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苍井空小说网

首页 激情小说 乱伦小说 人妻小说 武侠小说 校园小说 另类小说 黄色小说 性爱小说 色情小说

《总裁的私有宝贝》第十章

发布时间: 2020-09-17

点击次数:

“为什么她要更换酒杯,而我不用?”蒋天磊抬起头,冷冷地看着她问。

唐可馨低下头,柔声地回答:“刚才我留意到任小姐,一直都在喝温泉水,说明任小姐喜欢偏向清淡的口感,而柠檬片存放在杯内过久,会释放过多的宁酸,不仅会影响酒质,也会影响海鲜入口的爽口感觉。”

任紫贤抬起头,脸上倒浮起了一点笑容来看着她。

“那我呢?”蒋天磊看着她问。

“您刚才在用餐的时候,一直偏向法式田螺,还有焦盐羊排,证明您的口感偏重,甚至您刚才吃完了新式菜尖椒龙腕(即鱼眼),其实如果可以,您现在已经很渴望新世界九三年的赤霞珠。”唐可馨再迅速地说。

蒋天磊的双眸浮起一点笑容,抬起头来看着唐可馨。

任紫贤看到蒋天磊满意,便对唐可馨说:“那你就到酒屋,挑一瓶九三年的赤霞珠吧。”

唐可馨立即点头说:“是。”

她话说完,便在管家的带领下,走进酒屋。

“你没话要问我吗?”紫贤终于在唐可馨消失后,抬起头问蒋天磊!

“有什么好问的?”蒋天磊捧起可馨为自己倒的那杯雪利酒,继续轻啜一口。

“今天你餐厅员工对我没有礼貌。”任紫贤终于说出来。

“所以你惩罚她了。”蒋天磊提醒她。

任紫贤就这样沉默地看着他。

电话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管家立即送电话到蒋天磊的面前,他接了过来,对紫贤说了句抱歉,便扔下餐巾,站起身来,走出落地窗,站在泳池边上,安静地听着冬英向自己报告刺杀秦伟业的凶手就要落网,但是因为那天在宴会厅上,唐可馨的一声尖叫,使亚洲大酒店至今没有摆脱一些流言蜚语。

他好静地听着,慢慢地移动步伐,走向泳池的另一端,却看到某个落地窗,有个熟悉的身影,他缓缓地移动步伐,来到那扇落地窗前,看到唐可馨正站在y-in暗的酒屋里,来回地走动着,终于看到了某美国酒庄九三年的赤霞珠,她便踮起脚,伸出五根白晰手指,想要拿过那瓶酒。

蒋天磊挂掉电话,沉默地推开落地窗,走进y-in暗的酒屋……

唐可馨舔了舔了干燥的唇瓣,刚才看着人吃,她自己其实已经饿了,她边吃力地踮起脚尖,伸出手想拿过那瓶酒,可是还是差一点够不着,她放弃,只得转身准备找小踏凳,谁知道身后突然一暖,一个坚实的胸膛,透着他好熟悉的男士味道,向着自己火辣辣地压了过来。

唐可馨的脸哗地红了,吓得一动没敢动。

蒋天磊利用自己身高的优势,帮她拿下了那瓶赤霞珠,却没有走开,将她压在酒架前,似笑非笑地旋转着瓶身……

带白手套的小手,轻轻地握住瓶身,要抢过来。

蒋天磊腑下头,看着被自己压在酒架前的唐可馨,有些楚楚可怜,默不作声。

“不要随便用你手掌的温度,去碰瓶身,你知道它从采摘到酿造的过程,有多艰难吗?酿酒师为了那一点口感,付出了很多很多,不要随便糟蹋它……”唐可馨缩在蒋天磊的怀里,想扯过那瓶红酒,却感觉瓶身被他紧紧地握着,她的脸一红,想下意识地要推开他!

蒋天磊猛地伸出手,拥紧她的腰间,让她更紧地贴向自己,放开红酒,却手捏着她的下巴,想扬过她的左脸,唐可馨意识到了,再重重抓住了他的手腕,恨恨地瞪着他!。

蒋天磊动作停了下来,看着她这样的眼光,犹豫了一会,才慢慢地松开放在她腰间的手,母指轻划过她的下巴,不动声息地走了出去。

唐可馨长长的松了口气,抱着那瓶红酒,双眼有点通红,想着这个男人,已经三翻四次要看自己的疤痕,完全不害怕伤害自己,她的心里有点委屈,却还是抱着那瓶红酒,走了出去,经过诺大的客厅,看到蒋天磊已然坐回位置上,她收起心神,捧起红酒来到餐桌正中,在蒋天磊与任紫贤还有管家的面前,专业地展示手中的红酒标签,摆向俩位尊贵的主人,说:“这瓶是美国新世界的赤霞珠,1993年,单宁稳,酒体相较年份长远的红酒,轻薄了一点,可用来配今天的新式菜,十分十分合适。甚至1993年的美国,当时有过短暂的大风雪,所以葡萄颗粒的选择,会更艰艰,饮用这款红酒时,总感觉有丝薄荷般的味道,冰冷透心。”

蒋天磊不动声息地听着,双眸浮起一点笑意。

“开瓶吧……”任紫贤说。

“是!”唐可馨应完声,随即快速地从自己的制服口袋里,掏出开瓶刀,左手握紧上瓶身,右手展开剧齿刀,利落地将酒瓶顶部,完美地旋转了一下,酒瓶的封帽,随即脱手下来,再转动手中的螺旋尖刀,刺进酒塞中央,稍出力旋转,三秒,她顺利拨出酒塞放于一边,再拿起干净的毛巾,先擦瓶口,以免木屑落入酒中,再拿起木塞小闻了一下,她的双眸微闪,随手拿起郁金香杯,在醒酒不够五分钟时,倒了一点红酒在酒中,自己先侧身品尝了一口……

管家十分惊讶可馨的专业,看着她大胆地在蒋天磊与任紫贤的面前尝酒,证明她对这瓶红酒,抱着一丝怀疑的态度,所以才决定品尝。

任紫贤与蒋天磊也默默地看着她。

唐可馨的双眼稍沉淀了一下,才终于肯定自己所选择的红酒,才将酒塞摆放在一个干净的碟子中央,自己后退一步,等待醒酒时间……

任紫贤终于抬起头,看着唐可馨站在一旁,表现十分专业与淡定的模样,相较刚才她捧着红酒时的委屈可怜模样,如同换了一个人似的,任紫贤拿起餐巾,轻擦嘴边,才淡声说:“你刚才的专业,救了你一命。”

仿佛一颗小石子,击中心脏。

唐可馨的双眼凌乱地一闪,有点紧张地喘气,看了任紫贤一眼。

蒋天磊继续默不作声。

“出去吧。以后不要干那种荒唐的事,有才华不舒展出来,那种人生,非常做作!我很讨厌这种人。”任紫贤毫不留情地评击,却代表她能网开一面。

唐可馨有丝激动地看着任紫贤。

“走吧。今晚表现得很好。”任紫贤默不作声,捧起雪利酒再小啜了一口。

唐可馨突然感动地笑了,她自己被困在这里,足足五个小时了,这五个小时里,她的大脑一处空白,在是去是留的感觉里,把自己快勒死了,她放松了喘了口气,咽了咽干渴的喉咙,才弯身对任紫贤和蒋天磊说:“谢谢总裁和总裁夫人。”

蒋天磊皱眉看着她。

任紫贤却笑了。

“祝你们用餐愉快。”唐可馨再由衷地说完,才终于激动地转身,往着那扇大门走去,边走边感觉自己轻飘飘的,有谁能想像这个小姑娘,其实有多么多么渴望这份工作?有谁能知道,她此时是多么多么激动的心情?她靠着父亲留给自己的一点东西,救了自己一命,谁知道她此刻又有多感谢自己的父亲?

她突然心里一酸,在管家与三名佣人同情的眸光中,走出总统套房,来到电梯前,看着电梯门缓缓地打开,她整个人脸色苍白地走了进去,电梯才刚关上,眼泪便哗哗地往下流。

抽泣声轻轻地传来。

唐可馨难过地擦去眼泪,想起刚才惊险的一幕,再难过地落泪。

一辆黑色的路虎,停在亚洲大酒店前。

接待员立即走上前,先是弯腰,对客人致意,再亲自戴着白手套,拉开了车门。

苏瑞奇穿着黑色衬衣,白色休闲裤,推开车门,走下车,将钥匙交给旁边的接待员,才转身抱过了一束百合花,微笑地往大堂内走去。

顿时,大堂接待员,还有来往的宾客,包括今晚到任紫贤时装展的杂志和编辑们,都纷纷惊讶地看着面前,温儒却又不失时尚气息的男子,模特儿身材,帅气的脸庞,看人的时候,那双眼仿佛夜幕中的星星,却闪烁着一点情意绵棉的温柔,看人的时候,不经意地一闪,就仿佛对人倾诉爱意一样。

有个年轻的模特儿,才十六岁,今晚负责走秀,看到苏瑞奇那实在帅气的脸,都不禁脸红了起来说:“他是不是我们的师兄?是不是模特儿啊?”

苏瑞奇在众人议论纷纷中,冷静着脸庞,走向电梯,却刚走几步,就看到一个好熟悉的女孩,他的双眸流露一点温柔,看着她。

唐可馨依然还沉浸在刚才的惊险与悲伤中,趁着现在已是晚上,没有同事看到,悄悄地擦去脸上的泪水,吸了吸通红的鼻子,一步一步地经过大堂的柱子,向着外面走去……

苏瑞奇默不作声,似笑非笑地也随着她的脚步,一步一步地后退,边后退边看着她那好有韵律的步伐,往前走时,脚步轻盈而漂亮,他笑了,她一步向前,他一步后退地配合她的节奏,终于看清她的小脸,然后看到她双眼里的泪水,他的脸色微收,停下脚步,站在那边,看着唐可馨走出大堂,他转过身,看着她的背影,有点不解地说:“又哭了?”

唐可馨走出大堂,饿得饥肠寸断地想要往员工大楼走去,这个时候,餐厅肯定没有晚餐吃了,宵夜又要到十点才发放,她实在饿死了,便想快些换下衣服,跑出去吃碗面都好啊.

她往小柔那天教她抄的小路,钻进某铁树丛里,然后钻出来,才刚想往前走,却看到一个男人正站在黑暗的小路中看着自己,她吓得刚要扯着嗓子大叫,嘴巴却被人捂住了.

******

97 天啊

夏日。

再奢华的地方,都有知了在轻轻地叫着。

绵延小路,温柔地立着几盏路灯,亮着银蓝般的光芒,雾水萦绕着陷在夜色中的青嫩花Cao,与杵立着的相思树。

有张半圆型的靠椅,安置在某棵台湾相思树下。

苏瑞奇此刻脸色平静地坐在椅上,双手轻放在圆形椅后,看着远处有对外国客人,坐在观光车内,相依偎地靠在一起,看着他们夏威夷的穿衣风格,估计是从海边刚刚才回来,他微笑了一下,身后传来了一阵好轻盈,好有节奏的脚步声,他停下眸光,稍转身,抬头。

唐可馨穿着粉蓝色的衬衣和黑色的短裤,肩膀上挂着一个白色的包包,一片清新单纯地站在自己的面前,有些怪责自己地笑了。

苏瑞奇也有点不好意思地笑了,看着她站在黑暗中的模样,更添了一些女x_ing的柔美,双眸渐露一点温柔,拍了拍身边的位置,说:“好了,坐。别生气了,我只是凑巧看到你这样子,逗逗你嘛。”

“人吓人,会吓死人的。”唐可馨有些故意地瞪了他一眼,才微笑地绕过圆椅,坐在他的身边,将包包放在大腿上,疲累地轻轻地一拍。

苏瑞奇转过头,看着唐可馨那在夜色中的侧脸,有些担心地问:“怎么哭了?今早给你打电话,你还说你好开心好开心。”

唐可馨轻叹了一口气,靠在椅背上,看着远处有一棵椰子树,在蓝黑的天空下,迎着海风,轻轻地摇摆,才幽幽地说:“我刚才,经历了一件,很惊险很可怕的事。”

苏瑞奇正色地看着她。

唐可馨终于放松地低下头,扭着包包的带子,说:“差点以为,我就要死掉了。”

苏瑞奇沉默不作声,却伸出修长手臂,轻摆放在她所靠的椅后,看着她。

唐可馨的脸上,升腾起了一点感激的笑容,闪动着泪眸,抬起头,看向幽黑天空中那点点动人的星星,说:“我以为,我的脸被毁后,我的人生已经完了,我的梦想也完了,我的一切一切都完了。我也不觉得,我过去所学的,会对我今天产生怎样的效果。我以为每天的工作,应该就是擦杯子,或许清点一下酒屋里,看起来我好珍爱的红酒。可是今天发生这一切,我才突然明白,命运让你脚踏实地走过来,是想告诉你,过去,你曾经所付出的努力,只要你不放弃,它们必然会成为我生命中,最大的那一根浮木,帮助我在快要窒息的时候,撑着我仰起头,向天呼吸一口气。”

苏瑞奇安静地听着这段话。

唐可馨再重重地喘了一口气,才突然转过头,微笑地看着苏瑞奇说:“原来,当我努力挣扎,从那y-in冷的仓库,争取那一点阳光的时候,其实这么这么的惊喜。惊喜的,不是那一点阳光,而是我的努力。我这三年里,干过不少的活,在仓库点货,在码头敲冰,送快餐,早上的时候,送牛n_ai,一切一切,都再与阳光无关。我快要忘记,努力活着,是为了什么?可是今天,我突然发现,我没有哀求任何人,我自己靠着我自己,渡过了那一点难关,我真的好感恩,感恩我的父母,甚至感恩我自己。原来……不要放弃,它真的很重要很重要。”

一颗坚毅的泪水,从脸上滚落而下。

苏瑞奇的双眸掠过一点心疼。

“所以,我过来啦!活过来了!”唐可馨转过头,看着苏瑞奇,突然一笑地说。

苏瑞奇也无奈地笑了,却又故意皱皱眉,说:“你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说得这么严重?实在是不行,就到我店里上班,我供你吃住,只要你每天给我做寿司就好了。”


友情链接

© 2013-2019 All right reserved. 苍井空小说网 版权所有

言情小说 色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