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苍井空小说网

首页 激情小说 乱伦小说 人妻小说 武侠小说 校园小说 另类小说 黄色小说 性爱小说 色情小说

《总裁的私有宝贝》作者:韩祯祯(11)

发布时间: 2020-09-27

点击次数:

苏瑞奇却有点真心地看着可馨笑说:“我是说真的。”

“好啦,不要再说吃的,我已经饿坏了,我今天实在不想看到经理,我可能耳朵都被她扭坏了,我只是给她发了一个短信说我没事,我就换衣服,溜出来了。可是……”唐可馨这个时候,才奇怪地看着苏瑞奇问:“你怎么会……来我们酒店啊?你有事吗?不用陪我,我一个人回家就好。”

“我没有说陪你”苏瑞奇坦白地说。

唐可馨愣了一下,看着他。

苏瑞奇看着唐可馨这模样,忍不住地笑起来说:“我只是因为饿了,想来找个人,做寿司我吃。我等不及了,所以来找你。”

“以后不要这样了。这里事非好多,你这么一个大帅哥杵在这里,我肯定又会被人说闲话,如果你以后想吃,打电话给我,我做好了,给你送过去。”唐可馨真心地说。

苏瑞奇又再含着笑意,看着唐可馨,忍不住地伸出手,轻捏她的脸蛋说:“好贤慧啊,像个小妻子一样。”

唐可馨故意瞪了苏瑞奇一眼,才突然笑着说:“你还别说,我爸爸说将来谁娶了我,谁有福气。”

苏瑞奇忍不住笑出声,再伸出手,轻捏着她右脸的小脸蛋,才说:“哎哟,看你细皮嫩滑的,没想到脸皮真厚,走吧。”

“去那里?”唐可馨奇怪地看着苏瑞奇。

苏瑞奇站起来,看着唐可馨,笑说:“做寿司吃啊。”

唐可馨顿时也觉得肚子饿了,便也爽快地站起来,俩人一起沿着酒店的鹅径小道,有说有笑地往前走,谁知道唐可馨才刚走几步,居然看到陈曼虹身穿制服,沿着这边的小道,准备往这边走过来,她倒抽一口气,瞬间转过身,害怕得动也不敢动,身边的苏瑞奇后退一步,看着她笑问:“怎么了?”

“我们经理啊!我……我……我现在不敢见她,如果她见到我,她一定把我的皮都给煎了”唐可馨苦着脸,说。

苏瑞奇听着这话,便也好奇地转过头,看着前面有个身材火艳,长得美丽动人,年过三十的女子,穿着经理制服,向着这边的小径走过来,边走边偶尔低下头看看自己的脚跟,总觉得今天不对劲,他立即转过身,伸出手拥可馨入怀里,然后从身后握着她的小手,轻揽过自己壮实的腰间,在她的发丝上轻轻地一吻,才说:“走……往前走……”

唐可馨愣了地从他的怀里,抬起头,看着苏瑞奇那实在自然的模样,她的手横在他的腰间,有点麻痹,手指轻轻地一握,便隔着透薄的衬衣接触到他的腰间的肌肉,她的脸瞬间红了。

“你再不往前走,她就要上来了啊。”苏瑞奇给唐可馨提个醒。

唐可馨回过神,便立即任由苏瑞奇拥着自己的身子往前走,边走边着急地说:“她有没有看过来。”

“不知道。”苏瑞奇却拥紧唐可馨,如同情侣般,继续沿着幽黑的小径走去。

陈曼虹站在员工大楼的Cao坪上,看着那对情侣远去的背影,皱着眉,怎么感觉这个女的背影,有点像可馨?她才想迈步往前走,又觉得不太可能,便只好转身,走进员工大楼,准备换制服,下班,说:“如果你给我抓到,我一定把你切了,焖龙虾!”

唐可馨缩在某棵芭蕉树里,看着陈曼虹已经走进员工大楼,她重重地喘了口气,才回过头,对着陪着自己一起鬼鬼祟祟的苏瑞奇说:“你先沿大堂出去,我是酒店的员工,我刷下班卡后,还要接爱检查,和紫外线测试,才能沿着员工通道离开。”

苏瑞奇想了想,便对可馨说:“那我就在酒店不远的站台等你。你一定要来,不要放我鸽子,因为我真的不喜欢,一个人吃饭。”

“知道啦!不会的!放心!”唐可馨发誓!

苏瑞奇听了,便微笑地站起身,直接潇洒地往酒店大堂走去,边走边回过头,看着唐可馨,用食指和中指,作了一个走路的手势。

唐可馨立即给了他一个OK的手势,然后再钻进芭蕉林里,往着员工大道的出口安检亭飞跑而去。

苏瑞奇边往前走,边转过身,看着唐可馨那在夜色飞跑的模样,他淡淡地笑了,才转过身,继续往前走,绕过娱乐中心,走进大堂,接待员看到他,立即紧跟其后,说:“苏先生,您要用车?”

“嗯。把车开过来给我”苏瑞奇大步地往辉煌大堂走了出去,手机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他拿起手机,看到是紫贤的电话,他微笑地接了电话说:“亲爱的。”

“怎么不来?”紫贤说话向来干脆。

“今天有点事,所以不来了。下次吧。”苏瑞奇微笑地说。

“你总是这样!不负责任地放我鸽子,我嘉宾位置都留给你了!!”任紫贤有些生气地说。

“挂了。”苏瑞奇把电话挂了,看着接待员已经把自己的路虎给开了过来,他迅速地绕过车子,坐上驾驶座,握着方向盘,挂档,轻踏油门,车子往前驶去,停在了亚洲大酒店不远的巴士站台,挂好档,打开车窗,迎着海浪风,闭上双眼微笑着。

安测亭!

唐可馨瞪大眼珠子说:“啊?刷卡机坏了?”

“别着急,一会儿就好。”安保非常淡定地把那刷卡机给拆了,然后在检查路线。

唐可馨吓坏了,一边急着转过身,看着员工大道,想着陈曼虹不知道什么时候出来?她立即转过身,看着安检,苦着脸说:“麻烦你快点!我赶着下班!拜托!”。

“就好!”安检非常淡定地把话说完,把某条线路给接好了,便再上悠悠闲闲地上着螺丝。

唐可馨急得在那里直跺脚,再惯x_ing地转过头,看向员工大道,居然在这个时候,看到陈曼虹已经换上了枣红色的紧身短裤,轻拨弄及腰卷发,拧着香奈儿包包,向着这边,风情万种地走过来,她即时吓得瞪大眼珠子,转过身看着安检已经把刷卡机修好了,按下了红色的铵钮,即时计时下班,她立即哆哆嗦嗦地拿出刷卡机,给刷了下班卡,再走过紫外线探测大门,确定她没有带私人物品出门,再让她过关了。

她立即头也不敢回,飞快地往着酒店外围的幽黑路段,往前跑。

陈曼虹通过了检查,便直接走向停车场,坐上心爱的宝马,启动车子,握好方向盘往外驶去。

唐可馨气喘喘地沿着酒店外站台飞跑而去,边跑边遥望站台就在不远,那辆SUV路虎就停在对面的滨海大道街灯旁,闪着黑亮的金属光芒,她突然放松地一笑,再想继续地往前走,谁知道她才刚经过宽阔的马路,就要往路虎走去的时候,却听到吱的一声刹车声,她吓得胆都碎了地转过头,居然看到自己的经理和一辆小小的赛欧在路中间追尾了,陈曼虹心疼地即时走了出来,往车后走去——子才子她。

唐可馨吓得立即蹲下身子,用包包挡着脸,躲在路边的篱笆下,慢慢地往着那辆路虎挪去,边往前移步,边听着陈曼虹与身后赛欧的车主轻吵了起来,到底是报保险,还是怎么怎么样,唐可馨急得满头大汗,继续蹲着身子,往前一步一步地蹭,感觉到自己快要到了路虎的位置,隔着蓠芭看到黑色的光属车身,她便二话不说,钻过那片篱笆,伸出自己的爪子,把车门打开,然后不由分说地爬上车,才说:“好险啊,刚才我出来的时候,看到我经理,我差点以为我要被她逮到了………………”

唐可馨的身体猛子一震,瞪大眼珠子,十只手爪在位置上,看到蒋天磊坐在车后座,一脸神奇地看着自己,最后,这么一个经历无数风雨的人,在上帝的面前,都目不眨睛的人,此刻,他的双眸微闪,紧抿的薄唇轻启,说了句:“天啊”

*******

98 第三次缘份

唐可馨一阵昏眩,刹时以为自己又穿越了,她一时六神无主地先抬起头,隔着朦胧的后车窗,看到苏瑞奇坐在车内,正握着方向盘向外遥望着酒店前方,她顿然苦着脸,看着蒋天磊,咕哝地冲口而出:“您今天不是说要早点休息吗?您出来干嘛啊?”

蒋天磊的脸色一收,看着这个人,知道她记x_ing好,想起自己与任紫贤在总统套房的谈话,便一阵嘲讽地笑说:“所以我要回家啊,你呢?”

仿佛俩人很熟。

“我……我也要回家……”唐可馨快要哭出来地说。

“你是不是有一种习惯,想要回家的时候,都会随便爬进别人的车子?三年前是这样,三年后也是这样!”蒋天磊的脸色有点不悦,坐在车后座看着唐可馨。

“绝对不是!!我马上下车!我走错了!”唐可馨吓得不轻地看着蒋天磊那生气的脸色,刚想要推开车门走出车子,却因为往窗外一看,吓得脸色发白。

蒋天磊看着她那表情和神态,便也冷冷地转过脸,眸光一凝,看到任紫贤穿着巴黎时尚的柳钉外套,趿着高跟鞋,正要向着自己的座驾直过来,他淡定地伸出手,一按唐可馨的腰间,在她哗的一声中,让她趴在自己的大腿上!

唐可馨吓得脸埋在蒋天磊的腹间,双手抓紧他西装的一角,吓得魂飞魄散,今天好不容易才死里逃生,绝对不要出事了。她想到这里,整个人颤颤抖抖,冷汗淋漓。

蒋天磊低下头,看着这个人吓成这样,便冷静地吩咐司机:“开车。”

“是”司机即时调动档位,慢慢地启动车子,在前面急转弯,往观海长桥驶去。

苏瑞奇提起手腕,看了看时间,再有点着急地往窗外看,顿时看到一辆黑色的劳斯莱斯在自己的面前驶过,然后他看到唐可馨惊惊慌慌地从蒋天磊的怀里,抬起头来看向后方,被蒋天磊再拥入怀里,按着她的脑袋,贴在自己的胸膛处,他的脸色一凝,再遇到这一幕,顿时令他再不相信自己的直觉。

海风有点凉。

他靠在椅背上,有点无奈地闭上眼睛,轻喘息了一口气,却在这个时候,听到任紫贤和刚过来看秀的一名国际知名杂志编辑相拥抱,她依然那么光彩照人,那么犀利,那么个x_ing,他微微一笑,暂时将可馨的事放下,推开车门,走下车,就那样靠在车子前,微笑地看着对面马路的任紫贤。

任紫贤正与该杂志的编辑,用流利的法语,说着一些今晚时装秀举办得很成功的话,刚才想与该杂志的编辑进酒店,她却顿时站立在原地,脸色微变,到最后,她才终于转过身,隔着街灯红通通的马路,看到苏瑞奇依然如同往昔般那么帅气,那么时尚,那么优雅地靠在车边,微笑地看着自己。

她先是责怪地看了他一眼,也突然一笑。

马路上车辆来来往往。

任紫贤与苏瑞奇俩人在酒店大堂前,紧紧地相拥在一起,苏瑞奇甚至拥紧她的腰间,将她整个人抱了起来,说:“又瘦了!”

任紫贤故意地瞪了苏瑞奇一眼,才笑说:“你不是说你不来了吗?你总是这样,动不动就挂女人电话!”

苏瑞奇一下子,伸出双手,捧着她的脸,说:“我不是来了吗?”

“我怎么有种直觉,你只是路过?”任紫贤有点不相信地看着他。

苏瑞奇淡淡地看着任紫贤,微微地一笑,不知道怎么解释,就不解释了,只是说:“反正我来了。”

“看看我的时装展!上次你们的设计师,挑走了我的不少作品。眼光越来越好了。”紫贤双手揣进苏瑞奇的臂弯里,撤娇地说。

苏瑞奇淡淡地笑了,与她一同走进大堂。

所有人纷纷侧目,他们都妄然不顾,如果熟悉他们的人,都清楚他们之间的身份,是那么的微妙,那么的坚不可摧。

手机在这个时候响了起来。

任紫贤听到了,立即从苏瑞奇的口袋里,掏出手机,直接按通,便说:“不管你是谁!今晚的苏瑞奇是我的。所以,你靠后吧。”

下一篇:

没有了

友情链接

© 2013-2019 All right reserved. 苍井空小说网 版权所有

言情小说 色情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