赫然出现在可馨的眼前。

“啊!红酒?这红酒有什么惊天秘密,让人为了它去死啊?”可馨眼珠子都要掉出来,实在吃惊地从盒子里,抽出那瓶红酒,左看右看,上看下看,旋转着看,瞪大眼睛看,眯着眼睛看,都没有觉得它有什么特别啊,就只是年份长了一点!

她糊涂了,但是又不死心地站起身,举起这红酒瓶,对准更衣室的灯光,映照它里面的液体到底还有什么东西,可因为这酒瓶是阵年的磨纱瓶,只看到有酒液在晃动,她又一咬下唇,拿着红酒,发了疯地在耳朵地摇,边摇边说:“我就看看,你里面还有什么东西?弄得人仰马翻的,弄得我现在像个过街的老鼠一样!”

可是她死命地摇,也只听到液体的摇晃声音,没有什么别的硬物响动的声音啊!

这个时候,唐可馨把这红酒,朕想得天花乱坠,什么藏宝图,什么大颗的钻石戒指,什么什么都想过了,她突然的眼神一热,下决定地说:“我打开它来看看!!实在没有东西,就把它喝了,那我就一了百了!”

说完这话,唐可馨立即泄气地跪在地上,苦着脸去想:“就算我把它喝了,那几个黑衣男人,都不会放过我!”她一下子又想到,给自己红酒的那个人,可能已经死了,这可是别人用生命嘱托给自己的东西啊,怎么能随随便便地把它处理掉?这样对得起别人吗?

她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再有点无奈地拿起这红酒瓶来左看右看,刚才犹豫的时候,身后砰的一声,门被冲开了!!!

3 躲进房间

“啊———”唐可馨吓得一声尖叫,魂都飞了地抱着红酒扑在地上,背对着房门,胆都吓爆了地闭着眼睛,奔溃大叫:“不要杀我!我什么也不知道————”

同事湘琴穿着领班的衣服,站在门边,看着唐可馨像条狗一样,哆哆嗦嗦地趴在地上,说一些莫名其妙的话,便一下子伸出脚,往她的屁股上踏一脚,才说:“你又发什么神经啊?”

唐可馨眼睛一睁开,即刻转过头,看是湘琴,她猛然地松了一口气,吓得一身冷汗,才责怪地看着她,惊魂没定地说:“你进来也不敲门啊?吓死我了!!”

湘琴呵的一声,将托盘放下,举起自己的水杯边喝边说:“还有事情能吓得住你啊?我以为你是无敌铁金刚呢!你不会是又闯啥祸了吧?例如被客人又摸屁股,然后扇他耳光,把人家的手指头给扳了,报警报非礼强(禁词)j-ian,吃白(禁词)粉之类的!”

唐可馨狠狠地瞅着同事,说:“没有的事!今天一切风平浪静!”

湘琴一下子转过身,看着唐可馨开玩笑地说:“所以我才觉得奇怪,要不是因为你那鼻子有点灵敏,会一点红酒,经理怎么会受得了你天天得罪客人啊?还有一个小时就下班了,我求求您,按捺下最后的情绪,别惹事哈!不要让我再挨骂了!”

“别天天把我说得跟惹祸精一样!”唐可馨双眼一瞪,看着湘琴不满地说!

“你本来就是惹祸精!二楼三号包厢有个客人走了!我去收拾一下!”湘琴懒得和她说,便拿起托盘,要往外走了出去。

唐可馨一听,突然机灵一动,一下子抢过湘琴手里的托盘,讨好地笑说:”我帮你送上去!”

湘琴微笑地看着唐可馨,实在神奇地说:“哟?今天这么勤快?你有没有偷酒喝?没醉吧?脑子还是清醒的?”

“没有,没有!!天天偷酒喝,经理不要我命啊?”唐可馨话说完,便立即拿起那瓶有着惊天秘密的红酒,放在托盘里,当作酒吧里平常的红酒,举得稳稳妥妥的,就要走出去……

“你这瓶红酒……”湘琴有点奇怪地指着这托盘上的红酒,念着已经有点模糊的红酒年份……“17……”

“在酒窑里拿出来的!1997年!”唐可馨大眼一闪,迅速说完,便有点神色慌张地捧着红酒快步地走到吧台,想趁机溜出去,却立即看到那几个黑衣男人正坐在吧台上喝着威士忌,偶尔间抬起头,y-in森地望着周围,她的心一凉,吓得脸色苍白地转身,手法纯熟地捧着红酒,转身走上了楼梯,往着二楼包厢走去。

为首的男人看到唐可馨,立即手一扬,领着手下尾随着唐可馨走上二楼。

唐可馨急喘着气,快步地往前走,边走边脸微侧,看到身后的男人已经快要贴近自己,仿如鬼魅般,她立即苦着脸,心里阿弥陀佛叫了一万遍,因情况紧急,吓得一伸手,就随意推开一扇VIP包厢门,二话不说,就闪身走进幽黑的房间内!

美好的作品。爱你们!

4 强上

“谁!!”一个黑暗中的声音问。

“啊?”唐可馨一下子忘记开灯,只是傻傻地轻应。

“如沫!”一团黑影,带着强大的气势,向着唐可馨扑过来,二话不说就强势地吻上她的嫩唇!

“唔……”唐可馨的双手即刻抓紧他的双袖,想别开脸,出声反抗。

蒋天磊迅速地将她压在茶几上,强吻她的嫩唇,与她十指紧扣,摩擦着透明的茶几面,周围传来了酒杯砰砰砰地滚落在地的声音!!

“唔……”唐可馨被那个吻给压得自己喘不过气,一下子再吓得肝胆俱裂,怀里的红酒,在与他的扭转间,滑落在深红地毯上,滚到沙发那边,她的眼珠子一瞪,十根青葱手指,在他的掌心中疯狂地扭着,气愤地要伸起脚,要踹开他的身子,无奈他修长双腿压得自己的身子好紧,他的双手钳制紧自己的小手,让她动弹不得,仿佛要将她融进自己的怀里。

“唔……”唐可馨再想呼救,喉间咽出声音,却被他的狂热的舌尖,纠缠得自己好迷乱,嘴角被咬破的鲜血,溢了出来!

蒋天磊带着沉重的醉意,热气沸腾地XI吮她的嫩唇,甚至尝到她嘴角的血腥味也妄然不顾,带着某种报复的快感,“嘶”的一声,他撕开了她肩膀上的衬衣,五指立即抓紧她香滑的肩膀,甚至揉紧她丰(禁词)满的胸(禁词)部,甚至探进内衣,捏着她粉红小点。

唐可馨整个身体一阵强烈的麻痹,想从他的热吻,他的钳制中,挣扎出来。无奈这个男人的吻,带着一种狂热的魔力,引得自己混身热气沸腾,甚至可以感觉到他英挺的鼻梁,透出来的气息,深深地刺激着自己,她吓得魂飞魄散,双手紧扯着他的西装一角,颤抖地想要挣脱那个吻,开口求救!

蒋天磊却吻紧她的唇,不让她有半点喘息的空间,甚至伸出手在黑暗中,准确地捏紧她的混圆的臀部,不停地搓着。

“唔……”唐可馨急得眼泪滚落下来,想放声求饶的时候,这个男人已经拉下了她的小短裙,露出了白色x_ing感小内裤,他的手已经探进了她的腿jiang,享受般地揉弄着,她吓得拼命地挣扎,才刚想愤声地嚷嚷,他却突然结束了那个吻,腑头隔着衬衣,轻咬她的酥(禁词)胸,她立即趁着有利的空间,愤力地甩了这个男人一个耳光!

啪!一声响!

蒋天磊的脸一别,黑暗中冷眸一闪,捏紧她的下巴说:“你是谁?”

唐可馨气得推开他,尖叫:“我问你是谁?为什么要非礼我?”

蒋天磊的双眸在黑暗中如同夜兽一亮,他轰然起身,接着包厢的灯光一亮!

俩人同时震惊地看着对方!!

5 不能走

“你是谁?进来我的包厢作什么?”蒋天磊脸色一冷,看着茶几上身着侍应生的女孩,问!

唐可馨也满脸震惊愤怒,一把抡起威士忌瓶,对准蒋天磊,边慌乱地扯起自己的衣服,边抓狂大叫:“我问你是谁?为什么要非礼我?”

“非礼你?”蒋天磊眼睛一眯,看着唐可馨,暗蓄怒火地说:“这是我的私人包厢,没有我的允许,任何人都不准进来,更何况,外面亮起了免打扰的红灯,你没看见?”

“我……”唐可馨一下子拿着酒瓶,傻眼地看着这个奢华的包厢,才发觉自己真的走错房了,可是她依然惊吓万分地看着蒋天磊如撤旦的脸,奔溃愤怒地大叫:“就算是你的私人包厢,你也不能这样乱来吧?你刚才还强吻我,撕我衣服!!你居然在公共场合干这种事?”

蒋天磊听完这话,双眸折s_h_è 寒光,整个身体,突然缓散发一股可怕男人强大而兽x_ing气息,一步步地走向唐可馨。

“你干什么?”唐可馨一下子站起来,拿起酒瓶子,对准蒋天磊,吓住地叫:“你别过来!!别逼我出手!!”

蒋天磊坚冷的脸庞,突然微扯嘲讽表情,魅眸一闪,轻哼一声,手如同闪电迅速伸向她的双腿间,将她裙子的拉链,嗖的一声,拉起来才说:“下次想找有钱男人,最好机灵点!不要看见房间,就往里面冲!”

唐可馨倒抽一口冷气,低下头,看了一眼自己双腿间的拉链,她脸一红,呀的一声,尖叫起来,砸了那个酒瓶大叫:“你这个禽兽!你这话什么意思?!”

“没有禽兽会给你拉链子!”蒋天磊的脸色一硬,便对她说:“滚出去!”

唐可馨却看着蒋天磊生气地大嚷:“你非礼我,就想这样了事?”

蒋天磊看着她,愤然地说:“你误闯我包厢,我还没有跟你算帐!”

他话说完,便再没心情地提起自己的西服,转身要走出包厢。

“喂!!!”唐可馨站在茶几上,对着他的背影,气愤地大叫一声,立马跳下茶几,冲到包厢的门前,手一按下那锁芯,看着蒋天磊生气地说:“你不能出去!别想占了便宜,就想马上溜掉!!姐姐就是不让你出这个门!!如果你敢出去,别怪我不客气!!”

蒋天磊脸微腑,幽暗的脸庞透过一丝可怕的y-in冷,看着唐可馨堵在门边,双眸闪烁过一丝强硬的眸光,冷笑说:“有本事你报警抓我!让警察叔叔来给你主持公道!”

他话说完,便猛然地推开唐可馨,开门走了出去。

“哎呀!!”唐可馨被蒋天磊用力地一推,整个身子往墙上砸,她气得指着蒋天磊的背影,刚想破嗓子大叫,却看到门边那几个黑衣男人,正一脸森冷而残忍地看着自己,仿佛等着蒋天磊下楼,他们就要冲进来,她的心哗地一凉,刚才害怕间,却听到脑后的酒吧专用报警电话机传来了警察姐姐严肃正义的声音:“您好,报警中心!”

刚才自己不小心脑袋撞到了酒吧快速报警铃!

唐可馨眼珠子一亮,突然豁出去地将肩膀上的衬衣,撕开一个大片,大喊:“喂!!我要报警!!刚才有人非礼我————”

蒋天磊走到楼梯边的脚步瞬间停止,猛然地回过头,神奇地看到唐可馨挥手抓起电话,对着报警中心嘶声裂肺,使尽涌泉x_u_e大喊:“我还看见他抽大麻,吸白(禁词)粉!!”

6 男的一边,女的一边

警车呜呜呜地停在酒吧门前!那个办事效率,快啊!

数名警察,快步地从警车里走出来,冲进酒吧,提起工作证,挂了起来,大叫:“男的一边,女的一边!给我站好,我们接到报警说,这里面有人被非礼!还说有人吸白(禁词)粉,抽大麻!”


友情链接

© 2013-2019 All right reserved. 苍井空小说网 版权所有

言情小说 色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