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苍井空小说网

首页 激情小说 乱伦小说 人妻小说 武侠小说 校园小说 另类小说 黄色小说 性爱小说 色情小说

《豪门风云Ⅰ总裁的私有宝贝总裁的赔身小情人》作者:韩祯祯(9)

发布时间: 2020-09-09

点击次数:

总统套房。

时间已经过去三个小时。

唐可馨已经捧着那盘雪利酒,站在客厅中央,累得双手已经发麻,额前开始溢出冷汗,却依然捧紧那瓶雪利酒,动没敢动。

在这段时间,管家与佣人,还有来往的工作人员,在她的身边来来回回走了过去,准备今晚任小姐时装秀后,开的小型j-i尾酒会,他们经过可馨的身边时,都有些同情地看着她。

可馨没敢作声,只是有些无奈地低下头,知道自己当时帮小柔第一次,就已经错了,或许她没有想到,这个庞大的酒店,或许你可能一辈子都默默无闻,或许你稍拨尖,你就能如同新星般,握住了别人可能一辈子都无法拿走的机会,在过去她的世界里,不管你努力多少,努力多久,你或许面对的都是酒吧里,那些只寻找暧昧的客人,当你多么多么的向经理好好地表现自己,或许只是轻鄙地一笑。所以她帮小柔的那一天开始,就已经拉开了一个可怕的纬缦,而自己却懵懂无知。

可馨的双眸含泪,后悔,后悔有什么用?你能在这个高贵的地方,求得原谅吗?听闻这个总裁未来夫人,喝的一杯水,都从法国空运回来,这是个天堂般的地方,这是个上流社会的地方,你连呐喊,其实都会被深深的鄙视。

她深深地叹了口气。

回廓里,有点小小的响声。

唐可馨听到,立即站直身子,捧好雪利酒,双眼坚定地凝视着落地窗外的一角,那泳池的波纹,轻荡漾。

经过了三个睡眠后的任紫贤,精神状态稍恢复,穿着一件露背的黑色短裙,外披着黑色透明及地长裙,裙页自腰间轻轻打开,走过来,缦纱轻飘而起,展示她优美的长腿,头发还没有梳起来,有些慵懒地走了出来,管家与三名佣人立即紧跟其后,却禁声不语。

任紫贤不作声,好像没有看到唐可馨,而是经过她的身边,坐了下来,接过了佣人递过来的温开水,小喝了一口,才又接过了玉碗,拿起玉勺子,喝了几口燕窝糖水,脸色很平静。

唐可馨紧张得一声不敢哼,捧紧手上的雪利酒,尽量让自己维持平衡。

任紫贤喝完了燕窝糖水,将玉碗交给佣人,管家再领着俩名佣人,将一个暖玉按摩枕,小心地放在她的后腰,因为刚才任夫人打电话过来说,任小姐长时间坐飞机,可能腰会酸。

就这么折腾,约六点三十分。

唐可馨紧张得捧紧手里的托盘,有预感自己的裁判就要到了,因为她刚才好像听到佣人说,紫贤小姐要开首轮时装秀。

任紫贤自己也提起雪腕,看了一眼上面精致的钻饰小表,脸上有丝难看,却终于听到了总统套房外的门,有了一丝响动声,她的脸微侧,便不作声,仿佛什么也不知道地站起身,抱肩经过可馨的身边,只是淡淡地看了她一眼,才转身往化妆间走去。

可馨紧张地捧着托盘,终于有点忍不住地看向任紫贤的背影,无奈地低下头。

蒋天磊身着黑色西服,白衬衣,打着银黑领带,刚才与刘董恰谈完工作,还没有宽衣,就已经先过来,当他走进总统套房大门,便沉脸地问:“小姐呢?”

“小姐刚才醒来,喝完了燕窝糖水,现在化妆容。”管家立即尊敬地回答。

“嗯……”蒋天磊应完,便转身,伸手松了西服的钮扣,想走进客厅,却看到光趟的客厅,站着一个熟悉的侧影,他一愣,带着一丝不可思议地迈步来到唐可馨的面前,站在她的跟前,看着她!

自任自小。唐可馨也在累得七凌八散的情况下,睁着焕散的眼睛,居然看到蒋天磊赫然站在自己的面前,正一脸疑惑地看着自己,她刹时双眼一瞪,手捧着那瓶雪利酒,差点给掉了下来,又连忙接住了,急得满脸通红,满头大汗地看着他。

蒋天磊紧绷着脸部表情来看着这个人,看着她满头大汗地捧着一盘雪利酒,颤颤颠颠地站在自己的面前,他有点不理解地轻皱一下眉心。

唐可馨简直想抱着这瓶雪利酒,跳下离这几十层高楼去喂鱼,今天才下定决心,能躲则躲,没想到这样也能遇上,她实在无奈地抬起头,看着他那想要鄙视的眼光,想扯一点笑容,可是实在扯不出来,只得苦着脸低下头。

蒋天磊不作声,边看着她这样子,边伸出手,慢慢地松开了西服钮扣,然后当着唐可馨的脸,脱下了外套。

唐可馨艰难叹息地闭上眼睛,想死……

管家虽然好奇蒋天磊与唐可馨之间的默契,却还是沉默地上前,拿走了蒋天磊的外套。。

蒋天磊再当着唐可馨的脸,把自己的领带,缓缓地扯落了下来,递给身边的管家,才悠悠地松开了领前的钮扣,一颗俩颗,直至露出了感x_ing的肌理线,才终于转过身,十分悠闲,像足这个家的男主人,转过身坐在沙发上,再抬起头,看着唐可馨,脸上终于扯过了一点嘲讽的笑容。

唐可馨这辈子,从来都有不觉得有人像蒋天磊和任紫贤天造地设,可是她今天真的是觉得他们俩个实在是好登对啊。

********

今天折腾了一整天的网络,依然还是没能搞好,这段时间,换了光纤后,总是不稳定,被逼无奈下,用了手机网络上传稿子,可这实在是麻烦到头疼,折腾到了昨晚很晚才能给你们传稿,真的很抱歉。我为怕明天稿子弄不好,所以今晚半夜赶稿,送给大家。真的很抱歉。

96 一天几次

蒋天磊深深地凝视了唐可馨好久好久后,才终于开口说:“你打算一天要见我几次啊?”

“我……”唐可馨的脸一红。

“说实话。”蒋天磊仿佛知道她有话要说。

“如果可以,我一天都不想看见你。”唐可馨攒了一团闷气,实在忍无可忍地说出来。

蒋天磊的脸上微露笑意,仿佛很有深意地看着唐可馨捧着这瓶雪利酒,也着实地说出了自己的心里感受:“可是我觉得你十分的了不起,你连第一百层楼的总统套房也上得来。”

可馨想哭。

蒋天磊继续流露平时少见的放松笑容,低下眼敛,看了一眼她盘里的雪利酒,便问:“怎么回事?”

“我……”

“没有问你”蒋天磊接过了佣人的一杯清茶,小喝了一口。

管家立即上前说:“今天紫贤小姐想喝御尊餐厅的雪利酒,陈经理与俩名员工送上来,谁知道雪利酒不合任小姐的心意,后来才查出,是这位小姐挑的雪利酒……而且当时陈经理不据实相报,才导致了这场误会。”

蒋天磊安静地听着,然后看着唐可馨捧着雪利酒,站在自己的面前,手心已经有点微颤了,脸前的冷汗直冒,便多问了一句:“站了几个小时了?”

“约三个小时了。”管家立即说。

蒋天磊抬起头,平静着脸色,看着唐可馨说:“难为你了。”

唐可馨的脸一紧,不作声,知道这句话是讽刺!

有门声响动。

蒋天磊的眸光稍闪动,倾前身体,放下杯子。

任紫贤将唐可馨完全当透明地走了出来,已经挽起精致发髻的她,依然十分慵懒地坐在沙发上,接过了佣人的清泉水,小喝了一口,才问:“什么时候来的?”

“刚刚”

“忙完了?”

“嗯。”

“你也有忙完的时候?”

“我说过,总有忙完的时候。”

“公事忙完才到我?”

那在贤过。“你去巴黎半年,也没有把我放在眼里。”

任紫贤手拿着一块糕点,快要放在嘴里,却停下来,看着蒋天磊,半年没见,这个男人依然一脸的帅气,有股坚不可催的气势,让他散发一股强大而诱人的魅力,仿佛他只要愿意轻轻地一拥你,你就能得到全世界的幸福,她停了一会儿,才轻轻地将果点放在嘴巴里,轻轻地嚼着,才有点讽刺地笑说:“呵,这样别人听来,仿佛你也在吃醋?”

蒋天磊不作声,将茶杯,靠在沙发上,看了一眼泳池上的长餐,已经布上了紫色的餐台,放上了白色的腊烛……

"今晚有个PARTY!估计会玩到三点。”任紫贤捧过清泉水喝,她向来不喜欢喝果汁之类的饮品,她是一个对食物要求极高的人。

“嗯。”蒋天磊不作声,只是继续看着外面的喷泉。

“你几点回来?”任紫贤仿佛已经习惯了蒋天磊从不参予她朋友聚会的习惯。

“今天想早点休息。”蒋天磊说。

任紫贤的脸上,有丝得意的笑容,说:“今天……我要和瑞奇见个面。”

蒋天磊的双眸闪烁了一下,才说:“最近秦伟业被暗杀事件,虽然没果,可是这些政治人很敏感。”

“我知道。”任紫贤终于将柔软的身体,靠向蒋天磊坚实的肩膀上。

蒋天磊默不作声,任由她靠着,倒接过了管家递过来的糕点吃。

受不了!真的受不了!!唐可馨终于受不了了!她一个人脸色苍白地捧着雪利酒,站在原地,然后看着面前这一男一女,不知道是情侣,还是不是情侣,说生分不生分,说亲密不亲密,真的完全把自己当透明一样,真的是让人忍无可忍,要么你可以把我给扔海里走,要么你直接放我一马,这样耗着,想腌金华火腿啊?

这句话,是那天自己躲在厨房的边边上,听到老厨师骂小厨的。

“我饿了。想早点吃,今晚还有时装秀。”任紫贤说。

“那就用餐吧,我先到楼上梳洗一下。”话说完,蒋天磊站了起来,闪过唐可馨的身边,走上二楼。

任紫贤也稍风情地站了起来,闪过唐可馨的身边,走向餐厅说:“准备用餐。”

“是”管家立即点头。

唐可馨像个傻人一样,大汗淋漓,捧着那瓶雪利,真的真的要疯了,她的手已经微微地颤抖,却依然动不敢动,聪明的她知道,只要这瓶酒掉下来,自己也会活不长了。

时间过了一会儿,蒋天磊沐浴完,穿着淡灰色有领T恤,白色休闲裤,微s-hi沥着头发,一片随意地双手c-h-a着裤袋,一步一步地沿着旋转楼梯走下来,边走下来,边沉默地看着唐可馨站在客厅中那小模样,他露似笑非笑表情,终于走下楼梯,又来到唐可馨的面前,十分十分休闲地看着她。

唐可馨也忍不住地抬起头,看着蒋天磊,看着他脱去西服,换上便服,比今天在高尔夫球上所见,更显得有些随意,可是这张脸……她一下子想起了那杯苹果芥茉汁,就觉得这张脸真的很欠揍 ,她低下头,继续捧紧雪利酒。

蒋天磊没有再理会她,而是走向客厅不远,拾俩梯而上的华丽餐厅坐了下来,拿起餐厅,边看着她边铺开来,放在大腿上。

唐可馨低下头。

任紫贤坐在餐桌对面,也不问蒋天磊,便说:“传菜吧。”

“是。”管家立即让佣人到厨房准备好。

“今天吃法国菜。”任紫贤俨然像个女主人。

蒋天磊不作声。

“没意见?”

“没意见”

“喝什么酒?还是让侍酒师过来?”任紫贤拿起餐布,铺展开来,才问。

蒋天磊终于抬起头,看向客厅上的唐可馨手里捧着的那瓶雪利酒问:“那是什么酒?”

紫贤十分十分自然地转过头,看了一眼唐可馨手里捧着的雪利酒,悠悠地说:“1997年,我们樽王的雪利酒。”

“尝尝。”蒋天磊捧起高脚杯,喝了一点温水。

紫贤无所谓地说:“随便。端过来吧”

唐可馨终于重重地喘了口气,站到脚发麻了,刚才迈步,都感觉脚好肿胀,她咬牙捧着那瓶雪利酒,一点一点地往餐厅移去,这个时候,管家也领着佣人准备上菜,看到可馨这样,便连忙上前要帮忙……

“由她。”紫贤再捧过一杯温水不喝一口。

唐可馨看了他们一眼,便重重地喘了口气,小心翼翼地捧着雪利酒,送到餐桌下面,非常专业地先带起白手套,然后才用左手握起雪利酒,右手拿着餐巾,来到蒋天磊的身边,为他小心地斟了半杯雪利酒,再用白色餐巾,收起了瓶嘴,才微步地来到紫贤的面前,小心地为她斟了半杯雪利酒,再用白色餐巾收到瓶口,小心地盖上木塞,才柔声地说:“因为刚才可能开瓶的时间有点久,所以宁酸有点薄,其中的糖份就显得不是很活跃,所以……剩余的酒体冰镇起来的效果,或许会好一些。”

蒋天磊抬起头,看着她。

紫贤默不作声,捧起雪利酒喝了一口,才放下说:“那就冰镇起来吧,我们蒋总裁爱喝。”

“加片薄柠檬,补给刚才开瓶已久,影响的口感,可能会更好,尤其是餐桌上,有焖龙虾,配柠檬酸的酒,可以抗过敏,对皮肤极好。”唐可馨再弱声地说。

“嗯。”紫贤应声。

唐可馨听了,便看了管家一眼,管家立即转身,让佣人准备一小碟切得很薄的柠檬,送上来,唐可馨小心地拿起钢钳子,钳了一小片尾端倒数第二片柠檬,送到蒋天磊的酒杯里,再转身,钳了片顺数第二片柠檬放到紫贤的杯里,才轻轻地放下钳子,后退了俩步。

紫贤与蒋天磊同时捧起酒杯,微啜了一口雪利酒,全都同时默不作声地放下酒杯,开始好安静地用餐。

管家在这个时候,捧过小小的冰桶送到长形餐桌中间,可馨立即拿起雪利泡在冰块里,再钳过一块小小冰块,放在盛装柠檬的水晶碟中,观其柠檬的颜色

紫贤显然胃口有点好,喜欢这酒体入口的感觉,配着一块焖龙虾,轻瞬了几口,脸上流露满意的表情,再捧起酒杯,将杯里的雪利酒一饮而尽,唐可馨见状,立即捧过酒杯,放到一旁,再上新的水晶杯,钳了中间的一片柠檬,小心地放进杯子里,再为其斟上半杯雪利酒,才退后一步。

蒋天磊看着唐可馨,将杯里的雪利酒一饮而尽!

唐可馨的眸光只是稍闪动,便立即握起酒瓶,为蒋天磊倒了一杯雪利酒。


友情链接

© 2013-2019 All right reserved. 苍井空小说网 版权所有

言情小说 色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