欢迎来到苍井空小说网

首页 激情小说 乱伦小说 人妻小说 武侠小说 校园小说 另类小说 黄色小说 性爱小说 色情小说

《总裁的私有宝贝》第十五章

发布时间: 2021-11-17

点击次数:

佳佳在阵阵掌声中,好惊喜地伸出手笑接过布鲁斯递回来的玫瑰,向他微伸出手,说了句:“thank-you。”

“you-are-welcome!”布鲁斯再继续向各位表演魔术,唐可馨这个时候,提着俩瓶红酒走出餐厅,放在餐桌上,将计时器先摆展好,苏菲与JOEY却像发花痴一样,傻站在一旁,看到庄昊然正优雅地坐在位置上,手轻放在佳佳的座椅后方,十分帅气魅力地扬笑着,用流利英文与几个朋友交谈有关于现在学术界的那点事儿,偶尔衬衣领趟开,看到里面x_ing感的肌理线,十分迷人……

“oh-my-god!……”苏菲的脸忍不住红了,捧着脸说:“so-handsome!!”(天啊,上帝,真的是太帅了!)

JOEY也心跳加速地看着庄昊然坐在餐椅上,一双模特儿长腿,感x_ing而优雅地重叠在一起,偶尔聊到剑桥学院的趣事,扬脸失笑起来,十手却轻地握着身边那个女子的肩膀上,那么感x_ing,那么的迷人,那么的那么引人暇想,这个来自中国的女孩,真的觉得自己呼吸不过来地说:“也难怪NIKY会疯,我也要疯了!!我真的好羡慕好羡慕他旁边的那个女人啊!!那个女人谁啊?他们是情侣吗?”

唐可馨将红酒准备好,才默然地抬起头,看向庄昊然的位置,他正听到了佳佳说什么话,有点温柔与宠溺地看向她,手指轻地拨弄她肩膀的长发……

佳佳也静默地看了他一眼,手轻放在他的膝盖上,有点遗憾地笑了。

“哇哦!”所有的朋友们,看到他们这对曾经的神仙眷侣,全都拍掌笑起来,唐可馨也默然地站在一旁,看着他们不作声。

第548章 有话想说

餐厅正热闹,布鲁斯的魔术表演正持续着,唐可馨微笑地推着餐车,走向庄昊然他们。

庄昊然正和朋友聊起与佳佳在剑桥的趣事时,看到唐可馨推着餐车走过来,面上摆放着的西班牙瓦伦亚的多泡酒,他有点惊喜地看向唐可馨笑说:“看来你挑酒的层面,越来越高。”

“都是多得总裁您教导有方……”唐可馨微笑地看向各位,然后先是戴起白手套,拿起多乐气泡酒,让酒标展向各位,才微笑地用流利的英文解释:“Dole-sparkling-wine-from-Valencia-Spain-has-a-smooth-and-silky-feel.We-can-discover-the-refreshing-apple-and-bananas-aroma-present-in-the-wine-we-are-drinking,which-stimulates-our-taste-buds-for-a-long-time.The-delicate-bubbles-invigorate-all-our-senses-as-if-we-are-tasting-sweet……but-non-greasy-Mousse-which-is-the-magic-of-this-wine.Drink-it-over-with--a-char-grilled-steak-and-it-will-not-affect-the-great-aroma-of-charcoal-flavour(多乐汽泡酒,来自于西班牙瓦伦西亚的汽泡酒,酒泡细腻,当中隐藏的淡淡苹果与香蕉的清爽香味,可以长时间活跃我们的口感,提醒我们的嗅觉高度集中,尤其是伴随着那细腻的汽泡,仿佛在品尝甜而不腻的慕丝,这种奇妙的口感变化赋予了这款酒液的神奇传说。配合炭烧味道的牛排,能令人在温柔与细腻中,完全享受炭烧的绝佳香气,而不受影响)。”

庄昊然沉默地坐在一旁,听着唐可馨居然用英文流利地介绍着这款酒液的主要的特色,他的双眸闪烁,流露了几分的赞许与惊喜的笑容看向她。

佳佳也微笑地抬起头,看向唐可馨,赞叹地说:“听您这样说,我都忍不住对这款酒液好奇,也能感觉到,你对这酒液的熟悉与喜爱。”

“佳佳姐姐您过奖了,不过是略懂皮毛而已,红酒的世界太大了,懂得越多,却越发现明白得越少,只是那点喜欢罢了。”唐可馨谦虚地说。

佳佳扬笑起来,手轻握着可馨的手腕,柔声地说:“你不知道,在现今物欲强流的时代,能喜欢,就已经很不容易了,因为方向太多,许多人都容易迷失。”

唐可馨深深地看向她,微微一笑。

庄昊然就这般沉默地看向唐可馨。

“昊然?”佳佳手轻拍着他的膝盖,转身看向他,微笑地说:“可馨的侍酒是不是很不错?”

“嗯!”庄昊然应声,稍坐直身子,笑说。

唐可馨便也微笑地站在各位面前,说:“如果各位喜欢这款酒液,冰镇已有一定时间,我为大家开酒如何?”

众人微笑点头。

唐可馨便即微笑地戴着白手套,站离客人稍远,从冰桶里拿起西班牙宝绿色酒瓶,放置至餐桌上,双眸随即流露专注,先拿白毛巾擦净酒瓶雾珠,再手法纯熟地撕下汽泡酒瓶口的金属帽盖,看到保险铁丝,她淡定地伸手,手轻拧铁丝,母指随即按紧酒塞,下重几分钟,然后小心翼翼地旋转了几下酒液,只听得一阵小小的少女叹息声响起来,几丝薄雾般的酒气,轻缠绕出瓶口,她松了口气,扬笑地举起手中的汽泡酒塞面向各位……

众人给纷扬手拍掌,庄昊然更是专注而微笑地看向唐可馨,双眸流露几许温柔与自豪。

唐可馨再流露礼貌笑容,举起手中的汽泡酒,先一步来到佳佳这位唯一的女士面前,轻地为她先斟了少许淡黄色酒液,观察细腻汽泡已然缓缓俏皮地下沉,再继续斟酒至八成。

佳佳一直流露欣赏表情,仰脸地看向唐可馨,流露微笑。

唐可馨专注地为佳佳倒完酒,细心地用白毛巾轻擦拭瓶口,再为下一位客人逐一斟酒,最后才来到了庄昊然的身边……

庄昊然脸流露微笑,双眸再浮现一点温柔地看着她。

唐可馨静默而专业地举着汽泡酒,小心翼翼地为庄昊然斟酒……

庄昊然稍伸出手,轻放在她的腰间,扬笑地说:“今天真的是在MUMU飞回来的啊?”

唐可馨专注地斟完酒,才拿起白毛巾,轻擦拭瓶口,才微笑地说:“不是,艾伦后来去接我回来的。”

庄昊然的眉头轻皱,看着她。

唐可馨轻地将酒瓶重新上塞放回餐车上,抬起头,已经看到苏菲将炭烧牛排上碟了,她即刻微笑地上前,捧起一碟碟牛排,摆放在各客人的面前,微笑地说:“请各位试试我们餐厅的炭烧牛排。”

佳佳坐在餐椅上,微笑而惊讶地看向白色的大圆碟中,摆放着一款居然如同干了枝叶的弯曲树干模形的牛排,甚至轻地立了起来,牛排上被浇了类似深棕色的酱料,而这就是这黑色的酱料,支撑着这款独立树杆式的牛排竖了起来,她真的是十分好奇地拿起刀钗,轻地一点那立起来的牛排,轻地侧放在碟子中,用刀钗微地切了一小块牛排,放进自己的嘴里嚼着,倾刻七成熟的牛排,外焦里嫩,流露美国西部牛肉的汁血香,十分霸气地充盈着口感,那十分奇特的酱料,带着一种果真是意识流的香气,窜进了自己的心间,仿佛倾刻就能置身美食世界,而无法自拨,她瞬间有点激动地抬起头,看向唐可馨请求地笑说:“我能见见那位厨师吗?”多布有推。

唐可馨即刻微笑地说:“可以!您稍等。”

她说完话,便转身。

庄昊然看着她转身离开,才淡笑地与众朋友一起品尝这独特的牛排,都纷纷点头,觉得好吃。

唐可馨与身穿着白色厨师服,已然摘下厨师帽,满脸欺文腼腆笑容的艾伦走了出来。

佳佳惊讶地看着这不过是二十多岁的德国男生,帅气斯文,双眸温柔,个x_ing一看就十分谦虚而懂礼,流露的笑容,能感觉到他干净的灵魂,她看向他,深深地叫:“嗨!”

“嗨……”艾伦立即走向餐桌前,向各位给予赞赏的客人微笑地点点头。

庄昊然坐在一旁,只是微笑。

佳佳十分激动与赞叹地笑说:“this-is-really-delicious,i-was-shocked,you-could-cook-this-food,let-us-all-moved!”(这真的是太美味了,我很震惊,您居然能烹饪如此美食,让我们全都感动了)

艾伦即刻有点害羞地低头,笑说:“thank-you!”

佳佳无法表达自己仿佛找到了一位艺术家般地伸出手,要与他微笑地握手。

艾伦随即礼貌地与她握手,再道谢。

唐可馨也笑了起来,只要有人说她餐厅的食物好吃,她就很开心很开心,她甚至有点紧张地看着一向对美食要求好高好高的庄昊然问:“总裁?好吃吗?”

庄昊然再切了一块牛排,放进嘴里,笑起来,应:“嗯。”

唐可馨笑了起来。

艾伦因为要忙,便与各位打完招呼,便要走了,临走时,因为要吩咐餐厅的事务给可馨,便伸出手挽着她的肩膀,与她一同走进餐厅,腑下头在她的脸庞边细声说了句什么话,她听了,便即刻点点头,他看向她点头应允的模样,便开心地一笑,说了句谢谢……

唐可馨觉得他太客气,便即刻撤娇地伸出手,握着他的手臂,一起走进餐厅,说:“好饿。”

“我给你准备了午餐,一会儿客人不多的时候,你进来,我喂你吃。”艾伦与可馨同样是年轻人,十分不介意地逗笑取乐。

庄昊然的脸色渐收地看向那头。

“年轻真好。”佳佳也不禁地看向他们,感叹地笑说。

庄昊然侧脸看向她,笑说:“你又不老。”

“我只是在你的心里不老。”佳佳还是有点感叹地看向他,笑说。

庄昊然故意皱眉看了她一眼!

佳佳也有点遗憾地腑头,看向那杯汽泡酒,流露十分清新的颜色,有点沉默。

庄昊然不想看她这样,微笑地伸出手,轻地握着她的手,轻地捏-弄她的纤长手指,感叹地说:“这个世界上,年轻的女孩有很多,可是佳佳,一个完美成熟感x_ing的艺术家只有你一个。在我的眼里,你比起许多年轻的女孩都美。”

佳佳深深地看向他。

庄昊然再流露几分爱惜地笑看向她,却感觉有一个浅浅的身影,看各自己,他微愣地转过头,居然看到唐可馨已经推着另一个餐厅,微笑地看向自己,他即刻松开手,笑起来说:“你来了,也不说一声,吓人一跳!”

“有佳人相陪,我们总裁沉浸在梦中。”唐可馨微笑地推着艾伦第二道菜式,小心地摆展上桌。

佳佳十分感兴趣地看向这道龙虾,一边红透熟身,一边刺身,中央摆放着日本的介茉和小红甜椒,展览开来,十分趣味十足,她再感动地笑起来说:“真的是太木奉了,我看到这菜式,马上就会有一种好奇感,觉得半生熟的龙虾,会是怎样的味道!我仿佛走进了强大的意境中!太木奉了!”

众朋友也十分感兴趣地看向这道菜。

庄昊然却只是沉默地看向唐可馨。

唐可馨扬笑地将龙虾轻推至餐桌中央,微笑地请大家慢用,便再要转身,去强罗新菜……

庄昊然轻地握着她的小手,默默地看着她。

唐可馨微笑地转过脸,看向庄昊然,说:“总裁有什么事?”

“中午还没有吃饭?”庄昊然有点关心地问。

“嗯。”唐可馨轻地挣脱开他的手,才笑说:“不过刚才我在厨房里吃了一点意大利面,很好吃。你慢用,照顾好佳佳小姐。”

她话说完,人便已经转身离开,微笑地走向厨房。

庄昊然再眺首看着可馨的背影……

佳佳边尝着那十分美味的龙虾,边捧酒小喝了一口汽泡酒,感觉可馨选择的这瓶酒真的很不错,配合炭烧,味道并不喧宾夺主,而配合这口感独自的鲜龙虾肉,却配合得天衣无缝,甚至产生了一种奇异的香气,让人不禁回味神往,她十分赞叹地点头,觉得太美味了,才笑着说:“从刚才到现在,都心不在嫣的,有什么话想和她说的,就和她说啊,例如我今天没有送你回来,我很抱歉……”

庄昊然一愣地看向佳佳。

佳佳也微笑地看向庄昊然,了然的笑容,让她更感x_ing与美丽,说:“去啊,去和她聊聊!看你闷了好久了。”

“那有?”庄昊然只是笑笑,便再捧起酒喝了起来。

******************

继续更新!!!(亲爱的,相信我,每位粉丝,我都是如此的爱,如此的疼,但是如果你们爱我,与爱这部作品,请为你们忠心的角色,发挥你们美丽的品质与可爱的个x_ing。我相信,天价及小情人的妞们,个个都是最美丽可爱的!!!)

第549章 邀请

佳佳看了他一眼,便也只是笑笑,不再说话。

没有多久,唐可馨继续领着俩名侍应生继续给大家上菜,款款美食新颖,诱人唾液,佳佳难得胃口大开,不停地品尝美食,啜饮红酒,庄昊然坐在一旁,微笑地提醒她说:“你少喝一点,待会醉了怎么办?”

“那你就背我回家啊!”佳佳今天十分开心,脸微流露红晕,双眸闪烁着暧昧光芒,稍妩媚地看向庄昊然。

庄昊然却只是一笑,无奈地说:“你肯定让我进去吗?”

唐可馨继续为大家微笑地为大家的高脚杯中,斟上黑皮诺那鲜红的酒液,看着如同宝石的光芒,闪闪发光,她的心情渐好。

佳佳只是沉默地一笑,犹豫了会儿,才抬起头,脸微侧,仿佛有点醉地看向唐可馨,说:“可馨?”

“嗯?”唐可馨捧酒来到庄昊然的面前,边他斟酒,边轻声地应。

“我们今天晚上,有个小小的聚会,全是我和昊然剑桥的好朋友们,不如你也一起吧,人多热闹点。”佳佳微笑地抬起头,看向可馨说。

庄昊然一听,双眼微地闪烁,抬起头看向唐可馨。

可馨先是一愣,想了想,才笑说:“这怎么好意思?谢谢您的邀请,不过我和您的朋友们都不太熟悉,不用了。”

庄昊然却抬起头,看向她,轻声地说:“去吧。我今晚来接你,都是我和佳佳一些很好的朋友。”

“不用了。”唐可馨再微笑地拒绝,然后看向全桌的美食,才对着各客人说:“菜已经上齐了,各位慢用。”

她话说完,人已经已经身,环看餐厅内外的客人渐少,只有那么数个客人,苏匪和JOEY忙不过来,她便赶紧走到某张餐桌上,收拾杯碟……

庄昊然坐在一旁,转过脸看着唐可馨忙忙碌碌的背影,想了一会儿,便和大家说声excuse-me,站了起来,走向唐可馨……

唐可馨迅速地将三个碟子,放在餐车,再将杯杯钗钗之类,放在餐车的副篮子里,想着要让DIKY快点把碟碗给洗了……

餐桌前,压下一阵黑影。

唐可馨愣了地抬起头,看到庄昊然人已经微笑地站在对面餐桌前,看着自己,或许喝了酒,双眸再流露了几分温柔,坚毅的脸庞,更显魅力迷人,一阵风吹过,拂起了他衬衣领,露出了少许的肌理线,散发了强烈的男士气息,她就这般温柔地看着他,忍不住笑说:“怎么了?”

庄昊然没说话,只是也稍弯身,为她收拾餐桌上的俩只杯子。

“你别动!弄脏手了!”唐可馨一下子拍开他的手,然后笑着握过那俩个杯子,放在餐车上。

“去吧。今晚的聚会。”庄昊然看向她,再轻声地说。

“不去!”唐可馨轻地抗拒,微笑地收起紫色的桌布,也轻声地说:“我刚才在侍酒,听你们用英文聊起一些事,我偶尔能听懂几句,都是聊着一些好高深的问题,还淡到什么经济与现代思维,你的朋友们个个不是哈佛就是剑桥的,我怎么敢去你朋友的宴会?我聊什么啊?聊红酒啊?”

“这些都是我最好的朋友,我想把他们介绍给你认识。我的小东西很木奉!”庄昊然真心地看着她说。

“…………”唐可馨默不作声,将桌布放在餐桌里,才说:“还是不去了。你有佳佳姐姐,把我叫上干什么?”

“去吧!”庄昊然再看向唐可馨,轻地祈求着:“好吗?一起去,我的朋友肯定都十分喜欢你。”

“不去!”唐可馨转身要推餐车。

庄昊然连忙着急地上前,轻握着她的手臂,叫了声:“小东西!”

唐可馨的心里一动,停下来。

庄昊然才想说话,却听到电话响起来,他奇怪地接了,是顾怡的电话,他便按通了,应:“顾怡?”

唐可馨听着他的声音,便什么话也不多说,要离开。

庄也没没。庄昊然却一下子握紧她的手臂,不准她走,淡定地对顾怡说:“我现在不在伦敦,嗯。你照顾孩子小心一点吧。好。到时候见。”

唐可馨转过头,看向庄昊然,突然一笑,说:“我都忘了,你不仅有佳佳姐姐,还有顾怡小姐。”

“你说什么啊?”庄昊然突然一笑地看向唐可馨说:“我和顾怡什么关系也没有。”

“什么关系也没有?你们不是要结婚了吗?她不是怀孕了?”唐可馨奇怪地看向他,说。

“谁说我要结婚了!?她是怀孕了,但和我没有什么关系!”庄昊然看着她,说。

“不可能吧?报纸都写成那样了!”唐可馨惊讶地说。

“只要不是我庄昊然嘴里承认的东西,谁写了都不算数!”庄昊然直接锵铿有力地看着她说。

唐可馨沉默了一会儿,才抬起头看着他笑说:“怪不得!!原来和顾怡小姐没事,所以才和佳佳姐姐这么出双入对!”讨人厌的,还差点把我的鞋给买了!!!!!

“我和你真的是说不通啊!你怎么什么事都能扯到一块来?”庄昊然突然笑起来说。

“我没你那智慧!吃完我餐厅的东西,就来消费我!”唐可馨轻地挣脱他的手,便要往里走……

“哎……”庄昊然站在原地,有点无奈地看向她的背影。

佳佳坐在一旁,边啜饮着红酒,边看向他,微微一笑。

时间渐渐地过去,佳佳与庄昊然,还有朋友都十分尽兴地品尝美食,直至下午俩点,他们才兴致高仰地起身告辞。

唐可馨与艾伦同时走出餐厅,送这几位客人离开。

“欢迎下次光临。”唐可馨看向佳佳与庄晨然的一众朋友,十分礼貌与热情地笑说。

“可馨!”佳佳仿佛有点醉了,靠在庄昊然的怀里,感触地看向她笑说:“今天谢谢你的款待,能认识昊然的女x_ing朋友很不容易。”

“您别客气,有时间常来,我陪您喝酒。”唐可馨看向她,真诚地笑说。

“好。”佳佳点头。

庄昊然轻拥着佳佳,再沉默地看向唐可馨与艾伦站在一起,流露十分相似的微笑,他便只得也笑说:“我们走了。”

“好!”唐可馨再与艾伦一路送他们走过小桥,庄昊然更是担心地轻拥着佳佳上车,发现她今天酒喝多了,脸都红了,她有个习惯,只要喝酒就有可能会有轻微的发烧,他担心地伸出手,轻按在她的额前,说:“没事吧?”

“没事……”佳佳看向他,笑说。

庄昊然便不作声,轻拥着佳佳坐上跑车,弯下腰为她扣起安全带……

唐可馨安静地看向他好体贴地做着这一切时,不动声息地轻眨双眸……

庄昊然抬起头看了唐可馨一眼,再看着陪在一旁的艾伦,没再说话,而是与朋友们沉默地坐上跑车,轻地调档,启动车子,缓地绝尘而去……

唐可馨站在桂树下,看着那跑车缓地驶去,她的双眸才轻地闪烁很温柔的笑容,轻地转过身,沉默地走回餐厅。

艾伦站停在原地,看向唐可馨一个人走的背影,不停她有没有心事,开心还是不开心,她的背影,都那么孤单……

今天餐厅很忙,客人陆陆续续地来,还有数名客人,一路开了不少红酒,唐可馨不停地来回奔跑在酒窑与客人之间,脸流露专为微笑地侍酒,一直到晚上九点,月亮高挂,夜凉如水,客人才渐稀少了,她终于重重地松了口气,站在回廓上,看着苏菲与NIKY还有布鲁斯他们纷纷在忙着收拾杯碟,大家都有点累了,她再直呼了口气,挨着围栏坐了下来,轻地擦拭额前的汗水……

米克这个时候,突然好沉默地走出来,也有点累地看向唐可馨。

唐可馨看了他一眼,即刻笑起来说:“是不是困了?”

小米克点头。

“来!!姐姐给你洗澡!”唐可馨站起来,才想牵起小米克往里走,却看到河对岸一阵灯光闪烁起来,她愣了地转过身,看向那有点豪华的黑色轿车,说:“不会这个时候来客人吧?”

豪车内走下一位年约三十的东方女人,身穿着黑色的制服裙,手里捧着俩个盒子,脸流露微笑地往餐厅走来……

餐厅里的所有人全都好奇地看向她,可馨也愣然地看着她……

“请问那位是唐可馨小姐?”那女子微笑地捧着盒子,踏着柔软的Cao坪,微笑地走过来问。

唐可馨一愣,缓地走上前去,奇怪地应:“我就是……”

那女子看向唐可馨,即刻微笑地说:“庄总裁今晚有个朋友之间小小的聚会,想邀请您一起参加,因为他要招呼朋友,没有办法来接您,特意让我送礼裙与高跟鞋来给您。请您抓紧时间,换装后,与我一起动身吧。”

“啊?”唐可馨惊叫起来,说:“我不是说了,我不去的吗?”

女子并没有说话,而是微笑地放下俩个大小的礼盒在餐桌上,然后说:“我在外面等您,请您尽快。”

她话说完,人已经走了。

“哎……”唐可馨走到那俩个礼盒前,看向那女子已经走远,果然站在豪车,十分有礼貌地站着,她傻眼了。

“哗!礼裙啊!我这辈子都没有见过礼裙啊!”JOEY自己好激动地走上前来,先是迅速地打开了那个大礼盒,赫然看到里面有一条白色的小礼裙,好安静地躺在梦幻的礼盒里,她瞪大眼睛,惊呼地轻叫一声:“好漂亮的裙子啊!!”

唐可馨无语与疲累地看了一眼那小礼裙,深叹了一口气,说:“我真的不想去……”

“去嘛,只是一个小小的聚会,又不是舞会!”JOEY笑着将小盒子,塞到她的怀里,说:“不会有灰姑娘的故事啦!虽然这在英国,是有王子!”

噗!

唐可馨忍不住笑起来,

抱着那小盒子,看着上面个熟悉的MUMU标记,她突然一愣,伸出手轻地揭开那粉绿色的盒盖子,赫然看到内里一双绿蜻蜓舞鞋,安安静静,灵灵动动地躺在梦纱般的盒子里,如同飘渺的童话故事,她倒抽一口气,瞪大眼睛惊叫起来:“啊!!!我的绿蜻蜓!!!”

*******

第550章 月亮,高高挂

月亮,高高挂。

红树林迎风飘动,摇摇晃晃,有点冷。

一辆黑色的轿车,在夜空中穿行。

唐可馨穿着白色抹胸蓬蓬及膝短裙,坐在车后座,露出雪白削骨香肩,束起高高的马尾,露出完美的鹅蛋脸,一双水眸明亮地看向窗外的景色,手有点紧张地握着那珍贵包包……

副驾驶座谈的女子,微笑地转头看了她一眼,再继续看着前方的车辆,已经沿着某条樱花大道往前驶去,经过了栋栋复古式建筑物,前方隐隐约约地出现了拥有独立式花园的公寓。

唐可馨轻喘一口气,才握着珍珠包包,稍倾前身子,往下看着脚上穿着的那双白色舞鞋,上面一双绿蜻蜓,在夜色中,都仿佛感觉到它精灵的舞动,她的脸上渐地浮起一点笑容,却好疑惑庄昊然怎么会为自己买下这双鞋?他知道自己喜欢?还是这是巧合?

她不解,轻咬下唇,却再双脚往前伸,看了一眼那白色平底鞋,那绿蜻蜓,真的好可爱好可爱,她忍不住笑了起来,再情不自禁地想起庄昊然……

“到了。”前面女子微笑地说话。

唐可馨听了,即刻抬起头看向窗外,车子停在某独立式小公寓前,那小公寓灯火通明,面前好广阔的Cao坪,站着十数位衣着优雅的欧美男女,他们纷纷捧杯,在一阵悠然的小提琴声中,轻声笑语,远处泳池中,荡漾着涟漪蓝波,看到无数的侍应生,纷纷走出走进,张罗着酒水与美食……

她一愣,即刻抓紧包包,有些紧张。

“唐小姐,请……”司机亲自下车,为她拉开车门……

唐可馨的双眼流转间,犹豫了一会儿,才抓紧珍珠包包,轻地弯身,走出豪车,前方女子即刻送来了一件黑色的亮片小西装,襟领前配着深蓝色凤尾襟花,轻地搭在她的肩膀上,便微笑地说:“唐小姐,请跟我来。”

唐可馨看了她一眼,微地点头,轻地拉了拉肩膀上的西装小领,便握着包包,踏着有些s-hi润的Cao地,走向公寓的黑色围栏。

公寓管家,一个年约五十的英国男人,看到唐可馨,即刻得体而礼貌地为其打开门,微笑地请示她走进去。

唐可馨原以为庄昊然会出来接自己,居然让她自己一个人走进这个陌生的地方,她的脸有点红,道谢后,只得硬着头皮,往里走。

整个花园中二十多名男女纷纷咤异地侧脸,看向唐可馨。

唐可馨顿时显得被孤立般,有点惊吓地抬起头,双眼晕然地看向大家,连微笑打招呼都不敢,只是稍流转眼神,看向周围的花园,和长形的餐桌,上面摆放着好些精美的食物,可是庄昊然呢?

“哈哈哈……”楼上传来了一阵爽朗的笑声。

唐可馨即刻抬起头,往公寓二楼看。

管家迅速地经过了复古的奢华客厅,沉默地走上二楼,即刻看到水晶灯耀眼的欧式待客厅,坐着数名英国男子,还有坐在正首位的庄昊然,身着黑色西服内配着白色衬衣,趟开衬衣,坚起的衬衣领,轻靠在他男士的喉结前,显得十分x_ing感,而佳佳,今夜穿着深紫色的抹胸长裙,挽起松缝的发辫,配戴着庄昊然喜欢的黑宝石,坐在庄昊然的椅手前,与所有人一起谈笑起来……

管家即刻来到庄昊然的身边,弯下身在他的耳边细声地说了句什么话……

“来了?”庄昊然惊喜地看向管家,便即刻站起来,稍扣好西服钮扣,与佳佳一起扬笑地往楼下走,因为今晚,他们一起举办了这场小小的聚会,是名义上的男女主人!

唐可馨正站在围栏前,看着大家依然彻彻私语,有些吃惊地看向自己,她的脸哗地红了,即刻揪紧包包,想要逃跑……

“可馨?”一阵爽快而轻松的呼唤传来。

唐可馨即刻抬起头,看到气宇轩昂,帅气凛然的庄昊然,挽着身穿抹胸长裙的佳佳,如此天造地设,才子佳人一对地往自己走过来,她的双眸一闪,看着他那爽快的笑容,想起刚才还为他给自己买鞋那感动,真的是好蠢!!!!!

“什么时候来的?”庄昊然看向唐可馨穿着自己给她买的小礼裙,外披着黑色的小西装,趿着那双白色舞鞋,十分十分漂亮,他满意地一笑。

佳佳也轻挽着庄昊然的手臂跟随而来,一眼就留意到唐可馨穿着的那双绿蜻蜓舞鞋,她的双眸愣然地一亮,有几秒反应不过来,等反应过来的时候,就已经看到庄昊然松开了自己的手,独自走向唐可馨,她站在原地,看着他的背影,突然一笑,无语地摇头想:这个狡猾的人啊!

“哗!可馨今晚好美!”庄昊然优雅而迅速地来到唐可馨的面前,伸出双手,轻地握着她的肩膀,炽热双眸看着她她全身上下,最后眸光落在她的一双舞鞋上,扬起笑容说:“这鞋真好看,喜欢吗?”

唐可馨安安静静地看向他,双眸再浮起一点不解,却有点生气地说:“你怎么知道……我喜欢这鞋啊?”蛋树水车。

庄昊然瞬间抬起头,看向唐可馨,有点愣然地说:“你喜欢吗?”

唐可馨皱眉看向他,扭紧珍珠包包!

“我只是觉得,这双鞋好适合你的礼裙,才给你买了。”庄昊然再满意地看向那双鞋,扬笑起来。

唐可馨死瞪着他!!

佳佳只得一脸无奈微笑地走过来,看向庄昊然,双眸流露自己上当了的光芒。

庄昊然却十分坦然地看向她,笑说:“你穿那鞋真不好看嘛!”

唐可馨却刹时脸红了,有点抱歉地看向佳佳,刚要解释说:“佳佳姐姐,对不起,我……”

佳佳愉快微笑地看向她,说:“没事,只是一双鞋,就算我买了,如果你喜欢,我还是会送给你,就是没有想到有些人,这么狡猾。”

庄昊然只是扬笑,然后走上前,伸出手轻地滑落唐可馨的小西装,递给管家,便轻握着她香肩,说:“来了就好,今晚好美,来,我带你去见见我的好朋友们……”

他话说完,便唐可馨走向朋友们。

唐可馨却脸一红,轻地站住脚步,有点害羞。

庄昊然站停脚步,腑下头,微笑地看向她,说:“怎么?”

“我……我还是不去了,我就呆在佳佳姐姐身边……”唐可馨有点害羞地说。

“我今晚很忙,你会有很多时间呆在她身边!不用担心!”庄昊然笑着说完,便伸出手轻挽她的腰间,手指轻放在她的腹部,微地一握……

唐可馨即刻感到一阵酥-痒,脸哗地通红,心跳倾然加速!

“JOCY!”庄昊然扬笑地扶着唐可馨走向自己英国最好的朋友,也是哈佛的校友,如今在英国议会办公室工作,常带给庄昊然一些可靠的情报……他微笑地看向好朋友,轻拥着唐可馨,用英文介绍说:“this-is-my-baby!kexing!!可馨,这是我最好的朋友JOCY!”

JOCY,一位风度翩翩的男子,身穿黑西服,翩翩风度,带着英国的独自的绅士气息,富含深意地看向唐可馨,扬笑起来,轻叫:“嗨!nice-too-meet-you!!”

“nice-too-meet-you-too!”唐可馨只得有点脸红尴尬地轻微点头,轻应。

“来!”庄昊然没理JOCY奇异的眸光,再轻拥着唐可馨,走向另一批朋友。

哈佛的数名男女校友,纷纷捧杯,热情地看向唐可馨,扬笑打招呼:“嗨……”

“嗨……”唐可馨看着他们,继续有点紧张地微笑点头。

庄昊然再领着唐可馨分批地介绍自己的好朋友……

佳佳捧着红酒,沉默而淡然地走向旁边的柳树下,看着庄昊然轻拥着唐可馨走向各朋友介绍时,都显得十分精神爽朗而开心,不像刚才唐可馨没来时,他每说几句话,陪笑间都会偷瞄着手腕上的时间……她有点无奈地一笑,再看着庄昊然领着唐可馨走进公寓,介绍英国政要好友给她认识……

她就这般淡淡地看着庄昊然扶着唐可馨走进客厅,她微地转过脸,双眸流露几许忧然与微笑。

庄昊然带着唐可馨见完所有朋友后,又听闻有新到的朋友,他一向好客,就让佳佳照顾唐可馨,自己再去招呼好朋友去了。

唐可馨傻眼地看着庄昊然就这样丢下自己,和朋友们惊喜握手聚旧扬笑,不知道有多开心,她傻笑了一会儿,刚才过来的时候,还想着这个家伙会不会聊聊这双鞋,说一些感x_ing的话,事实上是自己想多了!!!

她气得脸有点鼓!!

佳佳仿佛懂唐可馨在想什么,独自无奈地微笑说:“不要生气,他就是那样的……”

唐可馨愣了地转过脸,看向她。

***************

第551章 欠下的吻

佳佳微笑地走向长形餐桌前,捧起一杯j-i尾酒,递给唐可馨说:“他仿佛对许多人都漠不关心,可是却真正地把每个人放在心上。总会在那个人最需要的时候,将那份心意很及时地捧出来。”

唐可馨有点惊讶于佳佳如此理解庄昊然!

佳佳侧脸,稍流露几分知x_ing笑容,将酒杯递给唐可馨。

唐可馨边看向她,边接过酒杯……

佳佳自己也捧起一杯火烈鸟,举在面前,转动着面前的透明杯身,看向里面的火红般的颜色,笑说:“昊然最喜欢喝火烈鸟,他喜欢一些鲜活的东西,最讨厌死气沉沉。”

唐可馨的双眸闪烁,捧着酒液,不知道说什么。

“坐……”佳佳优雅地陪着唐可馨,坐在前方泳池旁的沙发上,隔着面前的三架钢琴,看向庄昊然正热情扬笑地看向面前的朋友,不知道在谈着什么趣闻,她也微微笑了。

唐可馨安静地看着佳佳,仿佛能从她的双眸中,了解到那点深情。

“你和昊然认识多久了?”佳佳十分感x_ing而温柔地看向唐可馨,仿佛生怕吓着她。

“呃……大半年吧……”唐可馨笑说。

佳佳沉默了一会儿,才点点头,笑拍着她的手臂说:“慢慢了解。”

唐可馨听出了玄外之音,便即刻紧张地解释,说:“您不要误会,我们不是那种关系,他……是一个见姐姐就喜欢……”

她傻眼地看向佳佳。

佳佳忍不住笑起来说:“看到姐姐就喜欢是吧?”

“………………”唐可馨不敢说话。

“你误会了。”佳佳忍不住笑起来说:“在他生命中,真正能谈得上喜欢的人,也只有我一个……”

“是啊,他还把你的照片,放在钱包里”唐可馨看向她,笑着说。

佳佳听了,却只是淡然地笑了笑,说:“我的生命中,能出现像他这样的男子,是我的幸运。”

唐可馨听了,深深地看向她,忍不住地说:“您还爱他吧?”

佳佳听着这话,再转过头看着唐可馨,双眸流露成熟而理x_ing的光芒,笑说:“有些爱,说出来,不一定是真的,有些爱,放在心底,反而更深沉……”

唐可馨静静地看着她。

“我已经……过了那种说爱的年纪……”佳佳转过脸,幽幽地看向庄昊然人正站在朋友的中央,扬笑谈着学校的趣事,微笑地说:“认识昊然的时候,我已经三十多了,一个人生活,一个人画画,一个人在深夜,捧着饭盒,蹲在作品面前,沉默地吃着……我没有想到,那天突然间心血来潮想骑着自行车,走走康河时,却在转角碰到昊然……他撞我的那一刻,就呆呆地跌在地上,看着我,好久都不说话……”

佳佳忍不住地笑起来。

唐可馨也笑了。

“我真的不明白,我们之间怎么会相爱,可是就是在一个晚上的世界杯决赛中,我们共同喝酒,就开心地在一起了……”佳佳说完这话,再迫不及待地看向庄昊然。

庄昊然依然站在人群中,聊天。

“你没有办法理解,这个人怎么会懂这么多?天文地理,通今博古,通七国语言,懂得剑术,爱运动,仿佛生命在他的世界里,十分鲜活,没有一丝遗憾,不错过一点时间……”佳佳赞叹地笑说:“与他在一起,你永远不会有疑问,他是最成功的演说家,说服你做很多事,例如渐渐地我也有按时吃饭,偶尔的时候,面对作画失去灵感时,戒掉了烟Cao,甚至更多的时候,他让我坐在自行车的前面,带着我游剑桥……”

唐可馨听着这话,心居然莫名地被一戳!!

“这种感受生命的时光,太美好……”佳佳稍怀念地回忆过去那时光,再幽幽地说:“仿佛每分钟,都不会白过,我渐渐地与他思想共通,学着像他一样感受生活,注意美食,甚至手牵着手,认认真真地谈恋爱……”

她的眸光变得深远。

唐可馨感受到了,看向她。

佳佳的生命,仿佛再陷入重重的思绪中,带着几分懊恼,说:“可是……我慢慢地放弃了我的作品,每天陪他在一起,热热烈烈地在一起,直至有一天,我发现我的作品,陷进了一种莫名的色调中,它太平和,太幸福,失去了它的独特,我深深地看着我的作品,其实那一刻,我没有遗憾,因为我有昊然……直至有一天,我与他在一起,开始听到了一些流言菲语,有关年龄,有关我生母是妓-女,有关我的家庭……这一切一切,让我心生恐慌,我想着假如有一天,我年老色衰,昊然抛弃我怎么办?那我还拥有什么?这辈子,我的世界里只有画画,只有画画,能提起我的尊严……我开始想念过去那辉煌憾动画界的作品,我开始觉得丢弃梦想,成就一段爱情,我好傻……一个女人怎么可能放弃自己的梦想?太傻了……”

唐可馨紧张地看着她。很向来馨。

“我是不是好傻?”佳佳突然转过头,看向唐可馨,微笑地问。

“啊?”唐可馨有点不明白地看向她。

“我是不是好傻?”佳佳压抑心底浪潮,看向唐可馨,说:“拥有这种昊然会抛弃我的想法,是不是好傻?”

“呃……”唐可馨不知道怎么回答。

佳佳再幽幽地看向庄昊然,他已经与朋友一起往公寓走去,那么风度翩翩,对人那般热情,她突然笑起来,说:“是啊,我真的好傻,我与他分手大半年了,再见他,他还是这般对我的好,与他几年没见的朋友,他都可以暂时放下你,与他们相见……我怎么会……不相信这个人?”

唐可馨有点愣然地看着她。

佳佳沉默地坐在沙发上,眼前已然没有昊然,幽幽地说:“我与他分手的第一天晚上,我将冷却的便当,和枕头底下的钱,还有停掉的手机,全摊在自己的面前,深深地看着,然后用分开的痛,刺激着自己创造出分手后的第一个作品,我获得了空前的成功,我在领奖的那一刻,我才真正地明白,我居然……利用了我与昊然之间的爱情留下的痛,创造了我的作品!那一刻,我利用了爱情,利用了昊然……”

唐可馨吃惊地看向她,因为这一段,自己没有听庄昊然说起过!

佳佳的双眸含泪地看向唐可馨,脸上微抽搐地笑了,带了一点懊丧与无奈地说:“从此,我陷进了我的世界里,无可自拨,利用了这段爱情的痛,创造了许多惊人的作品,直至有一天……我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胃疼得难受,卷缩在床上,混身冒冷汗,明白再不请人解救自己,可能就要死了,死在我的惊世作品里,我害怕地拖着痛疼的身体,想打电话求救,可是当我拉开抽屈的那一刻,看到抽屈里好多好多的胃痛药,感冒药,我突然间平静了下来,因为我知道,他用最后一点清醒的爱情,救了我的命……”

唐可馨静静地看着她。

佳佳说到最后,无奈地叹了口气,仰起脸,双眸闪烁着泪光,笑说:“我前段时间,莫名地翻出了昊然与我在一起的画作,看了又看,金黄的太阳,悠远的麦浪,有个黑影,落在远方,我深深地凝视着那幅画,才明白……其实那也是一幅传奇的画,只是我不懂……我不懂这幸福的感觉……”

“如果时光可以重来,你……会怎么选择?”唐可馨看向她,深深地问。

佳佳有点奇怪地看向她,笑说:“你怎么会问这种话?”

“啊?”唐可馨不解地看向她。

“人生没有假如,面对自己选择的路,就要勇敢地承担责任,不自怨自怜,我与昊然尽管已经过去了,可我们依然是最好的朋友。分手的爱情,再抓回来,就像揣紧的沙,会因为忐忑不安,害怕美好,而漏得更快,反而把最后的一点美好,全消失怠尽在时间里,那还不如当最好的朋友,在夜深人静的时候,来一通电话,分享彼此的心情……”佳佳微笑地说。

唐可馨惊讶地看向佳佳,不可思议她居然是这样担当的人。

“昊然也是这样,他明白我的选择,他尊重我的选择,他知道我的世界里,梦想其实比一切重要,他潇洒地放手,不给我的人生,留多一点纠结,让我自私地,却也安心地退出这份爱情,而全心面对作品。”佳佳感激地笑起来,再幽幽地说:“尽管我有时候,会偶尔经过那面包店,想给他买一份他爱吃的面包,给他速递过去,可是我清楚地知道,我不够爱他,我就要放手。只有放手,才能成全他未来的幸福。”

唐可馨的双眼突然激动地颤抖着泪光。

“可馨……”佳佳却突然真诚地伸出手,轻拍着她的小手,微笑地说:“我看你第一眼,我就喜欢上你了。你知道为什么吗?”

唐可馨抬起头,看向她。

佳佳深深地看向她那善良的眼神,扬起感x_ing笑容,说:“因为你有一双很善良很为人的眼睛,当你侍酒的时候,我仿佛感觉到了一阵深深的温暖,在滋润着我,就像那个时候的昊然……不管你们未来是好朋友,还是能更进一步,我都愿意和你分享这个小秘密……”

“什么?”唐可馨听着这话,好奇地问。

佳佳柔笑沉凝了一会儿,才说:“他总觉得我不够爱他,可是我总觉得,他虽然全身心地对我,可我却觉得,他缺少了一点什么……”

“什么?”唐可馨再傻傻地问。

佳佳有点不好意思,却还是笑说:“和他在一起的时候,总觉得他曾经欠过一个女人的吻……”

唐可馨重眨了俩下眼睛,不明白。

佳佳沉默地看向了她好久,笑说:“不明白?”

唐可馨看着她,傻傻地摇摇头。

“那算了,或许以后你会明白的……”佳佳微笑地起身,走向餐桌的那头,再重新换了一杯火烈鸟,她总会在这时刻,做着昊然一直喜欢做的事,只因为想送给他最后的一点尊重与珍惜。

***************

第552章 一滴泪结束

夜,很深,很凉。

树影摇晃,月亮偷偷地躲起来。

佳佳能在这轰然的爱情,抽身而退,甚至再见面时,穿着他喜爱的服饰,戴着他喜欢的首饰,甚至捧着他爱喝的火烈鸟,这不是因为爱得痴缠,而在刹那时空,有一个人在你出现的时候,为尊重你,而去做几件你喜欢的事,这种感觉,于对方,真是一件很幸福很美好的事。

唐可馨坐在沙发上,双眸幽幽地看向前面一池蓝水碧波荡漾,微微一笑。

公寓二楼。

庄昊然坐在沙发上,与众多好久没见的同学谈笑风生,却瞄到佳佳已经微笑地走上来,他一愣,看向她,笑问:“可馨呢?”

“她说想一个人呆会。”佳佳看向庄昊然,却还是笑说:“可是……你是不是冷落她太久了?”

庄昊然稍收脸色,抱歉地看了大家一眼,在各自明白的微笑眸光中,说了句抱歉,便即刻起身,拍了拍佳佳的肩膀,感谢她的提醒,才迅速地往下走……

佳佳站停在原地,双眸微闪光芒,突然一笑。

庄昊然迅速地下楼,走出公寓,环看着差不多空荡荡的花园,大多数的同学朋友都已经因为雾水重上楼去了,那个人呢?他有点紧张地迈步走出花园,沿着泳池四周,还有整个前花园地找,没有人,他马上紧张地起身,往公寓上跑,轻叫:“佳佳?”

佳佳正与朋友们说笑聊天,听到庄昊然叫自己,便好奇地侧脸,问:“怎么了?”

庄昊然气喘地跑上来,有点紧张地看着她,笑说:“你不是在和我在开玩笑吧?”

佳佳皱眉,笑说:“我要和你开什么玩笑?”

“那人不见了!!”庄昊然紧张地看着她,说:“你……你没和她聊啥吧?”

佳佳即刻故意瞪向他,说:“我能和她聊什么?你自己都把我的事给捅出来了!”

庄昊然即刻脸色骤变地说:“可是那人不见了!!真的不见了!我到处都找遍了!我的公寓也找翻了!!”

佳佳也有点紧张地站起来,看向他说:“你没有开玩笑吧?”

庄昊然沉默地看向佳佳那认真与担心的表情,立即转身飞扑下楼,再次气喘地跑出花园,环看周围,大叫:“可馨!!唐可馨!!!”

整个花园,幽黑寂寞!

庄昊然着急地大叫:“别玩了!这可是在英国,弄丢了,可不是好玩的!”

一众同学与朋友也纷纷走下楼来,好担心地到处张看着。

庄昊然不想说话,连忙快步地扑出花园,吩咐刚才走出来的管家,与佣人一起赶紧找人,自己侧走出樱花大道,气喘喘地看向雾色好重的婉转路段,即刻飞快地往前跑,大叫:“可馨!!唐可馨——————”

这人仿佛又消失了,整条路又黑又暗,完全没有任何回应!

“唐可馨——————”庄昊然再拼命地往前飞跑而去,大叫!!!

脚步声与气喘声纷纷传来!

众多人全部都帮着跑出来找,有些朋友已经拿起手机,准备报警!

“唐可馨————我告诉你,你不能再这么任x_ing!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庄昊然再往前飞跑,大叫:“唐可馨——————”

手机这个时候响起来。

庄昊然气喘喘地站在一棵桂树下,掏出自己的手机,先咽了咽干渴的喉间,才按电话,应:“喂?”

“昊然!!你快回来!”佳佳的声音,好着急地传来。

一阵寒,跌落谷底!!

庄昊然刹时无法冷静,重眨双眸,紧张地握着手机问:“什么事?”

“快!!马上!!”佳佳大叫!!

庄昊然的双眼一闪,仿佛倾然间就知道唐可馨已经出事了,他即刻一砸手机,再往前拼命地飞跑而去,边跑边气喘喘地想着最可怕的后果,好多同学也接到电话,纷纷往回走……

“佳佳————”庄昊然冲进别墅,紧张地大叫:“佳佳!!是不是有可馨的消息?”

佳佳迅速地掀着长长裙罢,走出公寓,却脸色凝重地伸伸手嘘的一声,让他不要说话。

庄昊然一愣,好多同学也飞跑回来,奇怪地面面相看。

佳佳忍住笑地招招手,领着所有人小心翼翼地经过了公寓旁边的小路,然后往后花园走去,很快,就已经听到了一阵泼水声……

庄昊然即刻紧张地走过去,站在屋后墙,居然看到唐可馨,这人居然在这春末的严寒天气中,仿佛醉了,脸红晕晕,掀起了一点裙罢,坐在泳池中,一双雪白小腿轻踢着水花,笑了……

旁边那双芭蕾舞鞋,摆放在一旁,好暖和的色泽。

所有人都傻了,刚才什么地方都去过了,怎么就剩这个地方?

庄昊然真的是一脸无奈与喘气地看向唐可馨坐在泳池旁,双眼晕然,轻轻地闪烁着,流露那么一点哀伤,双脚再轻踢水花……他沉默地看着她……

佳佳含笑地看着庄昊然这般眼神,便微微一笑,伸出手轻拍着他的肩膀,与所有明白的朋友与同事纷纷沉默地离开,因为这本来就是庄昊然的公寓……

水花的声音,继续好清脆地响着。

唐可馨仿佛陷入了沉思中,双眼流露几许沉静失落后一点孤寂。

没有多久,身后传来了一阵脚步声。

她奇怪地转过头,居然看到庄昊然人已经脱下了黑色西服,只穿着白衬衣与黑西裤,提着一瓶八零的玛歌,和俩只水晶高脚杯走过来,轻放在自己的身边,他也沉默地坐下来,双手撑着地面,展起长腿,抬起头看向那轮明月,重而疲累地喘了口气……

“你朋友呢?同学呢?佳佳姐姐呢?”唐可馨这个神仙,奇怪地看着他,问!

庄昊然无奈地转过头,看着这个人,坐在泳池旁,水下蓝灯倒着她的脸庞,一片凝蓝,倒十分可爱,可是他不想看她,再重喘一口气,刚才自己起码百米冲刺的速度,跑了一公里!!

“到底怎么啦?”唐可馨再有点紧张地看向他,问。

“聚会散了……”庄昊然无语地说。

“啊?那我们赶紧走吧,让你朋友好休息。”唐可馨话说完,刚才想抽起腿。

庄昊然再累得不行地抓紧她的手腕,无奈地说:“去那里啊?这是我的公寓!”

“啊?这公寓你的啊?”唐可馨真的觉得自己今天好傻啊,她失神地说:“你怎么不和我说,你有个公寓?那你有公寓,为什么昨晚住旅馆?”

“那不是离你近一点吗?”庄昊然真的觉得她好蠢!

唐可馨不作声地看向他。

庄昊然也无语地瞪着这个人,问:“你怎么跑到这里来?来了也不和人通知一声?”

唐可馨听了,好冤枉地说:“你别瞎讲啊?是佳佳姐姐叫我来这里的,我好像j-i尾酒喝多了,有点头晕,她便和我说这里是温水泳池,泡脚好舒服,我听了,就好奇地来坐坐,谁知道水是冰的,可是我想着鞋都脱了,就泡泡嘛……”

“………………”庄昊然看着她,说不出话来了。

唐可馨瞪大双眼,看向他。

“我要死了!!!一个俩个的!!”庄昊然累瘫地拿起红酒,重地拨开了刚才已经开过的酒塞,直接往俩个杯子里注入红酒……

庄昊然将那杯几乎倒满的红酒,一口全饮下肚来解渴,然后再重地躺在地上,闭上眼睛,不想说话!!

“你干嘛要这样喝酒?这要是玛歌啊?”唐可馨狠恶地瞪了他一眼,才自己捧起红酒,小喝了一口,其实自己刚才也喝了不少j-i尾酒,也有了点醉意,只是双脚浸在冰水里,清醒了一会儿,看到庄昊然这样失神的模样,便有点搞笑地趴在他的面前,学着在剑桥那样,腑头看向他,俏皮地笑说:“我给你……念首徐志摩的诗怎么样?”

庄昊然一听,脸上没有变化,却缓地伸起食指,在空中左右摇摆了好几下,意思是,别想瓣老子的手指!

唐可馨的脸色一收,重拍他的肩膀,说:“胆小鬼!!”

“我不想为了你那无聊的爱情,牺牲我的食指!”庄昊然闭上眼睛,懒懒地说,仿佛今夜是真的有点喝多了。

唐可馨好生气地腑头看他闭上眼睛时,睫毛好长,她却有点生气而-愤-怒-地说:“你怎么就知道,我是因为爱情?!!”

“看你那样子,不是为了爱情,是为了什么?”庄昊然坦白地说。

“………………”唐可馨不作声。

“真搞不懂你们,为了个爱情要死要活的!!”庄昊然说的是真心话。

“我没有你和佳佳姐姐那么潇洒!”唐可馨快速地说。

庄昊然缓地睁开双眸,看向她的脸,好凑近自己,鼻尖都要接触自己的鼻尖,他便微喘一口气,猜得不错地说:“佳佳和你说什么了吧?”

唐可馨的双眼有点冷地看向他,说:“说你们分手,分得那么潇洒!!她分手后,还穿着你喜欢的衣服,喜欢的首饰,捧着你喜欢喝的火烈鸟!!”

庄昊然很安静地看向她。

唐可馨二话不说,即刻捧起那满满的一杯红酒,一饮而尽,再腑头气喘喘地看向他,说:“告诉我,为什么我做不到?”

“你醉了!”庄昊然不想和她说话,直接要起身!!

唐可馨却一把按紧他的身体,腑脸看向他,大叫:“为什么我做不到?为什么?”有摇凉而。

庄昊然深深地看了她一眼,才想要起身……

“我给你念首诗嘛!就一首!!以后我就再也不提起过去那段爱情了!好吗?”唐可馨再腑脸而下,与他相对看着,手撑在他的胸膛上!

庄昊然不作声,静默地看了她一眼,才有些无奈地叹了口气,直接闭上眼睛,不想看她这样,说:“念吧!念完,我要回去睡觉了!”

唐可馨沉默地腑头,好近好近距离地看向他,手突然轻抓他胸前衬衣,轻轻地念:“我是天空里的一片云,偶尔投影在你的波心,你不必讶异,更无须欢喜——在转瞬间消失了踪影。你我相逢在黑夜的海上,你有你的,我有我的,方向,你记得也好,最好你忘掉,在这交会时,互放的光亮……爱,由一个微笑开始,有一个吻来成长,用一滴泪去结束……”

一颗晶莹的泪光,轻地垂直滴在这个男子的眼敛处……

庄昊然缓地张开双眼,幽幽地看着唐可馨正腑脸看向自己,脸庞因绝望痛苦而抽搐,深情地凝望着自己,双眸中的晶莹颤抖泪水,一颗一颗地垂直滴落,一颗一颗比一颗一颗忧伤……他的心,掠过一点疼,就这般深深地看向她。*************

第553章 生命的预示

“听佳佳姐姐说,你曾经欠过一个女人的吻?你也曾经……会为了一段感情,惦记到现在?”唐可馨不相信地看着他。

庄昊然沉默地看了她一会儿,才苦笑地说:“在你的眼里,我的潇洒,是因为不够深爱吧?”

唐可馨的泪光闪烁,悲伤稍收,看向他。

庄昊然看她这眼神,估计是这意思,突然一笑,重喘了口气,坐起来,看向前方的池景,蓝光荡漾,波碧摇晃,他的双眸如同星眸,闪烁着回忆的光芒,说:“那是很多年前的事,这回忆有时候模糊得像梦一样,可我一直没有办法忘记,我-在-黑-暗-中抱着她,吻上她的唇时,尝到的那血腥味,这种感觉好像是生与死之间的交接,十分憾动我的人生……”

他突然转过头,看向唐可馨,忽地一笑说:“仿佛从那段记忆开始,我每与女人接吻,总会停顿……甚至没有办法继续……”泪经听过。

唐可馨愣了地看着他,不由主地想起自己与他……

庄昊然也想到这个问题,咳咳俩声,也有点尴尬地笑起来说:“可能是与你不设防,没有想过要吻你,所以会很直接……”

唐可馨不作声,泳池的碧波蓝光倒映这个少女的脸庞,如同黑夜中的精灵,那般奇幻的美。

庄昊然转过头,看向唐可馨的甜美侧脸,还有那双梦幻的大眼睛,他突然笑说:“有时候很奇怪,你的模样常和我黑暗中的她重叠……”

“你黑暗的她?”唐可馨想缓和一下气氛,柔笑起来说:“不要脸!你怎么知道她就是你的?”

“她就是我的!”庄昊然迅速地笑说。

“你甚至连她叫什么名字都不知道吧?还是你的?啧!”唐可馨双脚轻地踢动着泳池上的水花,手握起那杯玛歌,再轻尝了一口,冷静下来后,才发现庄昊然给自己挑的这酒,酒劲优雅与温和,并没有太激烈的翻腾……他想借着酒液安慰自己。

庄昊然双手轻撑着地面,稍收起双腿,微笑地看向远方的幽黑的剪影,说:“所以我说这是一种很奇怪的感觉,我与她那晚紧紧地抱在一起,这种心跳的感觉,陪着我很多年,她于我,就像女神一样的存在。”

唐可馨的双眸强烈的闪烁一下,心莫名地一酸,她听他与佳佳的故事,一点儿也没有羡慕,可是此刻,她居然发现自己在吃醋,她在吃醋,因为尽管俩人没有爱情,可是庄昊然一直将自己当成心肝宝贝地疼,这种与生俱来的感觉,让她总感觉自己是他人生中最特别的人……

“你怎么了?”庄昊然发现她的脸色不对,便转过头看向她。

唐可馨转过脸看向庄昊然,双眸突然浮起几丝疑惑与介意地笑说:“如果有一天,我也像她这样离开你,你会不会也想像她这样想我?”

庄昊然不作声,沉默地看着她。

“会吗?”唐可馨今夜仿佛真的有点喝多了,双眸浮起一点急切地看向他。

“唐可馨……”庄昊然突然微笑而轻轻地叫她:“你知道吗?你在英国伦敦,我的眼皮底下消失,我被人骗到法国找了你三个月……”

唐可馨惊讶地看着他。

庄昊然深深地看向她,微笑地说:“如果说佳佳,是我一直欣赏的,喜欢的,像那个她,是像梦一样存在的,可是你在我的心里,没有太完整的印像,却是我一直最牵挂的……最最牵挂的……”

唐可馨的双眸通红,哽咽地看向他。

“这种感觉……”庄昊然再移开视线,看向前方,仿佛找到了遥远的那个传说,缓缓地说:“这种感觉,是与生俱来的,就像你说的,你是葡萄花,我是葡萄酒,生命预示着我们一定会分开,所以……我才会这么牵挂吧……”

唐可馨莫名地落泪,突然心好疼,哽咽地说:“你什么意思?”

庄昊然或许今夜也醉了,转过头看向唐可馨,突然带了某点苦涩,说:“我身边的女人琼浆玉液,其实都没有我的可馨那一点贴近的花香,来得让我沸腾……”

唐可馨惊讶地看着他。

庄昊然的双眸浮现几许心疼,伸出手轻地抚弄她的小脸,再幽幽地说:“你面对红酒的时候,真的好美好美,眼睛大大的,闪闪的……笑起来的时候,很甜,很甜,就像那朵小花,飘在我的心里,莫名地牵引,莫名地……牵挂……”

仿佛在说着告别的话。

唐可馨突然有点激动地看着他,抽泣地说:“所以我就问你什么意思?你要和我分开吗?你又要和我分开吗?我这三个月,我都不知道怎么过来的,靠的是心中那点信念,还有你对我期盼!!我那天晚上从你家里走出来,我哭了一个晚上,因为我知道你一定会找我!我走出来的时候,我的心好疼啊,这种分开好难受,好难受!!”

庄昊然深深地看着她。

“为什么我身边最重要的人,都以一种很可悲,或许一段很美丽的传说,离开我的身边?其实我真的很怕很怕孤单!!今天收到那双鞋,你知道我有多感动吗?我真的很感动,很感动!!你是把我放在心上的!!可是你……你居然不知道我喜欢它!!你好讨厌!!”她话哭着说完,即刻从水里收起双腿,提起鞋子,往外飞跑而去。

庄昊然看着她远去,想起她刚才那刻骨铭心的爱情,有刹那冲动想要放走她,一股苦闷与难受冲涌而出,瞬间握起整瓶酒,仰脸灌了起来!!

唐可馨边哭着往外走,边想起庄昊然的那句:你是葡萄花,我是葡萄酒,生命预示着我们一定会分开……钻心一样的疼,她突然站在前花园的钢琴边,好难受好难受地掩脸哭了起来。

庄昊然听着前花园传来的一阵伤心的哭声,双眸再浮起几分难过,再将瓶内余下的红酒,一饮而尽,才终于无奈地放下酒瓶,步伐有点蹒跚地往前走……

唐可馨在痛哭中,想起蒋天磊,曾经如此的深爱,都分开了,自己还能留住什么?一阵悲恨让她忽地站起来,忍受那点疼,再要一个人往前走……

“可馨!”庄昊然急地从后花园走出来,经过了泳池边,抓住了正要流泪的唐可馨的手腕,说:“别走……酒还没有喝完呢?”

“你放手!”唐可馨急地甩开他的手,生气难过地哭说:“你身边的女人那么多,要陪你喝酒的人太多,不差我一个!”

“没有人能喝出与你一样的味道!!”庄昊然再握紧她的手腕,将她拉回面前,心疼地说:“只有你,才能尝到与我一样的味道!”

“你说谎!!我的嗅觉都没有了!”唐可馨生气地推开他,正要转身往前走。

庄昊然却猛地从身后拥抱她,双手自腰间收紧,才气喘不安地说:“别走!!如果说人生,我要与那个人共享酒液的酸甜苦辣,那个人一定是你!”

唐可馨的心却一酸,咬牙挣脱开他的怀抱,哭着说:“我不相信你的话!”

庄昊然的双眸一热,猛地握紧她的肩膀,看向她泪流不止的脸庞,心里一疼,说:“你不相信我?”

“我不相信!!”唐可馨大叫!

“我刚才喝了玛歌,你现在要尝尝吗?”庄昊然看着她,急切地说。

唐可馨抬起头,看着他生气地大叫:“我不要!!”

“尝尝!!”庄昊然话才说完,即刻伸出手捧着她的小脸,腑下头吻上了她的红唇。

“唔……”唐可馨的嘴唇被堵住,轻叫一声,双手死命地握紧他的手臂,要挣扎开那个吻!!

庄昊然却霸道强势地拥紧她的小小纤腰,吻着她的红唇,狂热地轻舔吸吮着……

“唔……”唐可馨再急扯他的白衬衣,难奈他的激情,才刚想启唇呼吸,庄昊然已然窜进舌尖,与她的舌尖完整地纠缠在一起,双手重抚她的腰间,不停地来回,重力地摩娑着,短裙起起伏伏,双腿间若隐若现……

花园外传来了一点响动声,管家以为主人离开了,刚要进来熄灯,却看到庄昊然拥着今夜甜美的姑娘在拥吻,他即刻闪身离开了花园,顺便关上了铁栏。

庄昊然的双眼折s_h_è 向门外,即刻拥抱着唐可馨,边接吻边往公寓走去。

“庄昊然!!你放开!!你欺负我!”他们俩人在激情热吻挪余到公寓门边时,唐可馨哭着要将他推开……

“可馨!”庄昊然心里再流露几分醉意后的渴望,拥着她挣扎而柔软的身体,再将她压紧在门边,再腑下头吻上她的唇,边缠绵热吻,边感x_ing而引诱般地说:“难道,你真的不喜欢我的吻?一点不喜欢?”

唐可馨被他压在墙边,吻得情迷意乱,脑海间想起他刚才的那句:我身边的女人琼浆玉液,其实都没有我的可馨那一点贴近的花香,来得让我沸腾……她的泪水哗哗地滑落……

“可馨……”庄昊然猛地抱起唐可馨,边热吻间,边往楼上走去。

***

“你放开我!”房间内传来一阵哭叫声。

庄昊然猛地将唐可馨压在欧式房间雪白的床褥上,在柔软如水的床褥上,再重地吸吮她的唇瓣,只要一尝到她的甘甜,他总是不能自已。

“放开我……”唐可馨边扭动着脸庞,边哭扯着他的衬衣,谁知道用力过猛,扯脱了他的衬衣钮扣,露出了他坚实的胸膛。

庄昊然是何等人物?一个天真烂漫的女孩,他太懂如何挑逗与诱惑,今夜他真的醉了,混身散发而出的那股欲望气息,如同排山倒海直扑而出,将怀里的女孩拥紧在怀里,强势地吻着她的红唇,手已然隔着雪白的衣物,重-搓着她丰-满而弹-x_ing的酥胸,那点沸腾,如同激情的小动物,从他的指尖,直窜大脑,他享受般地叫了声:“可馨,我的小东西……我想要你……”

唐可馨在挣扎间,被他抚弄得脸红耳赤,整个大脑倾刻间麻痹,身体渐地酥-软,双腿虽然想要卷缩挣扎,却渐地无力……

(此处为免激情章节被删减,省略数千字,如果大家要看此片段,请观看按此号1829534846空间地址,找出片段欣赏,请勿添加好友,因本人不上线,点击查找此号,然后寻找个人资料动态,即可进空间。(搜寻空间日志第一章!此段落会永久随着小情人留存下去!)

夜,持续着。

月亮仿佛像要窥探他们的秘密,可是整个公寓的灯光,骤然熄灭……

“小东西……”

俩人影子重叠般地,再好有浓情蜜意地相*合在一起,阵阵节奏,摇动了床褥,发出了令人激-情脸红的吱叫声,给这个浪漫的夜空,增添了几分感动。

*********

第554章 负责

英国,城堡。

数只雪白的鸽子,在蔚蓝的天空盘旋,庄严城堡耸立天底,座落在连环青翠山际下,前方纯金色的爱神喷神,正喷洒无数浪漫水花,形成七色彩虹,连白云,都要愉快地飘过……

一阵手机铃声,仿佛从城堡某个角落响起来。

那是一个奢华,优雅近俩百平方的卧室,纯欧式卧室左方摆放着一幅价值连城的壁画,名家雕刻的白色壁炉,左右俩旁的烛台,章显气派,紫色的躺椅,摆放在高三米的落地窗旁,阳光扫s_h_è 而下,一条世界时装大师亲手为其缝制的米黄披肩,垂下数条流苏……

一阵微风飘来。

卧室正中央珠帘,轻地摇摆,蒙胧间看到内里的豪华古玉大床上,有个影子在挪余。

手机铃声继续响起来。

床褥中的人,她穿着雪白的长睡裙,微卷头发,轻挽在左胸,侧躺在雪白的床褥中,双眸紧闭,长长眼睫毛梦幻落下。

短信的声音,再次响起。

殷月容的眉心轻紧,终于睁开稍显困乏的双眸,混身有点酸痛地伸手抓过手机,睡眼惺松地眯眼看了一眼那屏幕,是一封彩信,她奇怪地打开来一看,然后看到一张照片,那是一张剑桥三一学院的照片,她先是一眼看到自己的儿子,站在某棵好丑的苹果树下,居然装萌地举起YEAH的手势,她一愣,人好像还在梦中,眼睛不经意地扫到他身边的那个女孩……

“唰!!!!”殷月容一下子好紧张地掀被坐起来,举起手机,用食指与母指倾刻放大那张照片,接着她看到一个女孩长相甜美,鹅蛋脸庞,大大的眼睛,笑起来像俩道弯月儿,几丝刘海轻垂下来,更显清纯善良气质……

殷月容傻了,举起手机,瞪大眼睛看着里面超可爱超甜美的小女孩,她像受了巨大的惊吓般,猛地使尽涌泉x_u_e,放到最大声音,喊:“啊————————————”

整个城堡猛地被震动!!中西俩国管家,还有数名助管家,包括贴身照顾的佣人们,纷纷在城堡的每个奢华岗位,刹时紧张地抬起头,看向幽长的回廓。

无数的脚步声迅速地响起!

中国年约四十的女管家玉芬,身穿着黑色的制服,梳着优雅的发髻,遁着这声音,领着一众佣人快步地走过来,边跑边紧张地叫:“夫人!!”

主卧室的门,被轰然冲开,玉芬她们着急地走进来,就已经看到殷月容穿着她鹅绒雪白长裙,外披着一条白色流酥披肩,挽着松散的长发辫垂在左边,后脑c-h-a着由十二颜色宝石镶钳十三卡拉钻石的凤凰发钗,人已经赤脚跪在床边的隐形衣柜前,十分紧张十分狂乱十分兴奋地把自己的华丽丽的衣服,全塞进箱子里,动作之快,身手之敏捷让所有的佣人们大吃一惊!!

“夫人?您……您这是作什么啊?”玉芬一下子半跪在殷月容的面前,好紧张地问。

殷月容一边抓起衣服往箱子里塞,一边抬起头看着玉芬好兴奋到要哭地说:“我要去找我的儿媳妇!!我马上就要去找我的媳妇!!哎哟,你都不知道,她那大大的眼睛,我一看就喜欢,将来生我们家的孩子,一定是很漂亮!!”

她话说完,再把一箱首饰盒,里面全是价值连城的首饰,当普通的玻璃球,全塞进去了!!!

“夫人!您先不要这么激动!!”玉芬有点吓住了,立刻转过身,吩咐助手说:“快去马场通知老爷!”

“是!!”身穿着深蓝色制服务的女助理,即刻好紧张地跑出去!!

“谁都不要通知,我要一个人去找我的儿媳妇!!”殷月容即刻一个人咬牙地拖起自己大大的行李箱,即刻穿起白色平底鞋,发了疯地往外拖。

“夫人!您先不要激动,就算要出去,也要先梳洗啊,您给我一点时间,我们即刻吩咐直升机!”玉芬很着急紧张,透着相当地奈地跟在后面叫!

“不用!我要自己开车去!反正我已经考到驾照了!”殷月容话说完,人已经拉着箱子走出了自己的主卧室,十分亢奋地沿着长长的金色回廓,往楼下走去。

“发生什么事了?”庄艾琳穿着白色的背心和黑色的运动裤,打着哈欠,边伸着懒腰,走出自己的房间,然后迷糊惺松间看到自己的母亲,正好着急地拖着箱子,发了疯地往外走,她一愣,一下子挡在回廓中央,奇怪地问:“妈!!你干嘛?”

殷月容看到女儿,即刻像仙女一样扑到她的身边,兴奋地亮起手机,激动地说:“你看看!!昊然的女朋友!”

“啊?女朋友?”庄艾琳一听,就先嫌弃地笑了一下,才倾前身子睁大眼睛看向手机相片中,自己的弟弟果真和一个打扮清爽可爱的女孩站在一起,她的眼睛一眯,说:“这女孩有点眼熟啊?”

“你认识?”殷月容瞪大眼睛,看着女儿,惊叫起来:“你认识?”

庄艾琳不作声,再低头看了一眼那女孩,果然是唐可馨,她即刻看向母亲,无奈地笑说:“哎呀,妈,你误会了,她不是昊然的女朋友,她是昊然在国内刚认的妹妹。”

“妹妹?”殷月容再重地大叫起来:“妹妹?”

“是啊……”庄艾琳笑说。

“你这个笨蛋!!”庄艾琳一下子抢过手机,再将儿子的整张脸放大给女儿看说:“你看到没有?看到没有?看看他的眼睛,鼻子,嘴巴,还有表情!”

庄艾琳一点儿也没有兴趣地瞄向弟弟那张臭脸,笑说:“我看到了,他几十年不变,就是那个恶心的样子。”


友情链接

© 2013-2019 All right reserved. 苍井空小说网 版权所有

言情小说 色情小说