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苍井空小说网

首页 激情小说 乱伦小说 人妻小说 武侠小说 校园小说 另类小说 黄色小说 性爱小说 色情小说

《总裁的私有宝贝》第七章

发布时间: 2020-08-13

点击次数:

陈妙芝有点吃惊蒋天磊的举动,或许酒店总有那么一些客人,会窥见有些员工的美色,可是本酒店因为规章制度严格,向来极少发生这些事,更何况,总裁向来对这方面,严格要求,今日不知道为什么,他竟然答应客人的要求,她有些担心地转过头,看向唐可馨。

唐可馨也有些不明白,勉强地一笑。

“那你到旁边休息一会儿吧……”陈妙芝对唐可馨说。

“啊?我?不用了。”唐可馨立即奇怪地说:“我没事。就是被砸到了晕一下,可是现在已经没事了。”

“哎!就是晕了一下,所以才要去休息一下。就在我的位置上,休息一下。”刘董十分客气地对唐可馨微笑地说。

“我……”唐可馨再想拒绝地看向陈妙芝。

陈妙芝走过去,扶着唐可馨往前走,边走边说:“客人和总裁让你休息,你就休息一会儿,如果等会儿,自己想走,就要考虑清楚了。”

唐可馨被陈妙芝按在客人的坐椅上,终于明白她的话里有话,她的心哗地一凉,抬起头看着陈妙芝。

陈妙芝也看紧唐可馨说:“你记住了,如果你自己想走,就必须考虑清楚!”

唐可馨一时大脑有点麻痹,看向蒋天磊还站在果岭上,侧身而立,手握球杆,看向某一个点,依然那么威风凛凛,她却双眼通红,冷笑了一下。

“我们先走了。”陈妙芝领着学员继续往前走,有些学员奇怪地看向唐可馨,也有些明白地看着她说:“她不会上班第一天,就被客人看中了吧?”

“天啊,那怎么办啊?”。

“她如果想要当金丝鸟,那就是她的幸运,如果她不想当,也就是公然拒绝总裁给她的暗示,她也死定了。”

“好可怜哦。”

“或许她自己想要当金丝鸟呢?”

陈妙玲侧脸严肃地看向学员说:“别废话!她不过是休息一下,你们想到那里去了。进俱乐部吧。”

她们继续沿着高尔夫俱乐部走去,却依然忍不住地站在外围,看着孤单一个人的唐可馨,坐在客人的座椅上,身边有几个俱乐部的员工,问她想要吃什么?

唐可馨不作声,只是扭紧手里的记录本,看向那头的蒋天磊与刘董观察地形后,往回走,边走边缓声地笑说:“刘董最近春风得意,今天这一比赛,你势在必得了。”

“那还看蒋总裁成不成全了,哈哈哈……”刘董边走,边看向唐可馨。

唐可馨有点紧张地低下头,双眼凌乱地一闪,默不作声。

蒋天磊看了唐可馨一眼,才缓声地说:“就看刘董有没有诚意打今天这场仗了。”

*****

90 你想要学吗?

唐可馨听着这话,再有点愤然地抬起头,看了他一眼。

“不管对待任何一场比赛,我都会全力以赴。”刘董微笑地看向唐可馨,好有深意。

“好。”蒋天磊微笑地说完,便与刘董一起走向遮阳伞下,小喝饮料,准备开球。

“有没有好一点了?”年过五十岁的刘董,微笑地走向唐可馨坐的位置,也坐下来,还是十分礼貌地看着她,客气地问。

唐可馨的脸色变得好难看,低垂下头,感觉有一团气,哽在心脏位置,呼不出来,只是有些脸色苍白,藏在乌黑发丝下的左脸疤痕,在这个时候,微微发烫。

“怎么脸色这么苍白?我看看是不是刚才球把你给打伤了?”刘董突然站起来,坐到唐可馨的身边,伸出手要轻抚她的前额……

唐可馨吓了一大跳,连忙往后坐开了一点位置,双眼有点凌乱,求救似的看向蒋天磊,可是这个男人,依然拿着某个球杆,旋转着球把,她狠似地咬着下唇。

刘董看向唐可馨这娇羞的模样,倒满意地笑了,接过助理递过来的西柚汁,送到唐可馨的面前,有一种低而暧昧的声音,挑逗般地笑说:“来,喝点西柚汁,这夏天太热了,或许有点中暑……来……”

“不用了。”唐可馨感觉心眼都跳到喉咙里,刚才矛盾挣扎间,知道再不舍这份工作,都不想要这样。

刘董拿着果汁,看到唐可馨这明显拒绝的模样,脸色稍变,观察她那迷离的眼眸轻眨,透着一点处-女紧张的味道,他的脸上再浮起温柔的笑容,看到这么年轻的女孩,他的心态也不觉的年轻起来,再坐过去一点,看着可馨,细声溺宠地问:“你会打高尔夫球吗?”“不……不……不会……”唐可馨吓得混身颤抖。

蒋天磊这个时候,才转过脸,看过来,缓声地说:“既然刘董今天这么有兴致,多加个人来打球热闹些,你就换套球服,再过来吧”

唐可馨立即双眼一瞪,看着蒋天磊。

“好!”刘董十分高兴地吩咐俱乐部的工作人员,说:“给这位小姐换套球服,漂亮一点的。”

“不……我真的不会……”唐可馨立即想要站起来,想要明显地拒绝。

蒋天磊继续旋转着球杆,再用一种缓而命令的语气说:“刘董都已经开口了,你就去换套衣服再过来。”

唐可馨瞪着蒋天磊,咬牙切齿,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

“快去啊……我们等你……”刘董微笑地催着唐可馨。

唐可馨整个人头脑空空的,身体轻飘飘的,完全没有主意地站起来,拿着手中的记录本,扭在怀里,跟着那个俱乐部的同事,一步一步地往前走,双眼流露挣扎的表情,刚才要走进俱乐部,就已经看到妙芝正站在一旁,抱肩看着自己,别的同事也有同情地看着自己。

“我不想要这样……我也不会这样!”唐可馨看着陈妙芝,想她救自己。

陈妙芝深深地看了唐可馨一眼,才提个建议说:“先去换套衣服吧,看情况怎样,毕竟你是好不容易才进来的,见机行事,我在这边陪着你,如果真有万一,你不愿意,我会出来帮你。放心吧。”

唐可馨听了,内心好凌乱,知道陈妙芝的意思,保自己周全,也不过是让自己安全离开这个酒店,她的内心忐忑不安,却还是跟俱乐部的同事,走进更衣室。

“天啊,可馨好可怜啊。如果是给我,我该怎么办啊?”有个女学员说。

某个餐饮部的女学员,瞅了她一眼,才笑说:“如果是给你,就捡到宝了。”

“去,我才不会这样呢?”那个学员,生气地转过脸!。

陈妙芝转过头,瞪着这俩个人,生气地说:“这酒店本来就是非多,你们半脚还没有踏进来,就学人家说八卦有模有样了!皮痒了是吧?”

所有的学员听了,都纷纷不敢作声。

此时球场,突然起了一阵清新和丽的风。

刘董微笑地看向蒋天磊,说:“听说蒋总裁那天和总理一些心腹官员到日本料理用过餐,不会是说秦市长被暗杀无果的事吧?”

蒋天磊靠在专用座上休息,看到二楼球台上的白色球体,不停地飞跃而出,然后跳向那片青青Cao地,才缓声地说:“他们只是将这段时间发生的所有事,相关朕在一起,秦市长扣起我在本市水下酒店的文件,在我来讲,是不值一提的事,我要实行的计划,是一定会实行的,这一切,不过是他们大惊小怪罢了。”

“搞政治的人,本来就有点敏感。只要我们有些什么作为,一是担心我们的投资不够,二又担心我们投资太够了,将钱用在别的地方上。蒋总裁您日理万机,本来是不用为这种事c.ao心的,可是您又和市长夫人是青梅竹马的好朋友,他们担心你的政治关系过硬罢了。”刘董笑说。

蒋天磊微笑地说:“这世间做什么事,没有半点一点挫折?我没把这种事放在眼里。”

“当然。”刘董再微笑地说:“这目前于蒋总裁最重要的事,一定是您的终身大事。听闻下个月,蒋总裁就要和建亚财团的掌上明珠任小姐订婚,从此以后蒋总裁真的是如虎添翼了,在商场上,真的是无人能敌了。”

“刘董您太客气了。婚姻大事,不过是人生必经一步罢了。”蒋天磊话说完,便看到俱乐部中,走出一个浅白色的身影,他的脸微凝,看着唐可馨穿着白色的高尔球衫,白色的短裤,有点隐隐担心地走出来,微风轻飘起她的短发,显得她更清秀动人,那条白晰修长美腿,亮着好诱人色泽,她轻咬下唇,伸出手,轻拨弄左脸的头发,双眼透着一点委屈,还有……生气!!

蒋天磊的双眼略浮起一点笑意。

刘董听到助理说可馨出来,便也转过头,看到可馨原来身材这么美,他满意地哎呀一声,大笑起来:“好看!真好看!如果她跟了我,将来我一定好好待她!”

蒋天磊略微笑,看到唐可馨依然有点神色慌张地走过来,脸色有点僵硬地对刘董与蒋天磊点头,连招呼都不想打了。

“坐,坐,坐,不用这么拘谨!”刘董就要伸出手,拉可馨的小手,可馨却急喘着气,双手微缩向后腰,握紧自己的记录本。

刘董深深地看着可馨这模样,实在可爱,便要站起来,伸出手想抱抱她。

“刘董,今天您先开局,还是我先开局?”蒋天磊转过头来看着刘董,笑问。

刘董转过头,看着蒋天磊,笑说:“今天就您先开。”

蒋天磊微笑地站起来,说:“好,那我先开了。”

唐可馨站在原地,看到蒋天磊居然真的不管自己,接过助理递过来的白色鸭舌帽戴了起来,往前面的发球台走去,她咬紧下唇,表情都要哭出来了。

蒋天磊表情淡漠地来到发台地点,低下头,看着Cao坪上的白色高尔夫球,凝视了一会儿,才抬起头,看向那头正要被刘董请过去,坐下来休息的唐可馨,稍微笑地问:“你想学高尔夫吗?”

唐可馨听到蒋天磊这样叫她,她一时站定在原地,看着他似笑非笑的表情,她先是愣了一下,才赶紧说:“我……我……我想学……”

“过来吧,我教你!”蒋天磊淡淡地说。

唐可馨的眼神一亮,立即向着有点错愕的刘董陪笑了一下,便赶紧扔下记录本,向着蒋天磊快步地走过去。

蒋天磊看到可馨傻愣愣地走过来,着急地站在自己的面前,他坚毅的脸上,浮起一些笑容,先是将球杆,递给助理,才拿起一顶白色的小鸭舌帽,来到她的面前,看了她一眼,才命令:“把头低下来”

你她点在。唐可馨抬起头,看着蒋天磊,冰冷的脸,是真的好帅,微风横扫过来,带了那么一点早晨的s-hi润,拂起了他额前的一点发丝,这么随意的一个人,却突然间好有安全感。

“把头低下来!”蒋天磊看着唐可馨,再重复。

唐可馨狂眨双眸,却还是听话地低下头。

蒋天磊一步走到她的身前,伸起手,为她戴起那顶鸭舌帽,将帽子的横扣小心地扣在她后脖子间,才起着她的脸,看着戴起鸭舌帽的她,有了一点运动气息,尤其是那双大眼睛,活灵活现,更有动感了。

他似乎有点满意,用纤长而好看的手指,轻拨弄她脸庞边的发丝……

唐可馨的脸,又哗地红了。

“天啊……”站在俱乐部的那头的学员们,发现剧情,居然惊天大逆转,她们一起看着在那青青的Cao坪上,总裁和可馨,像穿着白色情侣装球服的俩个人,好亲密地站在一起,总裁甚至还伸出手,为她拨弄发丝,阵阵微风吹过来,真的是好浪漫好浪漫啊……

“我的妈啊!”某个绿化部的学员,脚都软了地看着这一幕说:“我是不是在做梦啊?”

“总裁又不是给你戴帽子,弄头发,你做什么梦?”有个学员鄙视地看着她。

陈妙芝也有点惊讶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蒋天磊为唐可馨戴好鸭舌帽,然后后退一步,整体地看着她亭亭玉立的身材,仿佛有点满意,然后吩咐球童说:“给她准备七号球杆。”

********

91 果汁

“是”球童立即转身,专业地从最新的球袋上,拿出七号球杆,送到唐可馨的面前。

唐可馨接过那条钢银色的球杆,顿觉手好重,她有点无措地抬起头,看着蒋天磊。

蒋天磊淡淡地站在她的身边,伸出手指着远方的那果岭旁边,c-h-a着一根小黄旗,解释说:“高尔夫球和别样的球体一样,都是目标运动,但是它有一点和别的动运不同的地方,就是在挥球的过程中,不能看目标,所以你在挥杆之前,就要判断到目标离你有多远,才能挥杆。明白?”

唐可馨傻愣愣地点头。

“一般初学者,都会用七号球杆入门。你现在手里的这根,正是七号球杆……”蒋天磊站在唐可馨的面前,非常认真地解说。

唐可馨听了,便低下头,看着手里的球杆,的确在杆底看到了它的号数,她还是有些不明白地抬起头,看着他。

蒋天磊看着她,脸上流露一点无奈笑意,沉默地转过她的身子,让她靠向自己的怀里,贴向自己的胸膛,那将近一九零的身材,压过来的气息,创造了一股浓浓的安全感,让可馨顿时一愣,抓紧球杆在手里,动也不敢动。

头在不自。蒋天磊迎着风,腑下头,在她的耳边,好认真,用一种沉声的语调,继续说:“现在开始听我的,先暂时放松身体,双脚微打开,与肩同宽……”

唐可馨重呼了口气,应他的吩咐,微分开双腿与肩同宽而站。

蒋天磊戴着白手套的双手,轻扶在她的肩膀上,感觉到她的放松度已经足够了,便放开她的身体,拿过鞋童递给自己的球杆,站在唐可馨的身边,用心地解释说:“像我这样,握着球杆的顶部,左手在下,右手的尾指与左手的食指相*合。这样握杆,可以让你的手部力量与球杆很完美地贴合在一起……”

唐可馨边看着蒋天磊十分十分帅气的握杆姿势,她自己也很用心地模仿,低下头,让左手在球杆的下方,右手的尾指与左手相交贴,可是她怎么握,都感觉有点不对劲,她再脸露苦恼的表情,看向蒋天磊手握球杆的姿势,可是她怎么调整,都觉得有点别扭。

蒋天磊停下动作,沉默地看了她一眼,才将自己的球杆交给球童,再迈步来到可馨的身后,弯下身贴紧她的身体,脸贴着她的右脸,双手握着她的双手,为她迅速地调整握杆的姿势,彼此都带着白手套,却能感觉到彼此的强势与温柔……唐可馨的眼神有点凌乱,双手不自觉地松了。

蒋天磊在调整她手位的姿势时,感觉到她的松动,便转过脸,x_ing感薄唇微碰她的脸庞,看着她有点凌乱的大眼睛,然后说:“认真点。”

唐可馨的双眼一眨,立即咽了咽口水,低下头,下意识地让自己集中全力,按他给自己摆正的姿势,握着球杆,真的发觉顺多了,便笑说:“这样握杆,真的握得好紧。”

蒋天磊依然腑头,看着她的侧脸,发丝迎风而动,拂过她水灵灵大眼睛。

唐可馨感觉到身后一片寂静,便转过头,看到蒋天磊正沉默地看着自己,她脸一红,轻叫:“怎么?我握得不对吗?”

蒋天磊不作声,低下头,看着套着白手套的她,握着球杆的姿态,便说:“嗯。接下来听我的……”

唐可馨点点头。

蒋天磊站于可馨的身后,非常专业地双手握着她的腰间,在身后对她说:“放松身体,让自己站在球体中间的位置,膝微屈,然后伸直球杆,看着目标球,判断好距离后,球杆向上挥……”

蒋天磊就这样,手握着唐可馨的双手,与她一起握球杆,挥动球杆向后,他停了下来,手轻握着可馨的手肘,说:“你要记着,手肘的位置,在你挥杆的时候,绝对不能碰到你的腹部或许腰部位置……”

他话说完,手已经从肘部,轻移她的腰间,轻轻地一握。

唐可馨顿时感觉身体酥软,身子经不起这般挑逗,稍瑟缩了一下,蒋天磊立即从身后,轻环抱着她的腰间,再解释地说:“你要记住,挥动球杆的时候,下半身不许动,有很多新学高球的人,往往会扭动臀部的力量。”

他话说完,双手已经从腰间,轻扫到可馨的侧臀部……

唐可馨的身体稍僵硬,脸已经开始由红转白,眼神好凌乱,感觉心脏砰砰地跳。

蒋天磊侧脸看到唐可馨这般模样,便再提醒她说:“你认真点,如果不认真学,你可能就要回到刘董那里坐了。”

唐可馨稍集中精神,轻呼了口气,用心地学习怎么挥杆,边学习边弱声地说:“其实你刚才可以放过我的。只要你答应刘董,让我走,我就可以走了……他不会选择我,我是一个残缺的人,你为什么要这样做?”

蒋天磊退后几步,检查可馨身后握杆的势态,边检查边说:“你希望他发现你的残缺?他不会因为你今天这一走,明天就会放过你。”

蒋天磊话说完,便往前走,从身后环抱着唐可馨,与她同握着那把球杆,迎着清清的风儿,扬起球杆,在热烈的阳光下,彼此一起旋转着身体,同时挥动球杆,球杆迅速地在他们俩人的周围,旋转了三百六十度,嗖的一声,那白色的高尔夫球朝着远处的目标,在天空划了一道很好看的弧型,最后跌在目标旗旁!

裁判站在远处,举起小旗,吹了一个口哨。

唐可馨一脸吃惊,转过头看着蒋天磊,忍不住地开心笑了起来说:“我挥中了吗?”

蒋天磊听着这话,只得无语地笑说:“你挥中了。”

“哈哈哈……”唐可馨有点开心地拿着球杆,想跳起来,看那颗球在那里,边看边兴奋地说:“没有想到,高尔夫球这么好玩!”

蒋天磊默不作声,只是稍风度地转过身,看向面前已经一脸惺然的刘董,双眸精锐地一闪,最后才微笑地说:“刘董,我教得还行吗?”

“呃……”刘董不说话,只是有点明白蒋天磊的意思,有点婉惜地鼓掌说:“好……很好……”

蒋天磊有点不给刘董面子,转过冷凝的脸,将球杆递给球童,才看着唐可馨问:“有没有学会一点。”

“嗯。”唐可馨连忙有点开心地点头。

蒋天磊看着她这模样,便说:“高尔夫是一项讲究长耐力的运动,没有那么容易学会。你自己先练习一下。注意握手的姿势”

“哦”唐可馨点头,拿着球杆,开始十分感兴趣地试挥。

蒋天磊侧脸色淡定地走向自己的专用座,好像没有事发生地看着刘董,笑说:“今天真的是献丑了,很少教人练球。”

“那里那里。您教得十分标准!”刘董立即陪笑说。

蒋天磊看着刘董,再微笑地说:“刘董,您要不要也指点她一下?”

“不用了,不用了。有您指点,她就已经很优秀了。”刘董连忙再有些尴尬地笑说。。

蒋天磊默不作声,只是微笑地看向唐可馨依然站在青青的Cao坪上试挥球杆,倒学得有点像样,他便放松下来,接过了俱乐部的工作人员,捧来的西瓜汁,小喝了一口,才发现面前有个小小的记录本,上面写着有关酒店结构组织的记录,他顺手拿起了那记录小本,打开来第一页,就看到自己的大名赫然在目,然后他眼睁睁地看着自己大名的最前面,画着俩个小人物,然后俩个小人俩,正拿着叉叉,要叉向自己的名字,他的脸色一暗,抬起眼皮看着远处的唐可馨,她还在那里用心地挥动着球杆,不知道多有趣,他闷哼一声,然后招来俱乐部的员工,在他的耳边说了一句话。

员工听了,便沉默地点头,然后离开了。

蒋天磊等员工离开了,再凝着脸,看向唐可馨,她还在那里不知道有多专心地学着挥球,他再没好气地拿起那个小本本,看着那几俩个叉叉,那个尖啊,尖到他居然感觉到自己的头皮微微发麻,还有点隐隐作疼,他的脸色越来越难看……

唐可馨突然觉得自己爱上了这项运动,所以十分用心地学习,边摆动姿势时,边看向蒋天磊。

蒋天磊给她一点笑容。

她也给他一点笑容,然后转过身,继续挥动球杆,挥的时间颇长,就感觉自己有点手酸,刚巧听到蒋天磊让自己回来先休息一下,她便还是听话地走回位置上,刚还在犹豫到底要坐在那里,便被蒋天磊拉到他身边坐下来,手轻撑在她的椅后沿,将她半怀抱,才随手捧来了一杯苹果汁,递到唐可馨的面前,说:“玩了这么久,口渴了吧?喝杯果汁。”

唐可馨听了,真的有点口渴了,便笑接过蒋天磊的果汁,毫不犹豫地一大口给喝下去,她的脸色猛然地一变,双手捂紧嘴巴,双眼一瞪,含着那口果汁,感觉耳根发热,一阵辛辣味道,顿时窜向整个脑袋,她刚才作呕地想要喷出这杯芥茉汁——

“敢喷出来跟刘董走!”蒋天磊冷冷的声音传来!

92 任紫贤

员工更衣室的洗手间!

陈曼虹和雅慧俩人抱肩,靠在左右俩侧,听到有个人在里面不停地呕吐,一边吐一边呜呜咽咽地叫。

陈曼虹真的觉得好搞笑地摇头,啧啧啧地叫:“刚才我还收到消息说,总裁正在教我的妞练高尔夫球,我还在纳闷。难道总裁眼睛瞎了吗?”

雅慧立即瞪了陈曼虹一眼,刚才值完夜班,准备回家休息,谁知道收到消息说,总裁把可馨给留在高尔夫球场,她正一脸担心的时候,就已经看到可馨像一根箭似的冲回来,然后发了疯地往员工大楼里冲,她和曼虹便赶紧跟着她走过来,谁知道就看到她人已经跑进洗手间,发了疯地吐。

“可馨啊……”雅慧有点担心地拍着洗手间的门,说:“你还好吧?没事吧?”

里面再传来一阵强烈的呕吐声,好久好久之后,可馨那颤颤颠颠,虚弱无力的声音,才从里面传出来说:“我现在的肠子,都是辣得呛得烧起来了……”

雅慧与陈曼虹都摆着同情的脸色,往里问:“你到底喝了多少芥茉啊?”

“一整杯苹果汁,起码有一半是芥茉……呕……”唐可馨又再叭在马桶上,吐得七凌八散,吐得神智不清啊?

“你到底做了什么事,得罪了总裁啊?”陈曼虹奇怪地问。

可馨继续在里面呕吐,边吐边说:“我刚才在记录本上,写上他的名字,然后在他的名字上面,画俩个叉叉,要叉死他,被他发现了……”

雅慧和陈曼虹惊讶地相看了一眼,然后听到里面传来了马桶冲水声,可馨整个人混身虚软地趴在洗手盘上,扭开水龙头,双手捧水唰口,扑面,可是怎么洗,都感觉身体里有一股呛得历害的芥茉味道。她急得气喘喘地说:“我现在一看到绿色的东西,都害怕。”

雅慧与陈曼虹噗的一声,忍不住笑了起来。

可馨终于感觉清水刷口,缓过气来,便委屈地靠在一旁,直喘气,想起蒋天磊今天捉弄自己那模样,她不由自己地咬紧下唇,双眼珠子莫名地一瞪。

任这馨虹。雅慧看到她这表情,便一下子走过去,敲了她的脑袋一下,才说:“不要这样!再来这种眼神,你就完了。现在表现得挺好啊,有客人吃你豆腐,总裁保护你。”

“然后给我一杯芥茉吃”可馨回答她这个问题。

“总好过以前,扳断客人的手指吧?”雅慧瞪着她来看。

可馨有点无奈地看着雅慧。

陈曼虹也看着唐可馨,皱着眉说:“不好意思,我没有办法把你和总裁想到一块去,只是觉得你比较倒霉,这样你都能被刘董看中了,整个酒店都对你议论纷纷这件事,都说我御尊餐厅,出了只金凤凰!你说我开心啊,还是不开心啊?”

可馨抱歉地对陈曼虹说:“对不起……”

“别给我摆这张脸。对不起这三个字,不允许出现在本酒店,只是我给你提个醒,这个地方,真的是是非之地,不要拿你以前在酒吧这一套,放到这里来。总裁救你,一是出自同情,二也是为维护本酒店的声益和原则,你别想太多了。”陈曼虹认真地对可馨正色地说。

雅慧也蹲下来,轻扶着好朋友,也赞成地点点头说:“是的。以后没事,尽量要低调一些。这里其实还是时时充满了明嘲暗讽,稍有不慎,碰到的,就是酒店的规章制度,这里的制度,像铁一样坚硬,如果你真的做得不够好,亮在天底下,谁也保不了你。以后没事,也不要多管闲事。明哲保身啊”

唐可馨听了,便默然地点头,说:“我知道了。我以后会小心注意。”

“起来吧。”雅慧小心地搀扶起可馨,心疼地为她擦去脸上的雨珠。

陈曼虹看到她们俩人友谊情深,便摇头笑说:“我说,唐可馨啊,你真的很幸运,这一生有这么一个朋友,想你所想,做你所做,你也该知足了,好好干吧,别给她丢脸。”

唐可馨转过头,看着雅慧,真心默契地一笑,然后三人便一起到餐厅吃完中午饭,才有说有笑地绕过大堂,签了下午卡,准备各自回去上班,或许回家休息,谁知道刚才转身,就已经听到了一阵整齐的高跟鞋脚步声,大家愣了一下,就已经看到冬英,总经理,大堂副理,甚至曹玉晴都一起快步地往外走。

“怎么回事啊?”陈曼虹看着上班时间,还有十几分钟,便借一边签名,一边往外看。

雅慧低头想了想,才恍然大悟地说:“我知道了。今天是总裁未婚妻回国的大日子,然后要在总统套房入住,借七楼的宴会厅,今晚就办自己的时装展。宴会部的员工已经忙得不可开交了。”

“哦?”陈曼虹听了,便十分有兴趣地转过头,看着前台接待的三个员工,是不是确有此事?

三名员工微笑地点头。

“那倒要看看。”陈曼虹十分十分有兴趣地靠在前台侧边位置,看出大堂外。

此时海风凛烈!

冬英与总经理,还有众经理,还有总统套房管家部的管家,她的御用法国厨师都纷纷站在大门外,果然看到没有多久,远处飘来了一阵馨香,弥漫在海风里,扑面而来。

“好香啊……”大堂处有人纷纷称奇地说。

冬英仰脸看到远处的滨海大道,缓缓地驶来了一辆黄色的兰博基尼爱马仕跑车,全球限量也不过十部,就这般迎着风吹来了,身后跟着任家的保镖团,驶离小姐将近一里的位置,没敢跟得太靠前,所有人看到,便立即快速地走出门外等待着。

爱马仁跑车利落地停在红毯前,车门迅速地打开了,里面走出一个时尚打扮的x_ing感美人,她将近一七零身高,穿着黑色高领雪纺短袖衬衣,黑色紧身九分裤,趿着十二厘米恨天高黑色高跟鞋,披着及腰的长卷发,戴着黑色的超大墨镜,仰脸微笑地看向所有人,微厚的嘴唇,爽快地一笑。

“任小姐,欢迎您回国”冬英站在紫贤的面前,微笑地致意。

任紫贤看向冬英,凝视了半刻,才伸出戴着超大蓝色妖姬戒指的左手,摘下了那副墨镜,顿时看到好美的一双单凤眼,看人的时候,干脆,有力,透着一种成功女人闪闪发光的气息,她亮着甜润而清脆的嗓音,对着冬英笑说:“冬英,好久不见。半年了,我和你总裁半年没见面,其间真的是辛苦你在其中为我们传达消息。”

“您太客气了,这是我应该做的。”冬英立即弯腰说。

“这不是你应该做的,你应该做的是让我完美的未婚夫,亲自打电话给我,所以有时候,还是不能太由着他。别介意,这句话不是针对你。放松。”任紫贤微笑地说完话,先是看了一眼面前的高层,再环视了一下亚洲酒店的大堂,依然气派堂皇,她满意微笑地问:“海洋馆西餐厅的大堂,那张非洲流水线地毯,换了吗?”

“已经换了。”冬英立即说。

“嗯!我先上去休息一会儿,做个SPF,调整一下时差,稍后我就到海洋馆用餐,今晚我的时装秀,记着要换上我从法国空运回来的金属椅子,我今晚的服装,以金属为主题。”任紫贤话说完,便已经轻展笑意,迈着国际时尚舞台独有的猫步,利落x_ing感地往前走,那国际标准身村,被她今天这身打扮,展现得淋漓尽致,坚挺而完美的胸部,纤细的小腰,紧身黑色九分裤,那双腿修长得如同铅笔般,走起路来,天然风韵……

冬英立即领着总经理各人跟随而来,其后从黑色轿车中走出来的,是任紫贤的团体人物,SPF馆的按摩师,发型师,服装师,美甲师,美容师,还有一系列的助理,纷纷跟在其后,入住本酒店最高级的套房。

“天磊呢?”任紫贤边经过前台接待处,边笑问。

“他正和刘董在法国餐厅用午餐。”冬英立即说。

任紫贤停下脚步,x_ing感地转过身,那双美丽的单凤眼,折s_h_è 出质问的神情来看着冬英。

冬英有点紧张地低下头。

任紫贤转过头,脸色有些不悦地想了一下,才问:“我的总统套房准备好没有?今晚时装秀后,我要开私人PARTY”

“已经准备好了,按您的吩咐,定下白金总统套房,各地方全铺满您喜欢的百合花瓣……”

“你总是这样。”任紫贤突然转过身,对着冬英微笑地说。

冬英稍不解地抬起头,看到任紫贤的脸上依然还是浮现笑容,却感觉到一丝不悦,藏在眼神里,她的心有点凉,紧张地说:“任小姐,您的意思是……”。

“为我准备好总统套房,准备好花瓣,准备一切,看起来都那么精心标准,那为什么在我下车的这一刻,我的未婚夫却和别人在用餐?你作为他的近身秘书,拿那么高的薪金,怎么连我最需要的,你却准备不好呢?”紫任看着冬英,问。

******

93 心软

“真的很抱歉,是我的错,您请原谅。”冬英十分抱歉,低下头。


友情链接

© 2013-2019 All right reserved. 苍井空小说网 版权所有

言情小说 色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