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苍井空小说网

首页 激情小说 乱伦小说 人妻小说 武侠小说 校园小说 另类小说 黄色小说 性爱小说 色情小说

《豪门风云Ⅰ总裁的私有宝贝总裁的赔身小情人》作者:韩祯祯(8)

发布时间: 2020-09-04

点击次数:

紫贤安静地看着冬英那隐忍与内敛模样,透一股深深的忠心,她突然一阵微笑地说:“忠心是好事,只是有做人,不要太纯粹,要未雨绸缪啊。”

冬英的脸色微苍白,弯身说:“是的。谢谢任小姐您的提醒。”

“原谅我,我只是一个但求完美的人,所以有时候,总是不能忍受身边人有瑕疵,尤其是天磊的近身秘书。我与他都共同欣赏你。”任紫微笑地把话说完,便优雅地转身,走进电梯,让自己的秘书丽娜为她关上门。

所有人全都禁声站在门外,弯身下礼。

“啧啧啧。”陈曼虹站在那里直摇头,笑说:“看看吧?这就是开着三点八亿兰博基尼的女人,应该有的态度,丝毫不妥协,就连男人,也不妥协。所说,一个女人的态度,决定一切。”

“可是……”雅慧想起三年前在雨中那一幕,如沫靠在蒋天磊的怀里,那么温柔如水,她继续幽幽地说:“可是她面对的这个男人,不会是那么好驯服的吧?我刚才感觉她随时都有一种准备作战的姿态。”

“我就是喜欢她这副作战的态度。如果一个女人,不会作战,就代表了她已经向丑陋和被抛弃妥协。”陈曼虹耸耸肩,把自己想像成某人高贵的未婚妻。

雅慧和可馨一起转过头看着她。。

“看着我作什么?”陈曼虹一下子看着雅慧和可馨说:“你们觉得我说得有什么不对吗?像你们永远都是T恤加牛仔裤,又怎么懂我们这种人,穿上一件GUCCI在身上的时候,所散发出来那种精致与矜贵的感觉?我真的很欣赏我们亚洲集团未来的女主人。她所到每个地方,每个地方,都一定会有一种浪漫而高贵的感觉散发出来。”

雅慧呵的一声,笑起来,有些难以理解地指着电梯那个方向,苦笑着说:“您的意思是……刚才她把未婚夫不愿意见她的错,归咎到刘秘书身上,那是因为她高贵的气质?”

“那当然。”陈曼虹立即亮着眼神,看着雅慧爽快地说:“这本来就是秘书的错。这怎么可能是总裁的错?总裁日理万机,怎么会记得这些事?你秘书难道就没有提醒的必要吗?”

唐可馨有点神奇地张大嘴巴来看着陈曼虹这个把没理的东西说成有理的,怎么这样不要脸?

“亲爱的,你能和我做朋友,真是我的荣幸”雅慧无力地笑着说。

“Ofcause。”陈曼虹又再轻整理发髻,谁知道话才说完,制服袋里的微型电话机,响了起来,她随手拿了起来,调整频道说:“嗯。说吧。”

“经理。”雯枝有点紧张的声音传来:“刚才白金总统套房的管家,打电话到餐厅,说要我们送一瓶“樽王”的雪利酒上去,因为任小姐要喝雪利酒来帮助入眠,顺便调整时差。

“什么?”陈曼虹吓得半跳,拿着对讲机,说:“我立即上去。。”

陈曼虹拿着对讲机,忽忽忙忙快步地往餐厅上走,可馨也想转身往楼上走,谁知道被雅慧一拉,她奇怪地转过头,看着雅慧问:“怎么了?”

“可馨。”雅慧似乎预感到什么,将她拉到暗处,再小心地叮嘱说:“我和你说,你能进亚洲大酒店,真的是总裁那天天灵盖被雷劈了。”

唐可馨有点惊奇地看着雅慧,忍不住一笑。

“你别笑。”雅慧再着急地握着可馨的手说:“我不管什么时候,他再怎么大发慈悲,我都会永远记住,你在出事的时候,我给他打电话,他说一切都和你无关的无情,还有当时发现你晕倒在雨里,我求他送你一程,他无动于衷的残忍。我对这个男人没有信心,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收留你,可是我希望他能尽快地忘记这件事。忘记你在这酒店这件事。所以,不管你是一个怎样有才华的人,收起你的锋芒!好吗?千万千万不要看到不公平的事,或许需要帮助的事,挺身而出。你就当我自私也好,无情也好。我现在只想保你周全。我不想你再去那种y-in森森,灰暗的地方去上班了。拜托。”

唐可馨看着好朋友,看着她那关心急切的表情,便无奈地笑说:“我在你的眼里,我有这么心地善良吗?没事的, 我答应你……我会小心谨慎地照顾好自己,谁的闲事,我都不会管。”

“你发誓。”雅慧再紧张地说。

“好吧……我发誓……”可馨看着好朋友失笑地说:“我不会多管闲事,谁的闲事,我也不会管我。我发誓。”

雅慧有点放心地看着唐可馨,才说:“那就好,你去上班吧。小心一点。今晚早点回来,我睡醒了,给你做鱼香茄子吃。”

“嗯……”唐可馨看着好朋友再笑说:“我知道啦,不用担心。快去吧。”

雅慧想了想,便只得点头,转身离开,可馨也微笑地转身,走进电梯,按下楼层,电梯门才关紧,便想起刚才任紫贤美艳动人,骄傲干脆模样,再想蒋天磊那人捉摸不定,冷漠无情的模样,她低头无奈地一笑,电梯门打开,她刚才走了出来,就已经看到陈曼虹一把抓住小柔的后领,将她整个人像拧j-i一样地拧进餐厅。

可馨奇怪地想了想,便也跟进了餐厅,看到陈曼虹继续拧着呜呜咽咽要哭的小柔,扔进酒水间,曹英杰也一脸严肃地走进酒水间,她疑惑地想了想,便也好奇地跟进酒水间,就已经看到陈曼虹站在小柔的面前,指着“樽王”酒架上的所有的雪利酒,说:“快挑!我们未来的总裁夫人,今天心情有点不好,而且还坐了长途的飞机,口味一定很淡,你试着挑一款。”

小柔苦着脸,低下头, 好紧张和害怕地说:“我……我……我不会……”

曼酒馨点。“你不会”曼虹生气地看着小柔说:“你和我说,你不会?上次总理的宴会,你不是表现得很好吗?而且劳伦斯先生还大赞特赞你。。”

小柔这次真的是哑巴吃黄莲,有苦说不出来,她的大眼珠子一闪,就立即看向刚才走进来的可馨求救。

可馨一阵无力地看着小柔,刚才想走上前,想到雅慧的话,她又犹豫地低下头,轻叹口气。

小柔看到可馨这样,更是要哭了起来,呜呜咽咽地说:“我……我……我只是懂一点点。我怎么敢……怎么敢给任小姐挑酒?这样会死人的,经理……”

“你如果不挑,我们才死呢。”陈曼虹生气地看着小柔说:“现在整个酒店,都知道我们御尊餐厅出了一个懂红酒的人才,还被劳伦斯先生准备派去WEST学习,如果你现在连一瓶酒,都不会挑,我的脸往那里搁?”

“好啦,你别为难她了。她可能也真的是懂那么一点点,如果她真的这么历害,还在我们餐厅呆这么久,傻这么久?”曹英杰伸出手,轻抚着小柔的脑袋,维护她说:“现在当务之急是,我们的总裁夫人说要雪利酒,要的是那款啊?”

“我要知道,还用得着找她啊?”陈曼虹生气地说:“我虽然没有见过总裁夫人,可是我上次听雅慧说起她有次到海洋馆餐厅用餐,差点尝遍了她们餐厅三十几种红酒,没有一款让她满意的,开了瓶,闻一下,就拿走,甚至因为这件事,问责了三名经理,俩个侍酒师,说他们连食物和红酒最基本的感觉都不懂。提起这件事,雅慧到现在,还心惊胆颤,她今天走运,昨晚值夜班,不用当枪头鸟。今天真的是不应该夸她,夸到自己家,砸脚了。”

唐可馨好安静地听着,边听边慢慢地挪动着身子,脑子里想的是雅慧的叮嘱,心却慢慢地因为小柔的无措而软化了,她轻叹了口气,默默无声地戴起白手套,来到“樽王”的酒架上,缓缓地浏览上面雪利酒的品种……

“那怎么办?”小柔再有些紧张地看着经理问。

“你问我,我问谁啊?”陈曼虹责怪地看了小柔一眼,才再正色地说:“小柔,给自己一点信心,拿出一点本事来,挑几款。快!如果你表现得好,我一定一定会多向经理会提携你!让你更早通过WEST的考试!”

小柔立即哭着脸,吓得整个人六神无主地抬起头,刚巧看到唐可馨沉默地来到一瓶雪利酒的面前,悄然无声地拿起来,轻轻地擦了擦上面的瓶身,再摆放回去,然后再安静地走开,她的脸色一收,立即有点惊喜地走过去,拿起刚才可馨擦完的雪利酒,看了一下年份,1997年的“樽王”雪利酒,她马上好有信心地捧起这瓶酒,有点惊喜地说:“就这瓶!”

94 等着吧

小柔拿着雪利酒,有点不得主意地看向可馨。

可馨站在远处,沉默地点点头。

小柔再肯定地看向经理说:“就这瓶!”

陈曼虹与曹英杰俩人相看了一眼,再凭他们俩人各自对雪利品尝的经验,再挑了一瓶1996年份,以及2000年份的雪利酒,放在沙丽推过来的餐桌上,然后侍应生在三瓶雪利酒的周围,摆满了朵朵妖冶亮丽的蓝色妖姬,再摆上一张小小的御尊餐厅的小卡片,置于花丛中,打开来,上面用莹光紫的颜色,写了俩句蓝色妖姬花语:永恒的美,永恒的爱

酒水间的同事,再挑来了俩只郁金香杯子,在每杯身下方,绑上了俩朵香槟玫瑰。

陈曼虹十分十分仔细的观察面前摆放着的雪利酒,还有蓝色妖姬,看看花瓣有没有凋谢,再留意到雪利酒摆放的位置,确定准备无误,才说:“小柔,跟我一起上去!”

小柔听了,吓得瞪大眼珠子,倒抽一口气,立即紧张地说:“我……我?”

“当然是你!这酒你挑的,肯定有你一定的道理。”陈曼虹再伸出手,轻碰了一下那朵蓝色妖姬,感觉它鲜艳欲滴,饱满美丽,便才满意地转身,让沙丽推着餐车往外走。

“可馨……救我……”小柔趁所有人全都走出去,才站在门口,看着唐可馨苦着脸说:“我好怕……”

唐可馨咬紧下唇,看着小柔那楚楚可怜的模样,她便悄声地说:“放心吧。如果没有食物作对比,也没有其它红酒当参照,纯粹只是因为长途旅程,相滋润一下口感,这味道的雪利酒,刚好合适。如果有什么事,我在这边的频道是13,你把对讲机拿好了。”

“嗯嗯!”小柔听到可馨这句话,便有点放心地点点头,然后转身跟着陈曼虹走了出去。

白金总统套房!

十数保镖严肃地站在总统套房门外,冬英与随行的秘书,还有总经理也守在奢华的回廓间,没敢擅自进入,偶听到里面传来了任紫贤握着电话,用法语讲电话的轻颦笑语,一阵阵幽香从门内漫溢而出,每人闻着这阵馨香,都没敢放松,时刻让自己提高警惕。

电梯门叮的一声打开来。

陈曼虹最先迈着优雅的步伐走出来,然后淡然地转身,看着沙丽小心翼翼地推着餐车走出来,小柔在身后,脸色有点苍白地跟着。

冬英和霍明看到陈曼虹走出餐厅,便随步走过去,在保镖检查完餐车后,才柔声地说:“雪利酒准备好了没有?”

“准备好了。”陈曼虹微侧身,手轻扬向餐车。

冬英和总经理,还有负责总餐饮部的李经理,一起看向三瓶雪利,十分优雅而安静地摆放在蓝色妖姬之间,便再不放心地问:“你确定这三瓶酒,适合任小姐的心意?”

“这三瓶酒,都是我和曹经理,还有曾经得过劳伦斯先生赞赏的侍应生一起挑选的。”陈曼虹立即说。

霍明凝思想了想,便才说:“推进去吧,小心侍候。”

“是”陈曼虹轻呼了口气,才准备就绪地领着沙丽,往前走至缕花的总统套房大门前,轻轻地敲了敲,用轻柔缓慢的语气说:“任小姐,我是御尊餐厅陈曼虹,为您送雪利酒进来了。”

稍后片刻。

总统套房左侧的密码灯,轻一亮绿色,门格的一声,被打开,总统套房管家,年过四十,最有经验的亚洲大酒店总统套房管家许皓林,身着黑色的制服,站于门边,先是正色地看了陈曼虹一眼,才说:“陈经理?雪利酒已经准备好了?”。

“是!”陈曼虹立即微垂下头说。

“进来吧。”管家为其打开总统套房大门,迎面一阵清爽海风扑面而来,光趟明亮的大厅,处处精致地摆放着各式明贵的欧式家具,而诺大的百平方大厅外,便一座露天的泳池,泳池中央,有个雅典娜雕像,潺潺流出清澈泉水,游池周围摆放着艳红玫瑰,朵朵饱满,鲜丽,水珠莹莹……

陈曼虹没敢细看周围的环境,便令沙丽推着餐车,小心地走了进来。

管家领陈曼虹推向厅中央,便才立即豪华大厅,走向左侧的回廓,总统套房部的侍应生,训练有素地沙发茶几上,摆放上一碗羊脂白玉盛装的清泉水,再往清泉上,放上几根袖珍翠竹,然后收拾起n_ai白色的沙发抱枕,换上刚才任小姐刚吩咐的黄金抱枕,气氛是那么那么那么的压抑。

陈曼虹都不免有点紧张地重呼了口气,双眸轻眨,才稍抬起头,想打量周围的环境,便已经听到一阵清脆的声音,说:“今晚是我国内首秀的时装展,如果您不来,那就不太给面子了,瑞奇,就凭我们俩个人的交情,难道还不能邀请您?”

陈曼虹他们听到这带了一点慵懒笑意的声音,传了出来,她们即刻禁声站在一旁。

任紫贤微笑地穿着深紫色真丝吊带短睡裙,外披着淡紫色缦纱长披肩,稍s-hi沥着卷发,x_ing感妖野地走了出来,那双诱人笔直长腿,在摆动间,引人想入非非,经过陈曼虹的身边时,飘来了一阵十分十分传奇而好闻的自制型香水味,这款香水,是她幕后一个香水公司,专根据她的肌肤香气,寻找最贴她香体肌肤,所钻研的香水。

“今晚一定要来,我等你。”任紫贤微笑地说完话,人已经坐在柔软的沙发上,佣人立即用纯玉的托盘,送来了一条飘着橘子精油的手帕,送到她面前。

紫贤半含笑地接过手帕,擦了擦纤纤玉手,十只紫色的指甲油,映照她纤纤玉指,雪脂的诱人。

陈曼虹领着沙丽,推着餐车,来至紫贤的身边,站于一旁,屏声静气地等待着。

紫贤擦完手,将手帕扔进银盘里,才缓缓地抬起头,用好妩媚却透着一点冷的模样来看着曼虹。

陈曼虹的双眼一闪,再不敢作声。

紫贤上下打量着陈曼虹那有点精致像混身儿般的小脸,那丰满的胸部,圆混的腰,和修长的腿,她微微一笑,用刚才从法国回来,中文有点软绵的调,说:“你是……”

“任小姐,你好,我是御尊西餐厅陈曼虹……”陈曼虹立即介绍说。

“经理可以涂这么红的口红?”紫贤看着陈曼虹,问。

“呃……”陈曼虹的心脏哗地一凉,连忙低下头说:“很抱歉,今天涂多了一层,怕失礼了客人。”

“你颜色太深,会让对客人引起很不好的视觉效果。”任紫贤接过佣人捧过来的温开水,稍啜了一口,透明般嫩滑的肌肤,因沐浴过后,菲红迷人。

如果这句话给曹玉晴那只老母j-i听见,她肯定会笑自己三千年。站在这里,陈曼虹连这个世界上,唯一的仇人都不恨了。陈曼虹继续柔和地微笑说:“谢谢任小姐您的意见,我以后一定多加注意。”

“雪利酒送上来了吗?”任紫贤媚目看了一眼,餐车上的雪利酒。

“送上来了。有1996,1997,2000年份的雪利酒……”陈曼虹还没有说完……

“陈经理做人,有很多重标准吗?”紫贤抬起头,看着陈曼虹,很有兴趣知道这件事。

“啊?”陈曼虹不太明白这句话,便稍松动了语气,有点疑惑地看着任紫贤。

任紫贤依然好妩媚地笑起来说:“我和你说,我要喝雪利酒,然后你给我送三瓶上来,如果你没有自信,让我一瓶就满意,你凭什么当经理?”

陈曼虹微咽喉间,有点脸色发白,额前浸汗地说:“真的很抱歉,因为我们“樽王酒庄”的雪利酒,品种多样,多年份可供选择,因为不知道您长途旅行,适合那种口感的酒水,所以……”

“所以你就送三瓶上来让我选择?”任紫贤看着陈曼虹,真的有些无奈地笑说:“你有见过,最好的厨师,会因为客人点一份菜,而给他送三份佳肴可供选择吗?每样都尝一口?那另外俩份餐点,你来赔偿损失?我从来不会因为我是这酒店未来的女主人,而暴殄天物,我只是希望你们能更专业一点,在我们没有表达出意愿的时候,你们就已经为我们所想,这才叫贴心,明白吗?如果什么事,您都给我三个标准,我为什么要选择这个酒店?”

陈曼虹的脸色有点难看,却拼命地压下情绪,努力微笑地说:“是的。谨听您的教诲,我以后一定一定会更加努力,为酒店的每位客人效劳。”

“效劳就不用了,以后注意点,开酒吧,不用多说了……”紫贤一语带过。

陈曼虹努力地摆正脸色,转过身看向沙丽。

沙丽立即点头,利落地拿起1996雪利酒,刚要开启,紫贤脸微仰,表情有点严肃地看着沙丽说:“您作为亚洲大酒店西餐厅领班,居然在1996,1997,2000年的雪利酒里,挑1996先开?”

沙丽吓得花魂失色地拿着开瓶刀,手都在抖得说不出话来……

“抱歉!”陈曼虹立即对着任紫贤说:“她可能是因为有点紧张……”

任紫贤再有点质疑地看着沙丽,稍沉吟了一会儿,才决定说:“继续吧……”

“我来……”陈曼虹戴起白手套,很小心地接过开瓶刀,然后拿起2000年的雪利酒,放在餐台上,先横切红酒塞边沿,利落地解决了外橡皮包装,然后旋转开瓶尖刀,顺利地打开了酒塞,将酒放至一旁,用等待醒酒时间,先将木塞送到紫贤的面前……

“不用了。2000年的“樽王”,那年雨水太饱,导致葡萄的水份过多,糖份不够充分,所以那年的雪利酒,甜润不足……这种酒怎么适合我?”紫贤直接淡声地说。

陈曼虹刹时一愣,便立即再将木塞递给沙丽,放置好2000年的雪利,再拿起1997年的雪利酒……

紫贤看了一眼那瓶雪利酒,默不作声。

小柔紧张地站在经理的身后,好着急好着急地看着经理……

陈曼虹紧张地开启1997年份的雪利酒,边开,心里边想,或许把“御尊餐厅酒水间所有的雪利酒开完,她都不可能会满意……酒塞开启后,在醒酒的过程中,再想将酒塞送到任紫贤的手里……

任紫贤接过木塞,稍闻了闻,便沉脸放回木塞说:“就这瓶吧。”

“是”陈曼虹立即调整醒酒时间。

任紫贤这个时候有点困倦,刚才倚在沙发上想休息,电话却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她微睁开眼睛,果然听到管家说,这是蒋总裁的电话,她的眸光里终于浮现今天第一点温柔,伸出手,接过手机,放到耳边,轻轻的一声: “喂……”

“什么时候到酒店的?”蒋天磊的声音,沉声地传来。

任紫贤不作声,闭上眼睛,脸上微扬娇嗔的态度,说:“你还记得我今天回来?”

“我在和刘董谈些公事。我晚上过来陪你用晚餐。”蒋天磊说。

紫贤拿着手机,站起身来,走向落地窗前,看着外面的露天泳池,还有泳池外的万丈城市全景,柔声地说:“过来陪我用晚餐,是什么时候?”

“忙完。”蒋天磊利落的俩个字。

紫贤有些不满意地说:“如果你没有忙完呢?”

“那你就先吃,我找时间陪你。”蒋天磊再说。

紫贤的眼神一热,握着电话,胸膛稍起伏地说:“如果你永远忙不完,那么你就永远不用过来了?”

“总有忙完的时候。”蒋天磊说。

紫贤气得握紧手机,冷脸地说:“那你就永远不用过来!我这里不欢迎你!!”

她话说完,十根纤指握紧手机,愤然地转过身,看到陈曼虹已然为自己倒了一杯雪利酒,她二话不说,没等所有人开口,就捧起那杯雪利酒,一饮而尽,谁知道刚才喝进去,一阵恶心的感觉,让她的脸一苦,喷的一声,将雪利酒吐回酒杯里,厉声地问:“这是谁挑的雪利酒!!?”

所有人惊慌地看着紫贤大怒的表情,都没敢说什么,门外面的冬英与总经理也匆忙地走进来,看到紫贤所愤地收紧睡袍,转过身,正生闷气,他们立即上前,看着一脸紧张的陈曼虹与小柔问:“这是谁挑的酒?”

“这……”陈曼虹看了一眼任紫贤那愤然的背影,她硬着头皮说:“是……是我……”

“不不不,这是我……我自己挑的!”小柔立即紧张地走上前,苦着脸说:“是我自己的!真的是我,不关经理事。任小姐,都是我的错。”

紫贤此刻脑海好乱,没有办法集中精神。

陈曼虹伸出手,抓住小柔的手臂,想阻止她往下说,谁知道不小心碰跌了放在她制服浅口袋的微型对讲机,对讲机一下子摔了下来,然后不小心打开了频道的开关,里面即刻传来了可馨的声音说:“小柔?事情怎么样了?总裁夫人满意这瓶酒吗?你千万别害怕,我挑的这瓶1997雪利酒,是近十年里,糖份最强烈的雪利酒,你放心吧,这瓶酒,她一定会满意的!不用担心。”

陈曼虹和小柔同时吓得脸色苍白地看着地上的对讲机!

任紫贤也脸色一冷,转过头,看着地上的对讲机,脸上微扭曲,最后按捺下来,却有丝愤怒地问:“这人是谁?为什么御尊餐厅,竟然挑一瓶雪利酒,都这么鬼鬼祟祟!!”

陈曼虹和小柔她们全部人都不敢作声,只是有些紧张地站在那里。

任紫贤看着她们俩人,再严肃地问:“我问你们,她是谁?”

“她……她……”陈曼虹实在不理解地转过头,看着小柔。

小柔死咬牙,握紧拳头,就是不愿意供可馨出来。

任紫贤看着她们这么坚持,脸色一冷。

***

酒水间!

可馨好担心小柔,生怕她出什么事,便拿着对讲机,在红酒间,走来走去,直至房门猛然地被人打开,突然走进来俩名保镖,一脸严肃地看着唐可馨!

唐可馨吓住地看着俩名保镖,心里哗地一凉。

没有多久,御尊餐厅的酒水间,门轰然打开,然后餐厅里所有的服务生,个个神色怪异地看着唐可馨神色紧张地走出来,身后跟着俩名任小姐的保镖,领班雯枝立即飞扑出去,没有多久,曹英杰从厨房飞跑出来,就已经看到俩名保镖,把可馨给带进电梯,他一下子飞跑到电梯处,用手一挡住电梯缝,奇怪地问:“出什么事?为什么要带走我的员工?”

“任小姐有事找她。曹经理就不用过问了”保镖认得曹英杰,便不敢过份,只是说明了原委,才将他的手挥开,按下关门健。

他愣了地看着俩名保镖夹着的唐可馨……

唐可馨也一脸苦相地看着曹英杰。

“出什事啦?”曹英杰稍高声地问,可是刚才问完,电梯已然关上,他转过身,重呼了口气,才想,这段时间,踏门神了是吧?怎么我们餐厅老出事啊?

***

总统套房。

众人个个都十分紧张着急地站在客厅内,低下头,没敢作声。

任紫紧倒已经平静了,抱着肩坐在沙发上,面前的餐桌上,还摆放着一瓶1997年的雪利酒,木塞摆放在一边,仿佛要掉了下来。

冬英有些时间地提起手腕,看着时间渐逼近,她有点紧张地想掏出手机,却在这个时候,总统套房的门打了开来,俩名保镖亲自送着唐可馨走进总统套房内,才说:“任小姐,唐可馨带上来了。”

任紫贤的美眸一闪,稍转动眼神,平静地看向刚才走进来的女孩,穿着黑色的制服,修长的身材,销瘦得有些惹人怜爱,理着平短发,灵活大眼睛,好传神地亮着,尖尖的鼻翼,有点x_ing感,紧抿的嘴唇,却依然看出她的那点粉红唇瓣,色泽迷人,柔软甜润,仿佛随时等人劝尝上一口。

“你就是唐可馨?”任紫贤看着唐可馨,倒有丝平静地问。

可馨好紧张地站在这奢华得让人压迫的地方,没敢抬头看面前坐在沙发上的人,只是快要窒息地说:“是……是……”

“1997年雪利酒,是你挑的?”任紫贤淡淡看着可馨那嫩滑的脸,却意外地发现她的左脸,藏着一些疤痕,她稍疑惑地皱眉,再深深地看了她一眼。

“是……”可馨紧张得说不出话来,发现进到这酒店还没有几天,就不断地受惊吓,吓得人心脏病跳。

“不关可馨的事!”小柔立即上前苦着脸说:“一切都是我的错,因为她在红酒区上班,所以我才让她帮我,她什么也不懂,只是因为看了一些我们办公桌上的书,懂了那么一点。都是我逼她,她才帮我挑的雪利酒,任小姐,如果您要生气,就生我的气吧,都是我的错。”

陈曼虹无奈地垂下头。

紫贤呵的一声冷笑,抬起头看着陈曼虹,脸上终于不悦地说:“陈经理,您居然让一位酒水间的员工,什么也不懂,就给我挑酒?”

“这……”陈曼虹真的是有苦说不出,再咬牙切齿地转过头看着小柔和可馨。

小柔和可馨立即低下头,齐声地说:“真的很抱歉!”

“我困了。你们都下去吧。”任紫贤突然站起来,经过秦可馨的身边,才说:“既然这么有担当,那你就好好站着,没有我的允许,谁也不许带她走!就让她捧着这1997年的雪利酒,好好反省自己!”

陈曼虹有点着急地看着唐可馨垂立在一旁,那可怜的模样,便才想求饶,却看到冬英使眼色,她便实在没有办法地叹了口气,和小柔她们离开了。过那过她。

唐可馨轻咬下唇,低下头,不敢作声。

“可馨……”小柔突然伸出手,轻握着可馨的手,刚才想要哭,可馨立即安慰地拍着她的小手说:“快下去吧,没事的。没事。她不满意这酒,是我的错。不是你的问题。快去”

“对不起……”小柔再抱歉地看着可馨。

“走吧,死丫头!”陈曼虹气得脸发绿地瞪了可馨一眼,才说:“你好自为之。你怎么那么多事啊?”

唐可馨实在无奈地低下头,站在原地,看着管家递给自己一个纯银色的托盘,托盘里放着那瓶1997年的雪利酒………她无奈地接了过来,看着这瓶其实好尊贵的雪利酒瓶身,飘着好美如丝的蝴蝶图案,上面正是“樽王”的标志,她委屈地轻抿嘴唇,才抬起头看着管家说:“您好,能不能把雪利酒的酒塞给塞上?不要浪费了这么一瓶好酒”

管家瞪了她一眼,才半含笑地弯下身,拿起酒塞,把雪利酒给塞上,才说:“慢慢等着吧。”

95 又碰上了

陈曼虹砰的一声,推开茶水间的门,然后将小柔整个人给摔了进去,然后气得脸部扭曲,颤颤颠颠地指着小柔那畏缩得要哭的样子,本来想扯嗓子来骂,可是一看到她那可怜的样子,她深深地吸了一口气,想起今天在总统套房,受到任紫贤的侮辱,她就气得直跺脚,啊的一声尖叫出来:“为什么?为什么我当时要收留你和唐可馨俩个废物!!”

小柔吓了一大跳,脸色都发白地看着陈曼虹,说:“经……经……经理……”

“出……出……出什么事了?”曹英杰连忙和俩个领班走进来,马上就要看到陈曼虹气得嘶开牙齿,要甩出鞭子,这一下去可不得了,曹英杰连忙走上前,抓住她的肩膀说:“喂喂喂!有事好好说!”

“我没有办法好好说!我快给这俩个废物丢脸丢到家了!我从来都没有试过这么沮丧过!自从那个唐可馨来之后,我就接二连三的事,没完没了了!我真的是后悔,我后悔死了,当时为什么要收留唐可馨那个废物!!”陈曼虹气得脸色都发白地转过脸,怒瞪着小柔!!

小柔立即缩在墙角,低下头。

“你啊!!你啊!!真不懂的时候,你就说不懂嘛!!为什么要求唐可馨那个废物啊?她本来就什么也不懂!!你看她挑的雪利酒?把任紫贤给气成那样,再怎么样,你不是得到过劳伦斯的尝识吗?你这个废物,怎么就愿意听别一个废物的话啊?你脑袋坏掉了啊?”陈曼虹再嘶着嗓子给嚷出来!

小柔的双眼通红,抬起头看着陈曼虹,忘记了可馨的叮嘱,说:“经理。您都不知道可馨有多历害,她才看几天的书,她就懂很多很多红酒……”

“所以今天任紫贤把你们一个俩个给喷得没点尊言!!”陈曼虹想起这件事,自己也有些责任,管不住的虚荣心,她一下子哇的一声,恨不得找块地,把自己给埋了,她直跺脚说:“真的是丢脸丢死我了!!你们懂还是不懂,也不应该在任紫贤面前出什么错啊?她那人,如果记恨,会记一辈子的!”

“没有那么严重吧?”英杰不太相信地说:“再怎么说,也是蒋总裁的未婚妻啊,大家闺秀,怎么会把一个小小的员工,放在眼里?”

“你懂什么?男人什么时候懂过女人?”陈曼虹气得肺要爆炸地转过头来看着小柔说:“你看看今次的烂摊子,怎么收拾?要么你走,要么可馨走!!到最后,你们俩个什么也没有得到?这种相互帮助,其实是在害了你们彼此,知道吗?”

“我知道,我知道。可是我真的好害怕,所以才求可馨帮我。她真的对我很好,是我害了她,我自愿离开。小柔抿紧嘴唇,双眸含泪。

“拉倒吧你,现在的结果,轮得到你们决定吗?”陈曼虹急得直喘气。

“那……可馨怎么办啊?”曹英杰有点担心可馨地问。

陈曼虹也有些担心地急叹口气,没好气地说:“还能怎么办?等着吧!不知道会不会有天皇老子来救她,可是……我估计,这次天皇老子也救不了她!唉!”

曹英杰站在一边,不作声。


友情链接

© 2013-2019 All right reserved. 苍井空小说网 版权所有

言情小说 色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