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苍井空小说网

首页 激情小说 乱伦小说 人妻小说 武侠小说 校园小说 另类小说 黄色小说 性爱小说 色情小说

《豪门风云Ⅰ总裁的私有宝贝总裁的赔身小情人》作者:韩祯祯(6)

发布时间: 2020-08-07

点击次数:

唐可馨靠在怀里,看到几个男人碰杯,再将清酒一饮而尽,她再有点着急地算着时间,想着苏瑞奇找不到自己,会不会担心自己。

蒋天磊喝完酒杯,双眸闪烁到她焦急的脸上,却不动声息将空杯子,递到她的面前。

“啊?”唐可馨有些不明白,看着他手里的空杯!

蒋天磊再冷脸地看着她。

唐可馨再有点奇怪地看了他一眼,然后看到对面几个女孩,正微笑地拿着酒瓶子,为官员们倒酒,她便也机灵地拿起酒瓶子,为蒋天磊倒满了一杯酒。

蒋天磊却捧着那杯酒,依然动也不动地看着她。

唐可馨一眨大眼睛,再有点不明白地看着他,不明白他的用意。

对面有个官员,失笑地说:“姑娘,你不知道这里的矩规?总裁三杯已过,现在要和你喝交杯酒。这是我们这里娱乐的一种方式!还不快喝?这是蒋总裁抬举你。”

“啊?”唐可馨的脸哗地红了起来,看着蒋天磊那坚毅的眼神,还有沉冷都翩翩风度的模样,她苦着脸,想,什么好玩不玩的,偏偏要喝交杯酒啊?

“姑娘,快点!我们都喝了!”有个官员看着更逗趣地笑说:“你不会是初次陪蒋总裁出来吧?第一次就得这青眯,这可是不得了的事”

唐可馨勉强地笑了笑,再看向蒋天磊,他依然在捧杯看着自己,她被鸭子赶上架,无奈地叹了口气,只得捧起摆在面前的小酒杯,转过身来看着蒋天磊……

蒋天磊不作声,却倾身上前,举起手中的杯子……

唐可馨也无奈地倾身上前,俩人相看了一眼,才终于伸出手拐向对方的手臂,然后一起腑头而下,喝下了自己手中的清酒。

“好!哈哈哈……”几个官员顿时拍手称好。

唐可馨喝光了清酒,再诧异地看着蒋天磊也将手里的清酒一饮而尽,然后腑头看着自己,那炽热的眼神,看人时,仿佛带着一股毒,摄入魂魄,她的脸一红,轻松开了他的手。

蒋天磊也沉默地将杯子放下,却伸出手再拥着唐可馨,继续与某官员聊着一些有关政治经济的事,却在这个时候,敲门声响了起来,一个黑衣保镖,迅速地走进来,然后来到某官员的耳边,说了一句话,他们的脸色稍变,便马上对蒋天磊说:“抱歉,蒋总裁,临时有些事,我们可能要先走了。今天失礼了,改天再以酒谢罪。”

蒋天磊听毕,便微笑地说:“刘官员如果要紧事,今天就到此结束吧。”

所有人彼此告辞,站了起来,唐可馨也连忙站起来,好迅速地想往外走,手臂却被人强势地一拉,她整个人猛势地跌回蒋天磊的怀里,抬起头奇怪地看着他。

蒋天磊不动声色地拿着唐可馨的小手,揣自己的手臂间,才低下头,冷脸地看着她。

唐可馨又苦脸地看着他,可是小手不由主地勾住他的手臂,靠在他的身边。官你官有。

蒋天磊牵着唐可馨与众官员一起走出包厢,边往外走,边谈笑着今天的用餐愉快,日式餐馆的老板娘,穿着得体的和服,领着三个侍应,一起向着他们三人弯九十度腰,说:“客人,您要走了。”。

有个官员站停身子,与相熟的老板娘聊开几句,唐可馨侧是一脸着急地想要转过头,寻找苏瑞奇的身影,蒋天磊感觉到她的异常,迅速地伸出手,挽紧她的纤腰,让她靠近自己。

“你……”唐可馨靠在蒋天磊的怀里,总有些不舒服,想挪动一下身子,却被他拥得更紧,她真的没有办法地抬起头,看着蒋天磊悄声地说:“总……总……总裁……我真的没有办法呆在这里,我还有朋友……”

蒋天磊却一下子转过身,将她再猛势地拥在怀里,腑下头,轻吻她的耳垂,才轻声地说:“我告诉你,你面前是国家最高级的官员,你刚才那样误闯包厢,知道有多危险吗?那些机密,你听半句,都可能会招来杀身之祸!如果你现在不想做我蒋天磊的女人,你可以走!但是别怪我不提醒你,我不是每次,都会救你!你也不会每次都那么幸运!!”

唐可馨的心脏一凉,想起刚才那些官员,说起枪杀等事件时,那淡然得有点可怕的态度,她的身子顿时酥软在蒋天磊的怀里,吓得大气不敢喘。

蒋天磊仰起脸,拥着唐可馨,看到几个官员已经和老板娘打完招呼,便微笑地离开,他也扶着已经吓得混身无力的唐可馨走出日式餐厅,外面各政府车辆,已经准备多时,蒋天磊与他们相握手,微笑地说再见,才转身看到司机开着劳斯莱斯,向着自己驶来,停在自己的身边,蒋天磊拥着可馨,默不作声地坐进后座,然后将她拥入怀里,在她的发丝间轻轻地一吻,才让司机关上车门,转过头看向窗外的官员,再微笑示意再见……

唐可馨吓得心脏砰砰地跳,在他的怀里,抬起头,刚巧看到蒋天磊低下头,这才一脸责怪地看着自己,她的脸一红,刚才想挣脱开他的怀抱,他却拥着她的身子,冷冷地说:“如果三年前,有这么自觉就好了。”

唐可馨没敢再作声,只是感觉到蒋天磊拥紧着自己的身子,靠向他坚实的怀里,她一眨双眸,却依然有些牵挂地看着窗外,有没有那个熟悉的人影。

黑色的SUV路虎在阳光下,闪烁着金属一样的光芒。

苏瑞奇握着方向盘,看着倒后镜中的劳伦斯莱斯,往着自己相反的方向驶去,刚才他确实地看到唐可馨靠在蒋天磊的怀里,走了出来,然后相拥在一起,坐进劳斯莱斯的车内,他甚至看到蒋天磊在她的发丝间轻轻地一吻,他稍不理解这种情况,却只是坐在车内,任由一点凉丝的风儿,拂过脸庞。

手机在这个时候再响了起来,苏瑞奇拿起手机,看到来自家里的电话,他再冷然地按了过去,闭上眼睛,靠在椅背上,微喘息了一下。

劳斯莱斯的车子继续在马路上飞驰。

蒋天磊确定路段安全后,才瞬间放开唐可馨,沉脸地坐在一旁,整理自己的西服,甚至拍拍自己身上的灰尘。

唐可馨看着这个人。

85 过去与现在

“你家在那里?”蒋天磊冷脸地坐在车内问。

唐可馨看着车子往自己熟悉的路上飞驰,她便直接指着前面的站台,说:“就在前面停下就好,我想去找个人。”

蒋天磊听着这话,便毫不客气地说:“昨天还在我的办公室哭哭啼啼,想要一米阳光,求我给你一个安身之地,今天就穿着价值不菲的裙子,到高级的餐厅吃饭,看来我真的低估你了。”

唐可馨听着这话,心里一寒,看着他,想要解释,却看着他冰冷的脸面,还是哑忍住,低下头,没作声。

蒋天磊也沉默地看着路上阳光折s_h_è 着强烈的光芒,整个城市,倒映着精致的颜色,车子飞驰过的喷池,火花四窜,周围人群纷纷在喷泉周围嬉戏笑闹,榕树大道,透着淡青色的影子,温馨而舒服,他的眸光微眨,才缓声说:“停车。”

车子缓停在某个站台前。

唐可馨转过头,看了蒋天磊一眼,本想说声谢谢,都发觉他会嫌自己多嘴,便沉默地走下车,然后对着车内的他,再尊敬地点点头。

蒋天磊没有再看她,只是吩咐司机开车。

劳伦斯莱斯缓缓地往前启动。

唐可馨站在路边,看着那车子渐远去,想起昨天到今天的一幕,她突然有种深深的无力感,却也转身,往着自己熟悉的方向走去。

蒋天磊坐在车内,看着车前镜中的唐可馨,如同三年前一样,一个人孤单地往前走,粉红色的裙子,飘在榕树下,像一团粉红的颜色,他脸色紧绷,最终转过脸。

唐可馨一个人,按着熟悉的榕树大道,走过了戏剧院,经过了市政府,再转过广场,往左转身往着前方走去,果然就看到概念店前的那棵榕树,在阳光下,亮着生命好苍翠的绿,还有一棵白玉兰树,绿枝叶在轻轻地摇晃……三年了,这个景像看了三年,什么时候,都这么这么地平静。

唐可馨想起今天与苏瑞奇相约在一起吃饭,自己却中途离开,不知道他回来没有?

她想到这里,便小心翼翼地迈步,和往常那般,来到形像概念店前,没敢进去,只是站在榕树下,左右地张望着,偶尔可以看到他下楼来,与客人寒碜几句,偶尔可以看到他下楼来,冲泡咖啡……她左右看着的时候,嘴里呢喃:“会不会还没有回来?”

黑色的路虎渐渐地从那边街道驶了过来,渐渐地停在不远处,苏瑞奇停车,熄火,挂档,松掉安全带,刚才想下车,却看到前面有一个好熟悉的影子,又再站在榕树下,正有点紧张地看着店内,神色有点担忧,有点着急,却还是没敢进去。

苏瑞奇就这样,坐在驾驶座内,看着窗外的唐可馨的背影,站在阳光下,有点消瘦,有点可怜。

唐可馨依然专心地眺望着内里,却听到身后一阵喇叭声,把她吓了一跳,她转过身,看到那辆黑色路虎,正停在自己的面前,苏瑞奇握着方向盘,看着自己,掠起一点淡淡笑意,她也惊喜地笑了。

苏瑞奇推开车门,走下车,手里提着一个白色的包包,来到唐可馨的面前,递给她:“你在等这个吧?”

唐可馨看着苏瑞奇好一会儿,才接过包包,有点抱歉地说:“对不起,刚才我们去吃饭的时候,我……”

“没事”苏瑞奇看着她微笑地说:“你有自己的原因,不需要告诉我。”

唐可馨看着苏瑞奇这般平淡,如同往常一样,她的心里一阵暗然,倒不敢再多说话,只是抱着包包,低下头,不作声。

苏瑞奇看了唐可馨好一会儿,才提起手腕,看了看时间,才说:“你找我还有事吗?今天的工作有点忙,有一批珠宝从欧洲过来。”

“没有了。打扰您。今天真的很抱歉。呃……”唐可馨想结束话题,却还是忍不住问:“你刚才吃饭了吗?”

苏瑞奇只是笑了笑,才说:“没有。我不习惯一个人吃饭,所以经常和员工一起吃。我已经让员工给我准备午餐了。不用担心。早点回去吧。下午阳光好猛,别晒着了。”

“嗯……”唐可馨听了,便只得点点头,再对着苏瑞奇感谢一声,便转身沉默地离开。

苏瑞奇站在原地,再次看着唐可馨的背影,一步一步好温柔地往前走,他突然对着那个背影,问:“过去的你,是一个怎样的人?”

唐可馨站停在原地,看着前方的路,并没有转过身,只是觉得这个问题,问得自己有点受伤,她的双眼有点通红,想了好一会儿,才终于幽幽地转过身,看着离自己不远处的苏瑞奇,微笑地说:“我真想忘了自己过去是一个怎样的人,甚至我希望我的一切记忆,从毁容开始,这样我就没有挣扎,没有痛苦,没有悲伤了。”

苏瑞奇深深地看着她。

唐可馨理着平短发,有点娇俏与温柔地笑说:“你知道吗?妈妈过去,总说我的头发,最好看,又黑又亮又长,我其实真的好喜欢好喜欢我的长发,可是我被毁容的那时候,是你亲手帮我剪掉了我最爱的长发,那个时候我就知道,我必须要放弃自己最喜欢的,最爱的,如果不是,我活不下去,因为对过去有留恋,于我,是一件很残忍的事。”

苏瑞奇沉默地看着她。

唐可馨的双眼溢泪,看着苏瑞奇,突然浮起一点苦笑,再幽幽地说:“所以……你问我过去是一个怎样的人,我只能回答你,我忘了……”然开然他。

她把话说完,便淡然地转身离开,又再如同来时的步伐,一步一步地往前走。

苏瑞奇看着她的背影,突然想迈步向前,最终看着她那么孤单的背影,他最终停了下来。

她识于他时,是那个深冬,整个世界虽然沉重,可是天空依然飘着一些阳光,落在他们的世界里。

“老板”mary从店内走出来,看着苏瑞奇说:“法国的那批珠宝,已经到了”

“嗯。”苏瑞奇转身走进概念店,然后走上三楼,看到几个保险箱,赫然摆在眼前,他沉默地走过去,蹲下身,用密码,打开保险箱,从里面拿出了一整套蓝彩焕钻饰,看着钻饰,在阳光下,折s_h_è 下好坚贞的光芒,他突然想起多年前的她,趴在自己的身后,吻着自己的脸,笑着说:“我现在变美了,我拥有了一切,所以我不要我的过去,我要抛弃它!我再也不要我的过去!我要开开心心地过每一天!未来,才是最美好的!你说对不对?所以你一定要让我变得更美!瑞奇,你有一双神奇的手,像天使一样的手,给我带来了一张好美好美的脸,带来我的幸福,我的一切一切。”

苏瑞奇手捧着珠宝盒子,倚着保险箱坐在冰凉的地板上,看着前面的某个角落,轻叹了口气。。

甜甜的风儿,突然在这个时候,吹拂而来。

苏瑞奇享爱着这点清凉的风,幽幽地闭上眼睛,想享受一点平静,却在这个时候,传来了一阵脚步声,他睁开双眼,看到mary手里拿着一个黑色的四方盒子,他看着mary,问:“怎么?”

Mary握着那个四方盒子,微笑地走过来说:“您一直给她剪头发的那个女孩,刚才回来了,说要我把这个交给你。”

苏瑞奇听了,便奇怪地伸出手,接过了那四方盒子,先站了起来,对maay说:“你下去吧。”

“嗯。”mary微笑点头,转身离开。

苏瑞奇握着盒子,来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坐下来,将盒子放在办公桌上,凝视了半刻,才终于打开来,赫然看到里面摆放着各式各样的寿司,还有一双银筷子,他突然有点神奇地拿起盒子,看着里面的寿司,个个都摆放得那么好看,他的脸上从开始的疑惑到神奇,到最后,浮起了一点温柔,最后,他终忍不住地一笑。才刚伸手进去,拿着一块寿司来尝尝,却发觉里面的边边上,还塞了一张粉红色的小卡片,他便好奇地拿起那张小卡片,打开来,上面写着一首英文歌:《springiloveyoubest》I-wish-I-had–someone-who-suddenly-arrived,

And-show-me-how-the-flowers-grow-and-come-outin-winter-field,I-wish-I-had-someone-new-tender-to-my-heart,Someone-who-will-share-me-precious-time,Someday–you-will-find-me-in-the-hands-of-the-wind……

这个午后,他第一次,笑得放松与愉快,拿着寿司,听着那首好悠柔的《springiloveyoubest》,边吃边专心地工作。

*****

86 总裁的未婚妻

三天后!

唐可馨今天正式到亚洲大酒店上班!

今早晨阳光灿烂,碧海蓝天,海浪愉快地汹涌,无数的帆船与划艇爱好者,在海面上飞驰,他们个个人的脸上,全都洋溢着最最热情的笑容。

二路公交车,缓缓地停在酒店不远处的站台上,偶有几个英国年轻人,穿着滑冰鞋,坐在站台上,也在等公交车。

车门打开!

可馨今天穿着粉蓝色的短袖衬衣,黑色的中短裤,轻抚着柔顺短发,满脸笑容地走下车,看到几个英国的小男孩正在站台上,比赛旋转溜冰,她顿时心情很好地伸出手,对着那几个男孩微笑地说:“嗨……”

“嗨……”几个英国男孩也微笑地和可馨打招呼。

可馨看到他们也热情地和自己打招呼,她顿时感动地一笑,站在阳光下,闻着这清新的海风,重重地呼吸了一口气,转过身,看着面前这栋伟大的建筑物,亚洲大酒店!它以帆船的姿态,扬帆而起,银蓝色的光芒,闪闪生辉。她好感叹地看着那栋建筑物,想起了自己左脸的残缺,突然伸手向蓝天,握到的,是一掌阳光。

她笑了,还是好开心地笑了。

她愉快地提着包包刚才想酒店内部走,却听到有人轻喝总裁来了,她便与好多上班的同事,都站在不远处,看到远处驶来了一辆劳斯莱斯,车后跟着数辆黑色名贵轿车,大家都在窃窃私语一件事:“听说总裁今个月,要举行真正的订婚仪式!”

唐可馨听到这话,转过头看向其中俩名同事,她们都悄声地继续说:“因为总裁的未婚妻长期在国外,听说现在终于要回国了。所以董事长就想趁着这机会,把婚事给办了。”

“董事长?”唐可馨顿时想起了交托给自己那瓶红酒的男子。

“就是总裁的父亲,听说总裁的未婚妻有东方玫瑰之称,我们还没有见过呢”有个女同事好羡慕地说。

“啧!你作梦吧,你还想见总裁未婚妻,我们平时连总裁的面,都很少见到。”另一个女同事说完,便好感兴趣地往前看说:“来了,来了,总裁来了。”

唐可馨听到她们兴奋的声音,便也迎着海风,看到那辆黑色劳斯莱斯缓停在酒店大堂处,冬英与酒店所有高层全站在一旁等候多时,因今天是全球亚洲连锁酒店集团与及环亚酒店集团的最高层决策会议,最近投入近千亿,修建海底酒店,及收购加蓬多个岛屿的计划书,所以有的一切,今天正式展开投票决议!!而今天也是亚洲集团与及环亚集团俩大合作总裁,进行的第一次正面交锋!

蒋天磊身穿黑色西服,内配黑色衬衣,趟开衣领,迎着海风走出车子,一派气势凛然地站立在劳斯莱斯车辆旁,听闻他曾祖父曾拥有英国的贵族血统,这翩翩男子,无论在什么时候,再重见,都透着致命的魅力。

所有女同事,刹时脸红得全都给晕了过去。

蒋天磊紧绷着脸部表情,默不作声,双手扣好西服的钮扣,凛凛风度地往里走。

冬英立即跟在蒋天磊身后,对他快速地说:“紫贤小姐今天下午三点到达机场,已经安排好了座驾,鲜花去迎接她,最顶层,腑览全市美景的总统套房,也已经预留好了。也应她的吩咐,在每个地方,全铺满了百合花瓣,还有法国名厨左顿今天中午,就已经抵达酒店,他是紫贤小姐指定的名厨师,小姐只吃他做的法国菜,还有点心……侍酒师都已经准备好了。”

“嗯。”蒋天磊应声,冷脸往里走。

冬英再快速地说:“今天的双峰会议,定在十五分钟后举行,全球高层连线,已经准备妥当!”

“嗯!”蒋天磊今天稍严肃地往前走,只是你依然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什么,有多少决策在他的脑海里成形。

“真的好帅啊……”有些女同事,纷纷再露花痴模样。

“你听到没有?总裁的未婚妻啊,要回国,就要安排座驾,鲜花,总统套房,还有法国回来的厨师,侍酒师,天啊……”

“有钱人,不这样花钱,怎么花得掉?”

唐可馨站在不远处,看着蒋天磊伟岸的背影,凝视了一些时候,才苦笑了一下,自己转身上班去了。

行政大楼迅速打开!

各部门秘书,全被调派过来,里里外外地忙碌着今次的双峰会议!环形的会议厅,已经热热闹闹地坐满了人,而近四千平方的会议厅,四周墙壁上挂着像征每个国家的液晶大屏幕,屏幕上都亮着最高职位的董事长,或许总经理,所有秘书正拿着遥控器,再试调液晶显示的分辨率,整个会议厅的高层,都在谈着海底酒店到底能否顺利动工。

这件事,已经向全股东声明了七次,却全被环亚集团总裁庄昊然否决了。当年蒋士昭与庄维强,俩大巨头的创始人,用共同股份创立环亚集团与及亚洲酒店集团,下过铁般命令,如俩大集团,超百亿的决策案,必须俩集团总裁亲自签名,才能正式启动方案,所以针对这次海底酒店方案,近1000亿的投资,蒋天磊势在必得,可是庄昊然决然反对,所以今天的会议将全是亚洲大酒店多年来,最大型的一次会议!

“总裁来了……”有人首先进来通传。

所有高层纷纷站起来,严肃地等待着。

会议厅大门轰然打开。

蒋天磊冷脸,如同王者,毅然走进会议厅,带来万千气势,边走上总裁专用座,边扬手让高层与股东们坐下来。

所有人整齐而秩序地坐了下来。

蒋天磊坐在总裁位上,仰望四千多平方米的会议厅,集中了整个亚洲集团最出色的人才,他的脸浮起一点笑意,说:“开始吧。”所国所酒。

“是”冬英听毕,立即拿起麦克风,宣布今次的双峰会议开始!

总经理听毕,便立即点头,从深红座位上,一站而起,拿过最正中央的液晶显示器遥控,按亮了英国总部环亚集团总裁:庄昊然所在的会议厅,谁知道当所有人万分期待的时候,屏幕里只出现了一张深红色的复古办公椅,再也没有其它人与物,大家一起面面相看,都在想,这么重要的会议,庄总裁到那里去了?

蒋天磊坐在屏幕正对面的总裁席上,看着那张空空的复古办公椅,看着台上的地球仪,仿佛知道这个人,或许刚才还在转动着地球仪,他甚至将地球仪转到了亚洲的方向。

蒋天磊的眸光,投注在那地球仪上,或许能从上面的一点蓝中,看到自己此刻所在的位置!

“这……”冬英十分奇怪与紧张地看着对面那张深红办公椅,有些不得主意地低下头,看着蒋天磊。

蒋天磊依然冷静地看着那个空无一人的视频,以及那个已经转动过了的地球仪,缓声地开口说:“今天的会议,到此结束。”

“啊……”全场近千人,来到亚洲各个国家的高层,听到这句话,都纷纷惊讶地轻叫出来:“这么快就结束了?今天什么也不谈吗?”

“庄总裁已经七次否决了海底酒店的建设了。”

“可是我们蒋总裁势在必行啊。”有人也在悄然说:“不管如何,最终还是会过的吧?这么多年来,环亚很少否决我们的方案,而且他们与我们河水不犯井水啊。”。

“再怎么样,他们各自持有对方公司的百分之三十一的股份,这种方案,不能乱来。”

蒋天磊冷脸漠视所有高层的想法与意见,凛然站了起来,扣好西服钮扣,大步地走出千人会议厅。

冬英快速地跟在蒋天磊的身后,说:“总裁……这次会议真不开了吗?当时我们决定开双峰会议时,庄总裁是答应了出席的,怎么突然又没参加呢?”

蒋天磊并没有回答她的问题,只是冷脸快步地往自己的总裁办公室走去。

冬英站停在原地,看着蒋天磊那伟岸的身影,沿着办公厅走去,挺拨,健硕,迅速,而另一个远在地球另一端的男子,同样具有雷厉风行的本事,他们多年前,交峰多时,一直相互制衡,相互牵动,相互发展,是商界与酒店界的神话,但只有他们彼此才知道,彼此都有野心,吞并一切!

87 扳断

可馨带着好喜悦好喜悦的心情,重新亮着美丽的笑容,沿着酒店后方的员工通道走去,她边走边看着员工通道左侧,是酒店的大型网球场,左边是高尔夫球场,正有数名客人在遥远的那头,穿着白色的高尔夫球服,正挥动球杆,她边看边觉得这个世界,原来看什么都那么新鲜。

她忍不住地再笑了,再迈步往前走,看到越来越多的同事,也逐渐三五成群,有说有笑地走在一起,她左右看着同事们,想着雅慧昨晚是经理级,要值夜班,所以留在酒店休息,所以她今天一个人上班,她再一鼓作气往前走,却感觉到手机响了,她奇怪地从包包里拿出手机,是一个陌生的号码,她奇怪地想了想,才按通了手机,接听:“喂……”

“今天上班了?”有个好磁x_ing温柔的男声,从耳边传来。

唐可馨站在原地,握着电话,有点感动地笑了,说:“嗯……我今天第一天上班,可是……您怎么知道我电话?”

苏瑞奇穿着直条蓝衬衣,黑色休闲裤,靠在书桌边,拿起某份文件,打开来看上面的报表,边看边笑说:“那天我帮你提包包的时候,手机掉在地上,我……就……就那样了。”。

唐可馨忍不住地笑起来说:“哦……”

苏瑞奇握着电话,继续看着报表,浏览上面的数字,才说:“上班第一天的心情如何?”

“挺好的。”唐可馨笑说。

苏瑞奇想了一会儿,才再柔声地说:“那天的寿司挺好吃的,谢谢你。”

“不是很好吃。”唐可馨坦白地握着电话,坦白地说:“我做的更好吃。如果有机会,下次我做给你吃。”

苏瑞奇皱眉笑说:“你会做?”

唐可馨沉静了一会儿,才笑说:“我会做。这是我过去其中一样。”

苏瑞奇想了想,便说:“那什么时候有时间?”

“啊?”唐可馨奇怪地叫了声:“什么?”

“你不是说做给我吃吗?什么时候有时间?”苏瑞奇握着电话笑说。

“啊……”唐可馨有点傻地笑说:“好。我下次去剪头发,然后亲自给您做过去。”

苏瑞奇无奈地笑说:“你下次剪头发是什么时候?一个月,俩个月?那我不是要饿死?今个周末吧,我去接你。把我手机号给存好,不要弄丢了。挂了。”

“喂!”唐可馨握着电话,着急地叫了一下,却发觉电话那头已经挂了,她愣在原地,感觉有丝凉凉的风,拂过脸庞,她莫名地笑了,握着手机,按下按健,翻看着它上面的手机号码,看了一会儿,才将它保存起来,可是才想保存的时候,她忘记了,他叫什么名字?

短信亮了起来。

她按下短信接收,打开来看:苏瑞奇

她的脸微红,看着那三个字,透着一点好温柔的感觉,她便也回复短信,打上:唐可馨

这边的木兰树旁边,透着淡青色的影子,摇摇晃晃的,苏瑞奇靠在窗边,打开手机,手指在屏幕上,划动着短信息,打开来,上面亮着三个字……唐可馨,他就这般看着这三个字,脸上再渐渐地浮现一些笑容,喘了口气,转过身,看着窗外的木兰树,有些枝叶又吐青了,他侧头看着那点嫩芽,轻叫:“可……馨……”

可馨提着包包,按陈曼虹指定的路线,到制服房领了制服,拿了员工柜的钥匙,到二楼一号更衣室,同事好多都上班了,没有多少人,她赶紧换上制服,当她穿起白衬衣,黑色马甲,黑色短裙,走出更衣室,来到仪态镜前,看着自己纤瘦的身材,配上收身笔直的制服,显得更落落大方,尤其是好上等的布料,穿起来好舒服啊。

她低下头,爱不释手地摸着马甲上的布料,真的好棉好棉啊。

耳机却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唐可馨!”

“是!”唐可馨立即按下耳机,听着:“经理!”

“你还有五分钟,就迟到了!迟到一分钟扣五十块,迟到五分钟,扣半天工资,一个月迟到三次,取消全勤,考核分,扣俩分!如果一个月扣够十分,你只能拿百分之五十的工资!”陈曼虹在数秒钟,声音叭叭叭地传来。

“我马上到!”唐可馨立即快步地将自己的衣物,收入衣柜里,迅速地锁好,拉出钥匙,然后快步地冲进更衣室,走出员工大楼,刚才想沿着员工通道,跑向餐厅后围,谁知道,突然有个着急的声音,隐藏在Cao丛里,轻叫自己:“可馨!”

唐可馨一下子站停在原地,看到小柔正躲在Cao丛里,对着自已招手说:“你快跟我来,你沿着员工通道到餐厅,准迟到!快!!过来,我刚才已经刷卡了,我特地下来带你抄短路!!”

“哦”唐可馨应完,便立即走向小柔那里,然后她拉着自己的手,边往网球场外特有的椰子树道走过去,然后就要冲进大堂!

“喂!”唐可馨一下子拉住小柔,担心地说:“不行!这是大堂,非本职员工,不能进去的。”唐可馨一下子拉住小柔,紧张地说。

“没事的!只要你跟我走!准没事!快,没有时间了,还有四分钟!而且打卡还有俩分钟的缓冲时间!大堂到我们西餐厅的电梯最快!员工电梯那个慢,人又多!”小柔拉着唐可馨快步地走进酒店大堂,然后刻意地放缓步伐,却朝着酒店的电梯走去,刚好看到有一扇电梯刚要合上,小柔立即拉着可馨,边冲过去边叫:“等一下!”

电梯门刚要关紧,小柔与唐可馨五根手指头伸进电梯缝里,活生生地把电梯扳开了,然后同时喘了口气,往里一看,顿时脸色一变,双眼一瞪,吓得魂飞魄散地看着蒋天磊站于首位,凛然气势地站在电梯内,身后陪伴着的是俩名秘书还有酒店总经理,与刚才出国回来的大堂经理!

小柔与唐可馨同时吓得嘴巴都合不起来,整个人神色颤抖,都不知道该怎么办。

天磊站在电梯内,冷眼地看着唐可馨身着酒店侍应生合身制服,倒显出身体玲珑有致,尤其是一双如玉藕般的手臂,雪般的肌肤,透着冰凉感觉。

笑然笑电。“你们怎么回事?居然挡总裁电梯?”徐泽明陪在总经理身后,怒喝小柔她们,再暗地里使使眼色,让她们赶紧走人。

小柔是的一声,立即与唐可馨弯腰道歉,便想退后一步,想为总裁按下关门键……

“进来吧。”蒋天磊突然缓而冷开口。

身后的高层与秘书人员,都有些惊讶,唯有冬英温柔微笑地对着小柔她们说:“总裁让你们进来,就进来吧。”

小柔与唐可馨相看一眼,觉得时间不多了,总裁也叫了,只得硬着头发走进了电梯,因电梯内人本多,所以小柔和可馨走进去,就只得站在蒋天磊左右俩侧,立即感觉到他强大的气魄,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几楼?”冬英微步上前,笑问。

“御尊餐厅”小柔弱声地说。

冬英听了,便按下十三层。便沉默地退到一旁不作声,徐泽明瞪着小柔的背影,知道她想抄近路回餐厅,便伸出手,弹了她的脖子一下,小柔苦着脸,疼得没敢作声,低下头。

唐可馨更是好沉静地站在一旁,轻呼了口气,不敢作声。

蒋天磊不动声息,斜看了她一眼,才伸出左手,准备c-h-a进裤袋,谁知道手背确触到她的小手指,划过那点温柔,他脸无表情,继续轻咳嗽一声,站着。

唐可馨也感觉到尴尬,往墙边挪了挪。

气氛变得有些尴尬。

十三楼的电梯,终于打开来!

陈曼虹人已经拿着长银鞭,像个黑面神一样,站在那里恭候多时,她当时往里一看,最先看到唐可馨,她眼珠子一热,才骂完我就知道你会给我走捷径,就已经看到蒋天磊他们站在电梯内,她的脸色一变,立即站直身子,双手拿着那条银鞭子,不知道手往那里摆,只得脸红红有些不好意思地说:“总裁!”

蒋天磊沉默不语。

小柔赶紧最先走出来,唐可馨也连忙要走出来,可是因为这鞋跟太高,走得太着急的时候,左脚高跟鞋的鞋跟,居然塞进电梯缝里,她的脸哗地一红,急得连忙蹲下身子,伸出双手,用力地要扯脱鞋跟,可是不知道怎么回事,怎么扯也扯不脱,急得她满头大汗。

陈曼虹与几名经理看了,也觉得有点着急,刚才想走上前时,却感觉到一个伟岸身影,明显地晃动,大家抬起头,看到蒋天磊沉脸,无奈喘息了一口气,才十分优雅地蹲下身子,拿开唐可馨的手,然后在她一片脸红愣然的情况下,出男人劲道用力地一扳,直接把那鞋跟给扭断了!

“你……”唐可馨瞪大眼珠子看着蒋天磊,他居然把自己第一天穿的鞋子给活生生扳断了!!

*****

88 风采

蒋天磊迅速地站起身,提起手腕看时间,冬英明白其意思,便立即按下关门,任由唐可馨还在那里傻傻发愣!

陈曼虹看到电梯才刚关上,就立即甩起鞭子,先是抽了小柔一下,再往可馨的屁股抽一下,才生气地说:“你才刚来没有多久,给我大闹宴会厅,惊动总理,然后我们全部人因为你,被送上总裁室,接着第一天正式上班,就给我出这事!玩捷径这种y-in招,会玩得过我陈曼虹?你好好跟小柔那丫头学学吧!你学她,你就永远都升不了职,加不了薪!!”

“经理……”小柔有些可怜地叫着自己一向忠心的经理。

“别叫我!我不想听!”陈曼虹冷脸地对着唐可馨说:“还不快给我起来?时间就要到了,口红都不涂,到训练部妙芝那里,有得你受的!滚!”

“是。”可馨立即苦着脸站起来,然后可惜地看着自己的鞋子说:“那我的鞋子……怎么办啊?鞋跟没了”

“先穿一天,明天再到制服房补回来。训练课九点半开始,然后你顺便把我打我们餐厅要打印的资料,送到训练部楼下的彩印部”陈曼虹迅速地说。

“是!”唐可馨应完,便立即站起身来,快步地走进餐厅,看到卡机上亮着时间是八点五十九分,她立即着急地拿出工牌,飞扑到卡机上一刷,叮的一声,九点的时间刚刚到,她重重地松了口气,然后就已经看到雯枝将一大堆要打印的资料,抱了出来,唐可馨机灵,立即伸出手,抱过那份资料,赶时间地转身,坐电梯准备下楼。

陈曼虹站在餐厅的这边,看到可馨抱紧那堆资料,迅速地走进电梯内,她微叹了口气,想:可惜了这丫头,脸被毁了,如果不是,她长得这么漂亮,理应可以真正地成为这个大酒店中的一员,看着她善良的双眼,就知道,她是酒店好需要的人才。

唐可馨趿着好难走的高跟鞋,抱着好厚重的资料,沿着酒店一条花园小径,想往员工大楼的训练部走去,可是鞋跟真的是一高一低,实在是好难走,刚才走几步,还差点摔了一跤。

她没有办法,眼珠子一转,前后看了一下,没有来人,她便悄悄地脱掉了高跟鞋,然后直接弯身勾起了那对鞋子,抱着资料,赤脚踏在碎石小径上,迈着小碎步往前走。

某个落地窗,闪过一个黑色的身影,有一双灼热的双眼,投s_h_è 在女孩的身上。

他就这般看着她急促地往前走,脸色依然凝重,透着一股不可预知的气势。

冬英轻轻地敲门声。

蒋天磊不作声,眸光稍收。

“总裁,刘董来了。稍后会是您与刘董的高尔夫球时间。”冬英微笑地说。

“嗯。”蒋天磊转过身,沉脸不作声,直接往酒店所属的高尔夫俱乐部走去。

训练部!

训练老师妙芝,一个年过三十的女子,苛刻,凌利,对待工作严谨,对职员更是严格要求的一个出色训练老师,也是礼仪部经理。

只见她坐在讲台上,看着新到的训练员工,拿着鞭子,重重地一按某个按健,身后的影像板中,即时出现一张酒店组织结构图,她站于身侧,拿起银鞭,一扫面前的画面,才说:“在你们的面前,就是我们亚洲大酒店的组织结构图!我们大酒店是一家综合型酒店,综合型酒店是指住宿,餐饮,会议,娱乐,购物,等等多项功能于一体的酒店。首先,我们亚洲集团,是一家连锁酒店集团,亚洲集团旗下的五星级酒店与以及白金级会所,在全国达俩百多家,还不包括各地方著名的法国餐厅,西餐厅,中餐厅,连锁快餐厅,针对旅游点所开发的风格式酒店,开发岛……不尽其数,而这仅仅只是在中国数据,我们亚洲酒店的产业链,延伸到整个亚洲,包括新加玻,日本,韩国……等等……”

“哗……”近三十名新到的副领班级职员听了,都不禁哗然起来,唐可馨坐在首位,手里拿着记录本,还有钢笔,非常认真地记录着训练老师的资料。

“所以,我们酒店的组织结构图,与别的高级酒店,各有不同,我们组织的结构图,最高领导,即是亚洲集团总裁,蒋天磊!”训练老师才说完,便拿起银鞭,一指组织结构图中,所有经理,总经理,最最上方的一个框框,直点蒋天磊的名字!

所有学员抬起头,看着这个名字,都不禁纷纷低头记录下来。

唐可馨也自己画了一个结构图,然后在最顶端写上蒋天磊,当她娟秀的字迹,写着这三个大字时,想起他今天居然把自己的鞋跟给扳断了,她就一阵生气。

训练部的灯光,倾刻暗了下来,影像板中顿时出现一个坚毅男子,站于落地窗前最完美的侧脸,炽热的双眸,凝神地看向某处,隐藏无比的力量。

“哗……好帅啊……”好多女学员,看到蒋天磊的侧脸,纷纷脸色都红了,从心底里不由主的赞叹!甚至有些女孩,看着这个完美男子的侧脸,心脏居然砰砰地跳。

唐可馨也没好气地抬起头,看着这张侧脸,前几天还和这张脸去吃寿司,甚至还要演一场交杯酒的戏,她现在回想起那天喝交酒杯时,蒋天磊那眼神藏了一点捉弄自己的神情,尤其是喝酒的一瞬间,他就是想让自己出臭!!

越想越生气,她一下子拿起钢笔,在这个名字的左右上方,画俩个小人物,拿着叉叉,要叉那个名字,她噗声地一笑!然都然们。

一条银鞭,嗖的一声,挥在她的课本上!

她吓了一跳地合上的记录本,看着陈妙芝怒着一张脸,看着自己说:“如果不想学,就不要进这个地方,你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是空降部队,也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的左脸不好看!”

唐可馨的脸哗地红了,低下头。

周围的学员,纷纷侧头看着唐可馨,看着她短发遮住的脸,没有看出她的左脸不好看啊,既然不好看,那为什么还能进亚洲大酒店啊?大家都在窃窃私语。

唐可馨听着同事的仪论,双眼有点受伤,隐忍地轻眨。

陈妙芝继续看着唐可馨,不客气地说:“可是我警告你,不管是谁罩着你,你都别想着,要出一丝差错,因为在这个地方,你的每一份工作,每一个细节,都是由你和你的同事千丝万缕的工作形成的,既是你一错,大家都得跟着你受罪!所以你如果不摆正要学习的心态,我劝你趁早离开这个地方吧!”

“对不起”唐可馨立即站起身,弯腰道歉。

陈妙芝冷冷地盯着她,再说:“有多少人要在亚洲酒店一展所长?有多少人渴望能学习得更多?可是你在这个训练部,只有短短一个月的学习机会,这短短一个月,会陪伴着你往后数年,或许数十年的工作,你不趁这个机会好好学,居然给我走神?”

“真的很抱歉”唐可馨再内疚地道歉:“我错了”

“永远都不会有人喜欢听,我错了,对不起,我解释,这一切全都是你们失败的借口与拖辞!!你们要紧记,这个地方,我们要的是结果!”陈妙芝再看向大家说。

“是!”所有的学员全都严肃地应声。

“坐下!”陈妙芝热眼一看唐可馨,才冷脸地转身回到讲台上,继续继续本酒店组织结构图,从总经理,到大堂副理,到营销部,前台部,餐饮部,客房部,绿化部,工程部,财务部,采购部,再到VIP级的管家部,娱乐中心的康乐部,还有会议中心,商场部,接着就是对内的人事部,与及行政部,你们必须要熟悉各部门的运作,还有他们的主要权责,还要了解到,我们酒店的航海俱乐部,马场俱乐部,雪茄俱乐部,还有歌剧院,影剧院,海洋馆都属与我们隔岸相邻的亚洲会所所属部门,所以并不在我们大酒店的结构图内!

唐可馨他们今次认认真真地听着,记录着资料。

陈妙芝继续给学生们上好结构图的课程后,接着再给大家讲述各部门的主要运作,所负责的工作与事项是什么,然后在最后一个学习小时,陈妙芝便领着员工,到各部门走走,熟悉各地方的工作安排,因高尔夫球场离员工大楼最就近的部门,便领着员工往高尔夫球场走去……

占地65公顷的大型高尔夫球场座落在酒店后花园,经过一处珍珠湖后,才到达俱乐部。

陈妙芝领着三十名员工,来到高尔夫俱乐部的外围,看着广阔无边的Cao坪,透着夏天好清新的翠绿,遥望过去那头,看到森林隐在此起彼伏的Cao坡后,无数个白色的高尔夫球,从发球台相继发出,十数名工作人员,正在现场,查看数据,以及清理现场的球体。

今天的天气很好,阳光折s_h_è 出最亮丽的光芒,远程发球的尊贵客人,情绪也十分高仰,不时传来掌声。

陈妙芝转过身,和此刻已经十分十分好奇的各员工们,说:“你们今天走运了,居然在这个时候,能亲眼看看总裁的风采。”

大家听了陈妙芝的话,都不禁一阵愣然,一下子眺望往前看去,果真看到离他们不远处,某个奢华而时尚的白银建筑中,最先走出数名本酒店保镖,他们禁声地往外走了几步,才转过身,看到蒋天磊身着白色短袖高尔夫球衫,白色休闲裤,配着白色的皇室高尔夫球鞋,一反常态,颠覆了黑色西服给他的冷硬淡漠感觉,变得优雅与英伟,透着那么一点随意,却依旧凛然气势,只见他边戴起白手套,边转过头看向身边的刘董,紧凝的脸上,略微笑几分,都已经万分迷人与诱惑……。

**********

89 金丝鸟

“天啊……好帅啊……”好多年轻女职员,个个都年纪不过二十出头,才大学毕业,正是做梦的年纪,看到蒋天磊这般帅气,都刹时脸红了,纷纷惊叹地说:“怎么会有这么帅的男人啊?”

唐可馨也站在不远处,也看了蒋天磊一眼,便低下头。

陈妙芝突然一笑,便说:“能做梦是好的,证明你们还年轻,只是想想好了,总裁这种男人,不是你们想要得到的。我们都是从你们这个年纪过来的,那个时候的总裁,比现在更年轻,更帅,只是现在,更成熟,更有力量,最有魅力了。”

“老师……”有个年轻的女学员,走到陈妙芝的身边,八卦一下,说:“总裁有没有女朋友?”

陈妙芝微笑地看向总裁,他曾经也是年轻的自己,暗恋的对像,说:“当然有。是建亚国际财团任总裁的独生女,叫任紫贤,是一名设计师,拿过无数大奖,在巴黎时尚界,被称为东方玫瑰。”

“哗……”好多女同事听了,都不禁扼腕,感叹地说:“让我也过这样的日子一天吧,我死也甘愿,他们的生活,一定像是神仙一样吧?”

唐可馨听着这话,继续默不作声,只是抱着自己的记录本,抬起头,看到不远处的蒋天磊,身着确实帅气的高尔夫球服,身材健硕,高仰地踏着柔软的Cao坪,站在某斜坡上,先是凝视面前的障碍物,稍拉紧白色手套,球童立即拿出总裁的专用球杆,递到他的手里……

蒋天磊接过自己的专用球杆,用白手套,上下扫动着杆条,才微笑地说:“刘董,今天难得你们房地产公司在国内股票飞涨,在这样意气风花的时候,约我来打高尔夫球,想趁你一股强势东风,将我们横扫千军?”

刘董听着这话,立即放声大笑,接过球杆,微笑地说:“蒋总裁的球技精湛,堪比奥比匹克,我们这些人,怎么敢在您的面前扳门弄斧?”

蒋天磊微笑了一下,拿起球杆,作势地挥动,却在挥动间,眼角闪过一个熟悉的身影,他的魅眸一眨,偏头看向俱乐部外围,看到礼仪部经理陈妙芝,以及众学员,她们看到自己,立即站于一排,弯腰致意,他默不作声,看向唐可馨,也惺惺然地站在Cao坪上,低着头不说话,他的眼敛稍低,看着她双脚上的高跟鞋,一高一低,双眸闪过一点微亮的颜色,却转过头,重新看球杆……

“刚才总裁是不是在看我?”站在可馨身边的女同事,刹时脸色通红,前额竟然冒汗,有丝兴奋地说。

唐可馨有点无奈地微笑起来。

陈妙芝看到总裁来了,便不敢再作参观打扰,只是领着学员要往前头走去,谁知道她们刚才转身,一只白色的高尔夫球,横空飞出来,砰的一声,砸中某个人。

“哎呀。”唐可馨被那高尔夫球给击中后脑,她疼得眼泪滚滚,伸出手按着自己的前额,哎哎呀呀地叫。

蒋天磊他们听到叫声,便好奇地看过去,才看到唐可馨被那高尔夫球给击中了前额,疼得在那呜呜咽咽地轻叫,几个女同事立即走上前,想要看她被砸伤得怎么样,她有些不好意思地摇摇头说没事,可是刚才说完,又疼得历害。

“SORRY。”一个德国帅小伙子,身穿黑色高尔夫球服,手拿着球杆从那头走过来,想要道歉。

陈妙芝立即挡在可馨的面前,对着德国的客人,用非常标准的德语,向客人说,自己的同事,情况还好,谢谢您的关心。

那位德国客人听了,便只得看了唐可馨一眼,再说了句抱歉,便才离开。

陈妙芝待客人走了,才立即转过身,看了唐可馨的额头一眼,才发觉真的红了一大块,她便还是有点关心地问:“没事吧?”

“没……没事……就是刚才砸到的时候,的确是有点疼。”唐可馨勉强地笑了笑,再轻按着自己的额头,连忙笑说。

“都已经肿成这样了。”有个将来就是俱乐部的女球员,再悄声地说。

她们的小小惊呼声,惊动了这一边的客人,刘董向来好女色,这个时候,看向俱乐部一批最新的女同事,便将眸光落在唐可馨的身上,微笑地说:“蒋总裁的酒店,真的是人才济济,千挑万选出来的员工,个个都那么美艳动人。那个被球砸到的女孩,让她过来一下,看有没有出事?”

不管是最尊贵的地方,还是最庄重的地方,可总有一些人,爱风流韵事。

蒋天磊默不作声,只是看向身边的助理,助理听了,便快步地走向陈妙芝她们说,总裁让你们过去一下。

陈妙芝听了,看到蒋天磊冷凝的脸色一眼,便立即领着学员一起来到蒋天磊与贵客的面前,齐弯身致意地轻叫:“总裁……”

蒋天磊默不作声,只是看着唐可馨低下头,面向自己,那额头上的红印,好明显。

刘董碍于蒋天磊的面子,不敢过份,只是看向唐可馨,流露暧昧信息,笑说:“你没事吧?被高尔夫球砸到,可不轻啊。”

陈妙芝的双眼一闪,明白刘董的意思,便有点顾忌地转身,看了一眼唐可馨。

唐可馨不明白,却还是弱声微笑地点头说:“没事,谢谢客人您的关心。”

刘董再次微笑地看向唐可馨,说:“抬起头来。”

唐可馨的双眼一闪,有点奇怪地抬起头,瞪着梦幻清沏的大眼睛,看了一眼客人,便连忙低下头,轻抿粉红的嫩唇。

刘董看着她,满意地一笑,看向身边的助理一眼,助理明白,点头。

蒋天磊却沉默了一会儿,才看着陈妙芝说:“今天怎么这样不小心,惊动了客人,还伤了自己的员工。”个眼个在。

陈妙芝十分抱歉地对着蒋天磊说:“真的很抱歉,总裁。是我疏忽了,我马上带员工离开。”

“既然都不舒服了,就让她留下来,休息一会儿吧。”蒋天磊话说完,便拿起球杆,走向果岭,看着高尔夫前方的树林,清溪,小湖障碍物,再试挥着球杆。


友情链接

© 2013-2019 All right reserved. 苍井空小说网 版权所有

言情小说 色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